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083章大千世界
    这里是神的寂灭之地,所以沈重山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不管看到什么他都不会惊讶,因为任何在常人看来不可能的事情,在这个神的寂灭之地,都是可能发生的,但哪怕是做了再充足的准备,当沈重山看清眼前的画面的时候,他依然感受到了深深的震惊或者说,这干脆就是一种惊骇,完全不敢相信的惊骇。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沈重山感觉如此惊骇莫名?

    在沈重山的眼前,是一个巨大的虚无空间,这一片空间,没有天没有地,没有前后没有左右,唯一有的,就是漂浮在这虚无空间的一个个如同人的脑袋那么大的光球。

    此时的沈重山,就好像站在这一片虚无空间的边缘,这里好像就是世界的尽头,或者换一个说法,就是宇宙的尽头,他的身后就是打开的青铜大门,而脚下,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那赤红色的土地已经消失不见,好像之前通过的那一扇青铜大门,将他带来到了这个宇宙世界的边缘一般。

    最让沈重山不敢置信的,就是这些漂浮在虚无空间的一个个光球。

    光球内,有画面正在播放,就好像每一个光球内都代表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而这里面的每一个世界,沈重山都熟悉无比,这些世界,都是他所生活的现实世界。

    有高楼大厦,有汽车飞机,有人群熙攘,但是每一个光球,却又不尽然相同。

    沈重山在里面看到了自己。

    他看到了无数个时空的自己。

    他看到了还在苍穹组内做雇佣兵的自己,这个光球世界内的自己,从没有离开过苍穹组,也没有回到国内,更没有遇到许卿,他的人生和之前所经历的人生一模一样,一直做一个雇佣兵,执行着各种各样的任务,当沈重山看着这个光球内世界的时候,忽然又衍生出了更多个光球,这些光球内的自己,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也得到了不同的下场,比如有一个光球中,他在执行一项任务的时候,得罪了骷髅会的高层,在那个世界里的自己,尽管已经站在世俗力量的巅峰,可是不管是自己还是苍穹组,都不可能是骷髅会的对手,于是自己和苍穹组一夕之间被灰飞烟灭,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了苍穹,也没有了苍穹组。

    当自己死亡的时候,这个光球猛然破碎消失,然后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光球,沈重山看向那个光球,沈重山看到了自己和之前一样,离开了苍穹组,回到了国内,遇到了许卿,然后一切都和自己所经历过的那些事情一样,当那个世界一直发生到了自己第一次去霓虹遇到第一代樱蝉空明的时候,自己死在了第一代樱蝉空明的手中,随着自己的身死,这个光球也随之破灭。

    然后他又看到了一个光球,这个世界里的自己虽然没有死在樱蝉空明的手中,可是失忆之后的自己却死在了杭城

    每一个光球世界内的主角都是自己,在面对之前他所经历过的相同的危险的时候他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但是每一个选择最后的结果却都是死亡,他看到了自己各种各样的死法,他死在了杭城,死在了国外,甚至死在了那魔兽九头蛇的手中,综合种种,他这一路过来所经历的所有危险,他都做出了和现实世界中的自己不同的选择,哪怕只是一个很微小的不同,也导致了整个事情翻天覆地的变化,最后的结果,都是他死了。

    最近的一个,他甚至看到里面的自己死在了外面的傀儡手中。txwr

    各种各样的死法,主要是里面所演绎的一切,让沈重山冷汗淋漓。

    很早之前沈重山就听说过一个平行世界的概念,这个概念在几十年之前就有人提出,支持这一学说的科学家认为宇宙是拥有平行空间的,无数个平行空间中所有的起点都是一样的,但是任何一个不同的选择都会诞生一个全新的平行空间,而世界的走向也会随着这个不同的选择产生不同的结果,然后又在下一个选择的时候衍生出另一个平行空间无穷的平行空间中,有无穷个每一个人,每一个人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但是却又是不一样的,比如另一个平行空间中的你,可能是王孙贵族,也可能是一个乞丐,更可能是一个刚出生就夭折的倒霉鬼总而言之,现实世界的你,只是无穷个平行空间中的一个可能而已,而这种可能,是无穷的,任何可能性都有。

    沈重山并不是科学家,之所以对这个学说有印象也只是觉得这个说法挺有意思,没有任何人可以对这个学说进行证明或者证伪,但是沈重山却没有想到,在这里,他看到了无数个光球中的自己,面对不同的事情做出了不同的选择而衍生出来的无穷个自己。

    渐渐的,沈重山按捺下心中那种不可名状的惊恐之后,发现这些无数个光球内的自己,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里面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现实世界中的自己已经经历过的,哪怕是一些光球世界中事情的发展和现在完全不同,但那也是因为在这个光球世界中不同的选择在很早之前已经发生,比如他看到的第一个光球那样,在苍穹组的时候他就做出了选择,没有回到国内,所以世界的发展和现实世界的世界完全不同,可无论如何,那些都是已经发生过的,而关于未来的,却一个都没有。

    沈重山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无数的光球随着自己的死亡而破灭,又随着自己做出不同的选择而衍生出完全不同的全新光球,一切都在一个周而复始的循环中持续着,如果真的要形容,就好像是一台精密无比的机器在推算自己这一路走来所有不同的选择面对不同的可能性做出各种各样选择之后的结果,而每一个细微的不同,都会引发一个全新不同的结果

    这一切,到底是真实发生的,还是都是虚幻的?

    沈重山莫名地感觉很虚假,一切都很虚假,他甚至开始怀疑现在站在这里的自己,是不是也是一个自己看不到的光球,下一刻,就会因为某种即将到来的危险而死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