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095章敲打
    听到宁威的话,沈重山笑眯眯地翘起了二郎腿,不置可否的他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说:“坐吧,不用等了,我没有叫那个瘸子来,今天就你我两个人聊聊。”

    宁威的确一直都在等着管风行到来,按照以前的经验,沈重山其实重视管风行比重视他要多一些,因此一些事情,多半也都是先和管风行说过,或者说敲打过管风行之后才轮到自己,可今天沈重山刚回来,这第一次见面居然就只叫了自己而没有叫管风行?感觉这是一个很良好信号的宁威屁颠屁颠地来到沈重山对面的位置坐下,坐下的时候还美滋滋地在想肯定是这一年多的时间来管风行做的一些手脚太过了,让沈重山十分的不满,而相比之下自己还算是比较听话的

    正这么想着,宁威的屁股才沾到椅子上,沈重山忽然说道:“我不在的这一年多时间,你吃了多少不该吃的好处?”tgzy

    这一句话,晴天霹雳一般,直接把宁威霹得站起来绷直了身体,他惊疑不定地看着沈重山,眼神慌乱。

    这个年头,人和人之间绝大多数事情都在说破和不说破之间,毕竟这个社会上能出来混的多半都不是傻子,你要真把别人都当成傻子看觉得只有自己最聪明的话,这样的人多半蹦跶不了多久就能让人给摁死咯,所以不管是宁威自己还是沈重山所释放的信号,都证明了这一年多的时间宁威私底下做的那些事情,彼此之间都有数,可是有数归有数,大家心照不宣和捅破了那层窗户纸,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这事情不说破,沈重山哪怕是要惩戒宁威,宁威也不敢不接下来,老老实实地认罚,哪怕是沈重山提出让宁威拿一个亿或者更多的钱出来,宁威会思考的是这个钱拿出来值当不值当,而不会去考虑沈重山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大家心里很清楚这是一种惩罚,可是现在沈重山把话直接说白了,那么这就意味着接下来的事情就变成了宁威必须面对沈重山给出的惩罚,选择接或者不接,没有第三个选择。

    对于宁威而言,更重要的是沈重山这么一说白,就意味着沈重山没打算把这件事情就这么糊弄过去了,他是要下手的!

    就是这么几个呼吸的功夫,宁威的额头冷汗都下来了,尽管沈重山在沪市消失了这一年多的功夫,可是沈重山还是那个沈重山,之前在沪市从一个籍籍无名之辈到让他必须弯着腰接待作陪的人,那雷厉风行让人恐惧的手段,宁威可没有忘记。

    似乎对自己一句话产生的效果很满意,沈重山笑眯眯地看着宁威,又指了指那位置,说:“坐吧,你们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做了什么勾当我清楚的很,不过这件事情到底怎么处理,我还没有想好,今天找你过来,是让你给我先办一件事情的,这件事情办好了,我兴许会着重考虑一下你之前所做的事情。”

    宁威闻言脸色却是轻松了很多,虽然谈不上对之前所做的事情有多后悔,毕竟那些事情给他带来了根本无法想象的利益,只是现在面对沈重山的时候,宁威依旧是一点底气都没有,既然事情有转圜的余地,那么自然是最好的。

    脸上露出了招牌式谄媚的笑容,宁威用近乎卑微的声音说:“您说,我一定办好。”

    沈重山淡淡地说:“既然把事情交给你了自然是你的能力范围内能办好的,要不然的话我浪费那个功夫干什么,我这件事情也很简单,你给我查清楚一个人,把他的老底都给我查出来。”

    宁威闻言自信满满地说:“这一点哥您放心,我们家里是靠什么起家的您也知道,做这件事情我比那个瘸子更合适。”

    “所以我找你了。”沈重山笑眯眯地说,“这个人叫计学康,是比亚汽车的首席技术官。”

    宁威闻言却是一愣,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说:“这个名字我好像有点印象,之前在几次商业场合上见过,挺活跃的一个人。”

    宁威所说的活跃,自然不是说计学康很活泼好动,而是这个人在商业场上很喜欢主动结交其他的权贵,只是类似宁威这样的家族子弟,多半看不上这些凤凰男,尽管计学康自己的家里也算是殷实,可跟宁家这样在沪市立足的真正家族而言,却和普通老百姓没有多大的差别,更何况,计学康撑死了不过是比亚汽车的首席执行官,那是什么身份?说好听了是职业经理人,说难听了那是打工的,没有自己的实力,谁真的拿计学康当一个人看?至少,宁威自己是不会的。

    “不管这个人活跃不活跃,我要的是他所有的信息,多久?”沈重山直截了当道。

    宁威没犹豫,直接拍着胸口说:“您给我一天的时间,连他老婆的内裤是什么颜色我都给您查出来。”

    沈重山满意地点点头,说:“可以,我就给你一天的时间。”

    这件事情说了当之后,宁威打了两个电话,把事情吩咐下去之后自然会有最贴心的手下给他把事情办好,完事之后宁威放好了手机,看看喝茶的沈重山,又看看自己眼前已经凉了的茶,只觉得随着时间慢慢地过去,自己这个心情也越来越焦躁不安起来,要命的是沈重山始终不开口说话,让他就这么被吊在半空晃荡着,这种心里没有一点谱儿好像完全是等待命运审判的感觉让宁威感觉很慌。

    “哥您,这一年多的时间,去哪里了?”终于,忍不住的宁威开口小心翼翼地问。

    沈重山抬起眼皮看了宁威一眼,淡淡地说:“你很感兴趣?”

    宁威苦笑着摆手说:“没有没有,只是有点好奇。”

    沈重山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杯沿,似笑非笑地看着宁威说:“我对你这一年多的想法也很好奇,你怎么想的?那个瘸子怎么怂恿的你就让你敢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朝着t药物伸爪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