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098章我最讨厌的人
    既然做好了坑一把管风行的准备,宁威自然不会那么轻易地就算了,他踩着李老板的脸没有丝毫放开的意思,嘿嘿笑道:“管瘸子,你这一过来,青红皂白还没有分清楚就让我放人,这话就讲不通了吧?我可以给你一个面子这没错,但是你至少也问问你这个好表弟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他可是指着我的鼻子把我祖宗好几代都给骂了个干净,咱们这样的人,出来混也就是混一张脸,就凭你一句话我就把人给放了这事就这么算了?那么我宁威还有什么脸出来混?我回家去还不给我老头子一巴掌打死?”

    宁威的话,不软不硬,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钉子把管风行给钉了回来。

    微微皱起眉毛,说实话宁威的反应让管风行觉得有些以为,按照常理来说的话宁威不太至于和自己那么冲,毕竟大家都是一个层面上的人物,不看僧面看佛面,就是宁威对自己有再大的意见,这么芝麻绿豆大一点的小事也死磕不起来,反倒是让人觉得宁威太得理不饶人而宁威,做事虽然冲动了一些,可却绝对不是一个没有脑子的人。

    正思考的功夫,趴在地上只有喘气功夫的李老板抬起了血肉模糊的眼看了管风行一眼,带着哭腔说:“表哥,我就是骂了他们两个人几句,什么都没做,就这还是被他打给打了以后气不过才骂的。”

    两个人!

    管风行听见这个关键词,不知道怎么的,眉毛却是忍不住抖了抖。

    眼神朝着一直没有动静的包厢里面看去,这一眼,却让管风行愣了。

    坐在包厢里头老神在在地喝着茶好像事不关己的人,不是沈重山还能是谁?

    在见到沈重山的一瞬间,管风行的脑子里就转过了无数个念头,然后他立刻就下定了决心,摆摆手示意身后的手下把自己推过去,来到了表弟的面前,看都没有看一脸幸灾乐祸笑容的宁威一眼,看着自己那血肉模糊一脸凄惨的表弟,管风行面无表情地摸了摸身上,而唯一找到的比较合适的东西却就是自己的手机,于是毫不犹豫的,管风行拿起了手机朝着自己这个表弟的脸就砸了上去。

    李老板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靠山居然会打自己,这么一下砸上来,可是势大力沉,那手机整个碎了不说,李老板更是感觉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声,眼前都黑了,无数手机的碎片刺进了他脸上的皮肤里,鲜血迸射,这哪怕就是伤养好了也会留下永久性的痕迹,基本上和毁容就差不多了。

    手机碎了,李老板惨叫响起来了,人也晕过去了。

    管风行自己的手掌也被手机碎片给划破了,但他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轻描淡写地取出了一张手帕,擦干净了手上的血迹之后,抬头对着沈重山笑道:“没想到这个不开眼的东西得罪了你,既然是这样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还行吗?如果不够的话,我让人把他沉到江里去,保管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哪怕是有心想要坑管风行一把的宁威此时也不由得为管风行的狠辣而赞叹,这么一下子,看起来是失去了面子和他的表弟,但是事实上,管风行却成功地把自己从这件事情中摘了出来,哪怕沈重山就是有心想要找他的麻烦,这会儿也实在没法开口了。

    虽然心里赞叹,但是宁威嘴上却还是不太服气地说:“我说瘸子,你这个人可真够心狠手辣的,啧啧啧,别说是你表弟了,就是一条狗也不至于说杀就杀吧。”

    宁威的这句话却是诛心了,而管风行却平淡地回答说:“没什么心狠手辣不心狠手辣的,要是他得罪的是别人,这件事情我肯定给他扛起来,但得罪的是我的老板,那么第一个弄死他的肯定就是我。”

    “这话说的。”沈重山出声了,他笑眯眯地侧头看着管风行,继续说:“让我对你越来越不放心了啊,你越狠,我越是觉得你可能咬我一口。”

    管风行依然一脸风轻云淡地说:“但是你有足够的自信我伤不到你。”

    摇摇头,沈重山说:“不是足够的自信你伤不到我,如果放在以前,我的确是这么想的,也可能因为这件事情下定决心铲除了你,毕竟我这个人胆子小,而你越来越凶狠,谁知道哪一天会不会想不开了做一些愚蠢的事情?就算是我能解决掉,但那毕竟是个麻烦,我不但胆子小而且最怕麻烦,能早一点把麻烦给解决掉,我是不会等到尾大甩不掉的那一天的不过嘛,现在已经不一样了,经过这一段时间,我们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上了,你们追求的东西,对于我来说未必那么重要,既然不是那么重要,那么哪怕有一天你做了什么,讲真我真的不太在乎,钱再多,也要有命花,手底下的保镖再多,也要有真能保住你命的才行。”

    管风行深以为然地点头说:“你的话说的很有道理。”

    话尽于此,沈重山站了起来,说:“既然这些事情已经处理好了,那么我也该走了,宁威,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别忘了。”tjjw

    宁威忙恭敬地说:“不敢忘。”

    满意地拍了拍宁威的肩膀,沈重山意味深长地看了管风行一眼,抬头走过去,走到了门口,沈重山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对着管风行说:“你还记得我最讨厌什么人吗?”

    管风行点头说:“记得,贪得无厌的人。”

    沈重山哈哈大笑,不说是,也不说不是,扬长而去。

    沈重山走之后,宁威嘿嘿笑了笑,对管风行说:“得了,我也该忙我的事情去了,瘸子,咱们下次见。”

    管风行自然是没有心思搭理宁威的,而宁威却也不期待管风行的回应,洋洋得意地走了,留下管风行带着手下在原地,他双目阴沉地看着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依然昏迷的表弟,一时半会没说话。

    身后的人小心地俯身问:“少爷,这人?”

    “让他滚出沪市,我不想再看到他。”管风行冰冷地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