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137章 光明和黑暗
    一眼千万年。

    这句话就是此时的沈重山真实写照。

    附身在这参天的大树上,沈重山跟随着大树,独立于时空长河之外,在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带来的结果就是时间仿佛极快,又仿佛极慢,好像一分一秒都没有过去,但却又好像已经度过了整整一个纪元。

    在这里,沈重山看到了宇宙沧桑的变化,他见到了无数个文明的崛起,这些文明中,有类似地球的科技文明,人类从茹毛饮血的猿人慢慢地进化成现代人,然后人们开始学会刀耕火种,学会了使用工具捕猎,然后人和人之间,开始产生了纷争,部落形成!

    部落的形成,是国家制度的一个先决因素,有了部落之后,慢慢地大部落吞并小部落,庞大到了一定地步的部落,开始建国,部落中最强大的首领称王。

    国的王们和他的子民一样,信仰鬼神,然后国家和国家之间开始了战争,战争极大地推动了文明的进程,国家迅速地从石器时代进化到青铜时代,然后从青铜时代,开始出现了铁、钢,然后是工业革命,现代文明的产物,渐渐地开始出现。

    社会的制度也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地从奴隶制度走到了封建制度,最后在资本的温床下,发展出现了资本主义···

    沈重山看到这些文明,经过了战争,有的文明,在国家之间的终极战争之中毁灭了自己,也有的文明,完成了高度统一,这些文明开始走出自己生存了无数年的星球,走向宇宙···

    沈重山也看到了有的文明,因为上一个宇宙纪元的毁灭,导致宇宙之中的元素发生了极大的改变,物竞天择之下,这些人们开始走上了武道文明,相比科技,他们更加愿意相信自身力量的强大,于是这些文明中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绝世的强者,他们有的举手抬足可以毁天灭地,有的一怒之下可以伏尸千里,但是个体的强大,始终对抗不过历史的进程···

    不管是科技文明还是武道文明,不管是科技的强大还是武道的兴盛,最终,这些文明在宇宙时光的交替之中,慢慢地走到了纪元毁灭的时候,于是···宇宙大毁灭时代到来,所有的生物,随着纪元的终结一起被陪葬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一切尘归尘,土归土,化作了下一个宇宙纪元最开始时的能量,为迎接下一个宇宙纪元而积累着力量。

    一切就好像是一个沙盘游戏,一次次地推倒重来,一次次地重演开始和结局,一次又一次,无数生命的悲欢离合,在时光的长河中,宛如一粒沙在长河大海中的沉浮,掀不起一点点浪花。

    而沈重山,在这无比漫长,几乎没有办法形容的时间跨度中,没有自己的意识,似乎浑浑噩噩的一般,好像过去了无数个一万年,又好像只是过去了那么一瞬,当沈重山醒来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的身下,站着一个身影。

    这个身影让沈重山无比的好奇,他明明是一片叶子,生长在独立时空之外的参天大树上,所有的生命都在时空之中挣扎着走向下一个毁灭,为什么会有生物,跳脱出了时空的束缚,来到自己面前?

    “这就是真正的建木了吗?”那在黑暗和光明交替的光影中的人,轻轻地自言自语。

    忽然轻笑一声,这人转过身去,走向了建木之外,时空长河的尽头,喃喃地说:“平庸也一生,荣华也一生,人的一生,追求到了所有追求的,悟透了所有参悟的,看过了所有该看的,如今终于站在建木前,终于明白了···一切的意义。”

    这两句话,听得沈重山云山雾罩,他不明白这个人所说的‘真正的建木’是什么意思,难道世界上还有假的建木不成?而他第二句话所说的,终于明白了一切的意义,又是什么意义?到底真相是什么?

    沈重山想要问,但是这个人已经走的很远很远,轻描淡写的一步,好像没有空间的限制,可以微小如一毫米,也可以广阔如千万里,而此时,那个人的身上,随着他的走动,他身上交替的黑暗和光明的光影,忽然从他身上剥离出来形成了一黑一白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影。

    这两个人,就好像完全是分别由黑暗和光明组成的人一样,从那个人的身上剥离出来,两个人影相视一笑,光明首先开口说:“我是光,主宰一切正义,是神的化身,也是神,是本我。”

    那黑暗紧跟着说:“我是黑暗,主宰一切邪恶,是神的化身,也是神,我才是本我。”

    光明和黑暗看着彼此,忽然异口同声地说:“既然你坚持自己才是本我,那么就去无尽的时空长河中走一遭,只有真正的本我才能走出时空长河,找回自己的完全体,谁先走出来,谁就是本我,如何?”

    话说完,黑暗和光明同时转身义无反顾地投入了时空长河之中,他们的进入在时空长河中溅起了水花,影响了无数的生命,只是在光明的身上,浮现出一只圣杯,在黑暗的身上,浮现出一具骷髅···

    沈重山感觉光明和黑暗很熟悉,却也很可笑,他想要告诉他们,他们不过是从真正的本我身上剥离出来的东西而已,但是念头到了这里,沈重山忽然有些茫然,到底是谁,能走出时空长河,站在建木下,能分离出光明和黑暗,又走去了哪里?他还在吗?还活着吗?他的目的地,在哪儿?qL11

    就在沈重山苦苦地思索这几个问题的时候,他忽然发现,时空长河中,又有一个人爬了出来。

    他出来得很艰难,远不如刚才那个人那样的轻松写意,但是最后,他还是走了出来站在建木下。

    和刚才那个人一样,这个人也站在建木前面笑了,说:“这就是真正的建木吧?我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此时见到真正的建木,也心满意足了,明白了一切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