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173章 小白,好久不见
    第1173章

    一脸崇敬地看着S600在呼啸中离开,小张捧着那包沈重山丢过来的烟,忽然从胸腔里面燃烧起一种莫名的火热情绪,这一次沈重山对待自己的态度和以前不同了,这让小张觉得自己已经脱胎换骨地变了一个人,这种来自于沈重山不同的态度,带给小张的信心简直比家里人欣慰的眼神更让他感觉满足,此时此刻,小张终于感觉到挺胸抬头地做一个人是多么幸福的事情,自己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做一个个小混混连自己都从骨子里面看不起自己,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更见不得别人那看似客气恭敬,其实无比鄙视的眼神。

    一个刚跟他不久的小弟凑了过来,好奇地问道说:“哥,刚才那个是什么人?你干嘛对他那么客气?”

    这个问题不带是旁边的小弟们,连刚被打蒙圈了的刘德隆都很想知道,现在他要是再没有意识到自己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那真的是一头蠢猪了。

    “不该问的别问知道的太多对你没有好处。”小张冷冷地看了一眼那个一脸好奇的小弟,绷着脸说,看着周围的小弟们,一脸噤若寒蝉这样子,小张忽然有了一种身为上位者知道许多其他人不该知道的秘密的优越感,话说完,小张扭头对着刘德隆说:“兄弟,今天的事情不是我不帮你,而是这个人你真的招惹不起我劝你也不要再找他的麻烦了,连我在她的眼里连个屁都算不上可能你觉得自己挺有钱,挺有本事但是说真的,听我一句劝,老老实实的回去该干嘛干嘛,别惦记着这档子事了。咱俩现在这情况以后有没有办法合作下去了,今天的事情钱也不要你的,毕竟刚把你打了一顿我也挺不好意思收你钱的,咱们就这样吧,以后也别联系了,再见。”

    话说完,小张招呼了一声,带着自己的小弟们上车扬长而去,留下刘德隆一个人做在地上,他忽然感觉自己无比的七凄惨,因为这一步幕,就在昨天,他刚刚经历过,一切好像做梦一样。

    而此时,沈重山已经和许卿到了许氏集团,许卿听完了沈重山的解释之后皱眉说:“以后这样的事情就不要亲自解决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对付这种人如果也要亲力亲为的话也太麻烦了一些,何况如果发生了意外,怎么办。”

    沈重山笑道:“这不是无聊找乐子嘛,放心,我会有数的。”

    许卿无奈地看了沈重山一眼,知道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根本就闲不住,他可能巴不得有人上门来找麻烦,反正这种事情在他看来被称之为乐子。

    于是接下来,常规的一天上班开始了。其实说是上班那只是许卿在上班而已,对于沈重山来说,它只是换了一个地方躺着罢了,无聊了就对来到许卿办公室里做报告的白领妹子们偷偷的品头论足一番,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白领都那个有资格来到许卿的办公室,基本上能来到这间办公室的都是集团的高层,一般的中层领导都没有资格,所以出现一些年纪足以做沈重山阿姨的大姐,也绝对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百无聊赖的躺着沙发上四仰八叉地斜靠着的沈重山,打了一个哈欠,趁着许卿去开会的这半个多小时空挡,他偷偷摸摸地溜出了办公室溜去了集团其它的部门。

    这个过程中,沈重山忽然发现的放网捕鱼的快感,因为很久没有来到集团了,所以各个部门都来了很多新人,这些新人调戏起来特别以前的那些老油条有意思多了,因为新人多半不知道他的身份,而他也在这种假装普通同事搭讪调戏之后,这个妹子,被其他知道他身份的老员工提醒身份之后一脸惊讶和不可思议的模样中乐此不疲,这个过程中沈重山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看过的一部叫康熙微服私访记的电视剧,当时他还不理解为什么一个皇帝不在皇宫里面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地享受,反而天天吃饱了撑着跑去外面假装老百姓,原来国人那种扮猪吃老虎的意淫需求是自古至今的,连皇帝也不例外。

    而就在沈重山还在调戏妹子的时候,许卿一个电话让他立马倍儿精神地回到了许卿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已经有两个青年男人在等着了。

    一个是永远穿着中山装的白求之,还有一个锋芒毕露,整个人坐在沙发上就好像是一把出鞘宝剑一样锐气十足的不认识男人。

    见到沈重山过来,许卿站起来靠近沈重山说:“你来了,他们过来说有些事情要谈,我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不能推后,你来和他们谈吧,反正这一块事情都是你做决定的。”话说完,许卿压低声音对沈重山低声说:“和白求之一起过来的是西山省黄家继承人,也是未来国内能源民企龙头富海能源的继承人,叫黄柯城。这一次过来恐怕是为了我们手上新能源的事情过来的。”

    点点头表示知道,许卿离开之后,沈重山毫不客气地坐在许卿的位置上,几乎以许氏集团当家人的身份开口说:“小白,好久不见啊。”

    qL11

    第一句话,先是和白求之这个熟人叙旧,并没有理会旁边的黄柯城,本来这也没有什么,但是黄柯城听见沈重山居然叫白求之小白,这让他感觉非常奇怪,因为白家在西北,和他家所在西山省紧密相连的缘故,两家始终有接触还保持着不错的关系,可哪怕如此,黄柯城自问也不敢叫白求之小白这么一个带着一点玩笑和调侃的外号,毕竟,白求之在西北是出了名的阴鸷狠辣,波澜不惊的外表下面确实吃人不吐骨头的凶恶,他父亲黄海山就感慨过白家是真正地出了一头狼…而现在,眼前这个不知道什么身份只是看起来和许卿关系很亲密的男人开口就是小白,让黄柯城无法释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