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182章 人们开始奉他的名
    其实有时候,仔细想一想,怎么样才叫做有权势?

    出身在帝王官宦之家?或者说自己就是身居要职的大员,抑或腰缠万贯,有挥霍不完的钱财?

    这些或许都是,毕竟有权、有钱,才是别人对你敬畏有加的前提。

    但是这种敬畏,并非是你这个人本身,这个名字所代表着的含义而带来的,皇帝本身的名字叫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对于这个国家对于这个社稷而言,他是皇帝,皇帝这个位置,代表着九五之尊,号令天下,因为皇帝这个位置而带来的权势,至高无上。

    但是这种至高无上是谁给予的?

    皇帝的权势,不是上天赐予的,而是第一代开国皇帝用他的名字立下的家国天下,立下的累累战功而带来的!

    任何一个王朝,除了开国皇帝之外,之后所有的皇帝他们拥有的权势,都是因为他们被选为了继承者因此而来,而唯独只有开国皇帝,他的名字,便等同于皇帝,人们不敢直接称呼他的名字,所以尊称陛下。

    因而真正的权势,事实上是你的名字就代表着权力、代表着地位的时候,别人听到你的名字就肃然起敬,不因为你的钱,也不因为你的权而站在原地双手垂立等待你训话,你不开口没人敢说话,你沉默没人敢造次,你不坐下没人敢先坐下,这才是真正的权势。

    沈重山很有钱吗?

    没有,事实上他所代表的财富更多的是来自于许氏集团,而许氏集团是很有钱,但那是许远东创立下的家业给了许卿的,哪怕沈重山可以随意调动许氏集团所有的资源,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自己很有钱。

    沈重山很有权吗?

    没有,沈重山甚至连小组长都没有当过,红领巾都没有带过,不是党员甚至不是团员,连少先队员都不是,现在更没有任何官职在身,所以他没有权力。

    但是沈重山却单枪匹马进了沪市,宰了郑中基灭了郑家他安然无恙,孤身一人进了四九城,挑翻了整个梁家,杀了梁家九子中最有出息的梁双刀让梁家元气大伤现在都没有缓过劲来,他,依然安然无恙。

    沈重山无权无势,但是他的名字和他的事迹,却已经隐然在沪市权贵阶层中发生了好几次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

    最开始,没有人知道沈重山的名字,他只是普通的芸芸众生,和一个普通的路人甲没有区别。

    然后,他的名字在许卿的名字身边出现,人们以为他只是许卿看上的一个年轻人,有点运气,有点桃花运的小白脸。

    再然后,他杀了郑中基,紧接着灭了郑家却安然无恙,于是他的名字成了凶神。

    再再然后,他主持t药物连横合纵,让同为沪市三公子之二的宁威和管风行哪怕离开家族支持也要和他合作,并且他让宁家和管家承认当初家族的决定是错误的,跟着他的管风行和宁威因为t药物带来的财富和地位几乎可以媲美家族,于是他的名字成了沪市的代名词,土皇帝一般的存在。

    最后,他进四九城,挑翻了梁家杀了最纨绔的龙子梁双刀,于是他几乎成了沪市权贵阶层心目中的偶像,人们认为他代表了南方更代表了沪市,狠狠地踩了北方一回,人们开始奉他的名。

    现在,他站在这里,无钱无财,甚至开的还是自己女人的车,可是没有人看不起他,更没有人说他是吃软饭的小白脸,所有的权贵,不管是身居要职的高官还是腰缠万贯的富商,都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他来宁家,哪怕宁家初丧,可作为家主的宁江山依然亲自大步出来迎接。

    全场,只有沈重山在走,所有人都站着不动。

    这,就是权势。

    在沪市第一无二,呼风唤雨的权势。

    “大势已成,不可阻挡啊。”看着沈重山有条不紊的身影,这几乎是所有人内心共同的感叹,在沪市上一个做到这般地位的人,已经是建国之前的事了,那个人的名字至今依然是个神话,那便是杜月笙。

    黄浦江日夜奔流不息,人如过江之鲫一夜不知几千万,许多传说在发生,却唯独这个名字亘古不变。

    而建国之后,沈重山是第一。

    走到宁江山的面前,沈重山表情微沉,轻叹一声,说:“自古悲情无数,但白发人送黑发人是第一,节哀,事已至此,保重身体才是最重要,千万别悲极伤身。”

    宁江山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沈重山本人,他深深地看着沈重山,似乎想要看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比自己儿子还要小一些的年轻男人为什么能做到今天这般的地步,沉默了片刻,他低垂下眼帘,点头说:“阿威走的仓促,甚至来不及留下只言片语,但有这么多人来送他,想来也不算寂寞…里面请吧。”

    沈重山唔了一声,和宁江山肩并肩走向大院里面。

    不可避免地,沈重山经过管风行,此时,沈重山站定了脚步,侧头看着管风行,后者坐在轮椅上,所以沈重山的眼神自然是居高临下的俯视,管风行平静地看着沈重山,一脸坦然,眼神更坦然。

    “是你?”沈重山忽然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不是。”管风行却好像明白了沈重山的意思,平静地回答说,似乎是质问和辩白的对话,但是管风行却丝毫不焦急,甚至语气都不显得那么坚定,轻飘飘的两个字,给人一种很敷衍不走心的感觉。

    沈重山却点头,说:“也应当不是你,否则当初该死的就是你,而不是郑中基了。”

    管风行眼神一抖,并未说话。

    “一起进去吧,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来也来了,不弄个水落石出,怎么放心回得去?”沈重山说完,就和宁江山一起走进了宁家的院子里面。

    而管风行则默默地跟在后面,昔日光芒万丈的管家大少,在沈重山身后却像极了一个跟班,但没有人觉得违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