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185章 我作为条件
    “话说的挺好。”沈重山点头算是赞同了宁湄的话,不过才说完这句话还不等宁湄面露喜色,沈重山话锋一转就继续说:“但你空口白话无凭无据,我也不打算为了印证你所说的而就把代理权给你们。”

    宁湄闻言一窒,半晌说不上话来,等回过神来,却是愠怒道:“你这是不讲道理,你说你担心除了表哥之外没有人能做好经销商所以要把代理权收回去,但是却又不给我们尝试一下,你这么做,岂不是明摆着就是要收回代理权没有商量的余地?”

    听见宁湄的这话宁江山就知道要糟,他皱眉狠狠地瞪了宁湄一眼,刚要和沈重山说两句软化一些现场的话,却见到沈重山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多说,只听见沈重山对宁湄说:“没错,你这句话到是说到了点子上,我的确就是摆明了要收回代理权,看来宁湄小姐你在国外的时间太长,已经忘了国内的游戏规则,其实说来也很简单,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拥有资源的人永远都是第一上位者,t药物是我的,代理权我想给谁就给谁,只要我高兴,张三李四王五,只要我看他顺眼了完全可以把代理权给他,但这并不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也就是说我不高兴了完全可以谁都不给,你觉得我必须要拿出这份代理权给你或者给宁家?”

    宁湄的面色很不好看,但事实的确就像是沈重山说的这样,代理权的主动权完全在沈重山的手上,他们只能祈求沈重山的怜悯和施舍,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谈判的余地。

    这种需要别人怜悯和施舍的乞求感让宁湄很不舒服,从小到大,出身宁家的她什么时候需要这么求着人施舍了?

    但尽管不满,可宁湄总还算是知道好歹,也知道眼前的这个跋扈男人不是她所能招惹的,要是得罪了沈重山,宁湄相信自己的家族和身边的叔叔,根本考虑都不带考虑的就会抛弃自己。

    咬着银牙,宁湄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对沈重山说:“沈先生,对不起,刚才我冒失了,但请您相信我还有我们家族的诚意,只要能得到代理权,我们愿意付出代价。”

    沈重山闻言哈哈一笑,玩味地说:“不知道宁家可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来换取t药物的代理权?你们不至于失了智昏头到用钱来换的地步吧?你们应该知道,有t药物在手的我,最不缺的就是钱。”

    当谈到了真正的利益交换的时候,宁湄的身份和地位显然不足以站出来说话,因此宁湄求助一般地看了宁江山一眼,但是得到的却只是后者死一般的沉默。

    一股怒火沛然而起,宁湄知道宁江山这是故意不表态,自己又没有权限代表家族给出什么承诺,接下来的这句话,说好了那功劳也是宁江山这个家主的,甚至是宁文这个家主的儿子的,要是说不好了,那么罪过可全都是自己的。

    宁湄觉得自己一心一意为家族争取利益,但身为家主的叔叔宁江山面对家族内斗的时候却是选择抛弃了自己,这种怒火让宁湄一时之间昏了头,她咬牙对沈重山说:“我可以付出我自己!”

    此话落,不但宁江山父子俩一脸惊讶,连始终都低垂着眉眼不吭声假装透明人的管风行都意外地抬起头看了宁湄一眼。

    而沈重山却是愣了半天,哑然失笑道:“好好好,宁家的女人出来不输男人,这句话一般人是真的没有那个胆量豁出去说出来。”

    以t药物的代理权作为交换换一个女人的身体,这笔买卖在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几个女人会拒绝,但是当众,特别是当着自己家族长辈的面说出来那就不一样了。

    沈重山也不由得仔细地看了宁湄一眼,这女人五官精致,出身富裕的她自然是细皮嫩肉有着最好的肌肤,上好的身材包裹在衣服里面,虽然丧服怎么看都不那么吉利,但却也遮掩不住她熟透了的风韵。

    被沈重山打量着,宁湄感觉羞涩又耻辱,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好像是一件货物一样被人随意地打量挑毛病,对方喜欢了,就能随便对自己做什么,不喜欢,就不屑一顾。

    拿身体做为交换换取利益,这样的概念自宁湄懂事起就已经明白这是自己身为家族之女必须要经历的事情,不像是电视剧和小说里面,只要是出身家族的女子都抗拒政治婚姻,在现实生活中哪里有那么多的矫情和惊天动地的爱情,宁湄很清楚,爱情是不值钱的东西,为了家族,她可以牺牲自己的婚姻和身体,但是她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这样的话是自己亲口说出来的。

    微微闭上眼睛,身体不受控制地轻微颤抖着,宁湄咬着牙,就好像是站在刑场上的犯人,等待那最后的一刀落在身上。

    但是宁湄听见的,只是沈重山略带戏谑和冷淡的声音,“宁家主,宁家是靠着男人在刀口上舔血发家的,但是到了今天,整个宁家没有一个爷们,需要你的晚辈侄女站出来用自己的身体来换t药物的代理权吗?”

    这句话,就好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巴掌甩在宁江山和宁文的脸上,这父子俩一老一小两张脸只觉得火辣辣的。

    宁江山隐约之间有些后悔刚才自己故意的作壁上观却让沈重山和管风行给看了笑话,只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宁湄居然这么豁得出去,更没想到沈重山居然会忽然丢出这么一句话来。

    “沈先生,我们宁家,无论如何不会让女人出来为家族牺牲,男人却躲起来的。”宁文尴尬地为自己的父亲解释道。

    沈重山却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侧头对管风行说:“管瘸子,你怎么看?”

    管风行愣了一下,木然地说:“这件事情和我没关系,我能怎么看,用眼睛看呗。”

    沈重山大笑道:“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闷骚货,一肚子的坏水总有一天能憋死你。”

    管风行苦笑道:“这件事情我是真没多想,真要说,我到是希望你把代理权给宁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