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196章 跑了!
    蛊虫虽然没有几个有四脚蛇那么恐怖夸张的灵智,但生物的本能还是存在的,所以这通体漆黑的马蜂出现的那一刻,感受到四脚蛇的气息之后它竟然像是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恐怖敌人一样,吓得翅膀缩紧,连尾巴后面那张牙舞爪的毒针都缩回去了不少,一副怂包的样子看得人直捧腹。

    黑袍老人作为这马蜂的主人,似然有办法强行催动它,只见到黑袍老人口中默念了不知道是什么的咒语,那马蜂在这咒语声中虽然极其不情愿,但还是张开翅膀,升空小心翼翼地朝着四脚蛇飞去。

    看那谨小慎微的模样,似乎随时都准备着逃跑一样,而说时迟那时快,整个过程讲起来很费工夫,但事实上就是那么几个眨眼的瞬间而已。

    四脚蛇也注意到了朝着自己飞来的马蜂,心情本就极度不爽的它伸出自己短小的爪子,隔空朝着那马蜂一拍…

    …没了…

    的确是没了。

    这或许很匪夷所思,但如果站在现场看到整个过程,就会发现这个形容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四脚蛇那短小又因为伙食很好而胖乎乎的爪子隔空朝着马蜂一拍,那成年人巴掌大小的马蜂居然整个儿没了…就这么毫无道理地消失不见。

    别说马蜂了,原地连一根马蜂毛都没有。

    四脚蛇是什么蛇,那可不是普通的蛇,它的眼珠子一转,就看向了黑袍老人,显然,它明白刚才那马蜂就是这个黑袍老人朝着自己放出来的。

    很不爽的四脚蛇张开了粉红的小嘴,努力地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只是怎么看都和凶恶没有任何关系反而还有点蠢萌…

    黑袍老人如临大敌,在四脚蛇飞进了身的那一刹那,他的身上骤然亮起了一个黑色如同鸡蛋壳一般的罩子。

    “我曹,还会魔法师的魔法盾?”沈重山瞪大了眼睛,黑袍老人的这一手,又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不管是化形术还是现在的这个魔法盾,事实上都已经超出了人类科学所能解释的范畴,也超出了寻常所谓对武林高手的定义,而在沈重山所知道的现在世界规则对能力等级的定义中,黑袍老人的这种手段,已经是超出了人类的范畴,几乎等于教会和骷髅会那种隔着无尽遥远距离在天空幻化出攻击手段的超级大能了。

    而这种超级大能再上去,那就是一个耳熟能详的等级…半神!

    只是,让沈重山疑惑的却是如果黑袍老人真的是这种级别的高手,就好像之前他和教会的高阶骑士接触和骷髅会的地区会长级别对抗,他百分之一百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到了这种级别的存在,只要是差不多的档次,那种互相之间的感应是无法抹除的,可是沈重山在这黑袍老人的身上却完全没有这种气息感应,这也是沈重山几次三番地试探对方的根源所在。

    猝不及防地被那黑色的鸡蛋壳给撞得跌落下来,咕噜一下在地上翻个身爬起来的四脚蛇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的黑袍老人,因为角度和身高的关系,四脚蛇必须很努力地仰着头才能看到黑袍老人,不管是之前的挑衅行为还是刚刚发生的被击落行为或者是现在的角度关系,这一切都让四脚蛇认为自己身为天下第一蛇的尊严被严重地践踏了。

    所以,四脚蛇怒了。

    而四脚蛇一怒,很恐怖。

    于是…

    那粉红粉红的小嘴张开,一条蛇信子吐出来,在空气中抖动了片刻之后,四脚蛇忽然张大了嘴巴…“吼!!”

    用龙吟虎啸来形容这一声大吼丝毫不为过,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从四脚蛇的口中爆发出来,震荡空间形成了一圈涟漪,这涟漪扩散开来,第一个被震碎的就是黑袍老人周身的那一层鸡蛋壳,鸡蛋壳忽明忽暗地闪烁几次,然后猛地爆发出猛烈的光芒,就好像聚光灯的功率被开大到了极限,最后瞬间熄灭,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伴随着黑袍老人惊怒的闷哼声,全部消失不见。

    紧接着,周围的建筑墙壁,咔啦一声裂开无数的裂缝,车子的轮胎全部爆胎,车窗玻璃全部被震碎,哗啦啦的玻璃碎裂的声音从近到远,相当的有层次感,依稀还能听见不少惊呼声。

    沈重山眼疾手快,一把把金瀚拉到了自己的身后,金瀚虽然有一身蛊虫的好本事,但是他自己的功夫却是稀松平常,面对这样的冲击波完全没有抵抗能力,而挡在前面的沈重山也废了很大的力气才算是抵消了冲击波,等他回过气来的时候,前面却哪里还有黑袍老人的身影?

    跑了!

    他吗的,沈重山费尽心机找到然后三番五次的试探,就在他决定要出手解决掉黑袍老人的时候,这个不要脸的老东西跑了!

    嘴角抽搐,阴沉着一张脸的沈重山看着甩着四条腿高高兴兴得意洋洋地走回来的四脚蛇,特别是看到这货居然还仰着脑袋对自己吐着信子,眼睛里满是邀功求夸奖的神色之后,忍无可忍的沈重山一脚就…把四脚蛇踢飞了。

    毫无准备的四脚蛇被踢飞几十米远,摔到了一辆被震碎玻璃的车里,只是眨眼之间狂怒的四脚蛇又冲了出来,化作一道金光奇快无比地冲到了沈重山面前,扬起了爪子一巴掌就在老沈的脸上留下一道血痕…

    这一下,破了相的老沈也彻底地怒了。

    “我了个操,翻天了你,不知道老子就靠这张脸吃饭啊?你敢砸我饭碗!我跟你拼了!”

    “嘶~~~吼!”

    一脸生无可恋表情的金瀚麻木地看着沈重山和四脚蛇相互牛头不对马嘴的一顿对喷然后扭打成一团,实在无法直视的他默默地转过头,隔了半天,等一人一蛇打完了,气喘吁吁地中场休息的时候,金瀚这才忍不住对沈重山说:“我们还要不要追上去了?”

    “你有办法?”沈重山扭头。

    咧开嘴憨笑,金瀚挠着后脑勺说:“那老头的蛊虫之道虽然厉害,但刚才我想办法在他身上留下了隐翅虫,那虫子是我师父亲手培育下来的,天下没人能发现,没别的本事,但绝对可以找到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