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202章 有钱,就要挥霍啊
    沈重山发现金瀚来了有一个他之前完全没预料到的好处…

    他可以借着带金瀚出去玩的机会,正大光明地去夜店看妹子了!

    原本对于夜店这种地方深痛恶觉更是不允许沈重山踏入一步的许卿,在面对金瀚的时候似乎格外开恩,兴许因为金瀚是许卿本就不多的亲戚杨素唯一的徒弟,几乎当做儿子一般看待,而许卿多少也把憨厚耿直的金瀚当半个弟弟看待,所以金瀚住在许家的这两天,许卿对沈重山很多管制规矩都放松了不少。

    这对于嘴里快淡出鸟来的老沈来说简直就是春天到了。

    沸腾天空,是沪市新开的夜店,其实在沪市这样的地方,每天发生最多的事情就是哪家店又开张了,哪家店又倒闭了,一点都不稀奇,但是沸腾天空却不一样,这家夜店不但在沪市最繁华的路段开了一家占地面积不小的嗨吧,抛开这恐怖的租金不说,这家店的老板能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弄来这么大的店面,更是让早已经开始控制这种娱乐场所数量的沪市政府同意这家店开起来,这些事情背后本身就代表着很多不可明道的内容。

    沸腾天空开业的头一个礼拜,华夏国内比较知名的明星几乎来个遍,在这儿,遇到个二三线的熟脸明星根本不算什么事情,兴许你去上个厕所都能遇见一个大牌明星,这样的地方,加上最顶级的dJ驻场,明星们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也会跑上去友情来两首歌,它的人气想要不火爆都不行。

    “这才是生活啊。”金瀚带着墨镜,穿着一身潮牌,学着沈重山的样子两条腿很没样子地架在茶几上,感叹道。

    现在要是杨素来了,估计都认不出自己的徒弟来,今天一天沈重山给金瀚上上下下彻底地包装了一下,不但买了一身的衣服,连发型都去做了一个,金瀚这小县城来的穷小子瞬间摇身一变就成了大都市的潮男,而这一切,都是金钱的魅力,金钱不但腐蚀了金瀚这个憨厚小伙子的内心,更是让他开始深刻地思考一个问题…尼玛的,之前二十多年那么辛苦地学习蛊虫之道是为了啥来着?再厉害,也没过上这么有意思的生活啊。

    “这才是生活啊。”沈重山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上,看着不远处的人们在灯光下扭动身体,音乐声澎湃在耳边,喝着一瓶啤酒,吃着果盘,嗅了嗅空气中美女们的香味,感觉人生就是要这么挥霍浪费才叫人生啊。

    和金瀚内心有一个思考一样,沈重山也很搞不明白,你说老许家挣那么多钱干啥?那钱这辈子都用不完了,完全就是一个数字累加的游戏,但是老许家里偏偏会挣钱不会花钱,最近许远东还迷上了什么养生,直接让家里的伙食无比清淡,沈重山觉得现在的老许家虽然有亿万家财,可过的和平常小康家庭完全没啥区别。

    有钱,要拿来花才有意思嘛,比如…这样。

    甩出两张一百块塞到了小妹的胸衣里面,正大光明地让手指感受了一把那滑嫩和细腻,沈重山嘿嘿笑着抽出手来,在那巧笑倩兮的小妹弹性的屁股上拍了拍,说:“去,给哥再拿一打酒来,那是给你的小费。”

    小妹对沈重山露出了一个妩媚无比的笑容,扭着腰肢走了。

    旁边的金瀚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他凑到沈重山身边,支支吾吾地想要说什么却不敢说。

    “摸过女人的胸和屁股没有?”沈重山哪能看不出来金瀚完全就是一个雏儿,故意调侃道。

    果然,这小子很老实地摇头。

    沈重山继续笑眯眯地说:“看到我刚才是怎么做的没有?”

    金瀚使劲地点头,半晌,又有些犹豫地说:“不会被打吗?”

    “你看看。”沈重山伸出手指指着夜店里面那些女孩子一大圈,用意味深长的口吻说:“现在这个社会洁身自好的女孩有没有?当然有,而且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绝大多数女孩都是洁身自好的,那些什么现在的女人全部是见钱眼开,给钱就张开双腿的话,那么是网上那些键盘侠屌丝说的,要么就是无脑的小说剧本里面写的,多数女孩就是普普通通的女孩,面对自己挚爱的时候,金钱的威力确实有,但并不是那么大,可是你现在在这里看到的这些是例外,她们宣称自己泡吧纹身抽烟还约炮,但她们是好姑娘,既然这样,你就不用有心理负担了,带着钱去,看上哪个女孩,拿钱去砸,砸到她躺倒你怀里为止。”

    这辈子第一次听见这么霸气侧漏的话,金瀚的眼珠子都冒金星了,他崇拜地看着沈重山说:“哥,你就是我亲哥!以后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朝着西边看一眼。”

    沈重山笑眯眯地拿出一叠钱来递给金瀚,说:“去吧,一个处男是不配称之为男人的,去走向你的成熟之路。”

    金瀚兴奋得面色潮红,捏着沈重山的钱,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姑娘,大着胆子走了上去…

    不多一会,之前带着沈重山的两百块钱离开的小妹拎着一桶啤酒过来了,她顺势就坐在了沈重山的身边,给沈重山开了一瓶酒还为沈重山倒满,笑嘻嘻地说:“哥,你朋友去玩了?就你一个人?我陪你玩玩呗。”

    这些在嗨吧里面送酒的小妹,多半还兼职着公主的角色,坦白地说就是陪你玩,你要给人小费,当然了,亲亲摸摸这种事情是少不了的,但能不能带回你的床上过夜,就要看你的钱包多厚实了,沈重山当然不会拒绝,让小妹拿了两幅骰子来,沈重山笑眯眯地说:“玩玩就玩玩呗,咱们玩这个?”

    “哥,你是想玩喝酒呢,还是想玩脱衣服?”小妹凑到了沈重山耳边,呵着气说。

    沈重山在她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笑道:“当然是喝酒,这里这么多人,我可不好意思脱衣服。”

    恰在此时,金瀚过去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尖叫声,还有男人的怒骂声,沈重山从中听见了金瀚慌慌张张的解释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