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219章 意思意思是什么意思
    说真的,尽管早就知道沈重山不按照常理出牌,说话也从来都很直接,但是白求之是真的没想到沈重山的话能直接到这种地步,乃至于到了让他没法接话的地步。

    黄柯城是他拉来试探沈重山的棋子么?说不是的话,白求之自己都觉得有点侮辱自己的智商,黄柯城的确是白求之用来试探沈重山的一枚棋子,而黄柯城的档次说低,其实真的不低了,虽然黄家的势力始终盘踞在西山省没扩散,但是这不代表着黄家不强,全国才几个省?能占据一个省的家族,能不强大?专心经营自己的地盘,这才是真正的地头蛇,而这样一个家族的继承人出来,到哪里都算不上档次太低了。

    真正低的,不是黄柯城的身份家世,而是他的城府。

    说实话,白求之要是早点发现黄科恒的城府低劣到了这样的地步,他是真的不会选择这样一枚棋子过来,实在有些丢分,轻松地被沈重山给解决了不说,甚至现在还倒戈相向,完全不搭理他了。

    抿着嘴唇,白求之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那么需要我做什么?”

    沈重山看着白求之,脸上的笑容充满了深意和玩味,他说:“不需要你做什么…不过,也说不定,等我消息吧,就这两天。”

    话说完,沈重山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朝着门口走去,临走的时候,沈重山斜眼看着白求之,笑道:“怕无聊的话,我给你找个姑娘陪你玩?”

    白求之淡淡地说:“我对女色没有兴趣。”

    “变态。”沈重山话说完,走了。

    白求之坐在原本的沙发上,慢慢地拿起了之前的那本书看着,这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但是他手上的书,却是一页都没有翻过去。

    离开了酒店的沈重山本打算直接回去,但是刚出了大门口,却接到了金瀚的电话。

    “哥,现在一般找一个小姐要多少钱?”

    当沈重山来到金瀚所说的地址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了,面对金瀚那幽怨的眼神,沈重山干咳了一声,说:“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没辙,正好是晚高峰的时候,我就是长了翅膀也飞不过来,能在一个小时跑到你这里,已经算是十万火急了。”

    金瀚所报的地址在一处很普通的小区,这样的小区沈重山知道,要是在其他的城市城市兴许也不算什么,可在沪市这样的地方,至少也是五万一个平方米起的,而这样的房子,住在这的多半都是租客不是房主,类似这样的小区里面,租客也多半是做一些比较特殊的生意的人。

    这种特殊的生意,无非就是皮肉生意。

    几个姑娘,自己在一起租一个房子,然后通过微信等网络手段找一些客人,金瀚,显然成了她们的目标客户。

    “怎么的?”沈重山看了一眼金瀚身后的一个看起来还比较清纯的女孩子,又看看她身边的三五面向凶狠的男人,问了一句。

    金瀚满脸臊红,走到沈重山身边,压低声音说:“哥,我好像被人仙人跳了…这个女的,是我在微信上认识的,然后她就约我出来吃饭,我感觉也挺好,吃过了饭不知道怎么就来到这里,刚脱了衣服,还没来得及干什么,这几个男的就闯进来说我欺负了他女朋友,要我赔钱…哥,我该咋办啊?”

    沈重山瞥了白求之一眼,说:“你还知道你被仙人跳了?还算有点脑子啊,好意思出去泡妞不好意思自己解决麻烦了?还能怎么办,你问我我能怎么办,这种事情肯定是报警,然后让你师父过来领人呗。”

    金瀚一听,脸都白了,抓住了沈重山的袖子哭丧着脸说:“哥,千万别告诉我师父啊,她要是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两人正说话的当口,那胳膊足有金瀚大腿那么粗的男人开口了,“我说,你说的朋友也叫过来了,带钱了没有?朋友,我看你也是个老实人,所以答应你让你叫你朋友过来,现在人也来了,该赔偿我们的损失了?”

    金瀚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沈重山扫了对方一眼,说:“怎么个说法?我刚来,还没弄清楚状况,能跟我说说?”

    那男人嗤笑了一声,说:“还能怎么个说法?你这个朋友,欺负了我女朋友,要不是我们兄弟几个来的快的话什么都晚了,我看你朋友也是个老实人,所以就不动手了,可是这件事情也不能就这么算了,至少拿点精神损失费,意思意思。”

    “意思意思?”沈重山听乐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遇到敢敲诈自己的愣头青了,一脸好奇的沈重山问:“怎么个意思法?”

    那男人皱了皱眉毛,说:“你听不懂我的话?赔我的精神损失费。”

    “哦…我明白了,就是要钱是不?你们的精神损失价值多少钱?来,说个数字吧。”沈重山恍然道。

    见沈重山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那男人也是松了一口气,说:“不多,五万块钱。”

    沈重山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说:“你们的精神这么金贵?怎么我就要赔你们五万块钱了?不行,这个钱别说我们没有,就是有也不能这么给你们,要不然的话我们就要去讨饭去了。”

    那男人明显有些不耐烦了,凶狠地盯着沈重山说:“小子,你朋友先欺负了我女朋友,现在不是在跟你们买东西讨价还价!”

    “那我们真没有能怎么办,要不,报警?”沈重山说。

    听见报警这两个字,那男人犹豫了一下,摆手不耐烦地说:“不用那么麻烦,能拿出多少来,你说。”

    嘿嘿一笑,沈重山伸手进裤兜里面,几乎把裤兜的兜底都给掏空了,在所有人眼巴巴的注视下,沈重山拿出了一张五块钱的纸币和两个钢镚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媳妇管的严,就这么点零花钱,要不,都给你们了?最好的话,留下四块钱给我们坐地铁回去…”

    总共就他吗七块钱,还要留下四块钱坐地铁,那就剩下三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