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222章 有虫子的味道
    听见金瀚的话,沈重山眼珠子都亮了,他惊喜地说:“那感情好了,需要什么原材料?我去弄。”

    对于金瀚刚拿出来的这种蛊,他的兴趣可一点都没有比之前那珍惜无比的隐翅虫少,对于那些威力很大,动辄就能弄死一票人的蛊虫,沈重山反而没有啥兴趣,因为这些东西他用不到,也不会去用,真要杀人,沈重山也只是杀他要杀的人,其他的无辜的人沈重山还犯不着去作那个孽。

    唯独是这些稀奇古怪的蛊虫,如果用的好用对了地方,还真能产生一些奇效。

    听见沈重山很感兴趣的样子,金瀚也来了精神,他扳着手指头说:“其实很简单的,只要弄来蜈蚣、蟾蜍、吸血虫、水蛭、五步蛇,还有一种我们苗疆深山里面虫子的虫卵,趁着虫子的母体把虫卵生产下来的一个小时之内取走,用上述我说的那些毒虫的鲜血每天分十二次准时准点的灌溉培养,只要一直坚持这么做大概七天的样子,虫卵就会孵化,然后一百只这样的虫卵大概能存活下来四个或者五个左右的样子,这些成品再用蛊术修炼一下,就可以拉!”

    这还是金瀚第一次对别人科普蛊虫,本来他就只能老老实实地听杨素教育的份儿,很早就想要体验一把当老师感觉的他却又不能随便拉一个人就告诉他蛊虫的秘密,师父会杀了他的,可如果要是这个对象是沈重山就不一样了,所以金瀚很兴奋也很详细地说出了整个培养的过程…

    可是说完之后,金瀚郁闷地发现沈重山一脸淡定地开着车,甚至还打开了音乐电台,好像完全没有在听他说什么一样。

    “你有没有在听?”金瀚很幽怨地说。

    茫然地扭头看了金瀚一眼,沈重山说:“没有啊。”

    “…”金瀚第一次发现还有人可以把无视别人这样的事情说的这么自然还理直气壮的。

    “主要是我听见你前面报的几个名字就不打算弄了,你嫂子是不可能同意我在家里弄那些玩意儿的,她真的会杀人的。”沈重山叹了一口气,忧愁地说。

    挠挠头,金瀚萌萌地说:“不会啊,我觉得那些虫子挺可爱的。”

    …

    蜈蚣、水蛭这些东西当然和可爱没有半毛钱关系,所以沈重山也只好绝了心思,开着车回到家里,刚从车里下来,金瀚的表情忽然变得很严肃,他耸了耸鼻子,对沈重山说:“有虫子的味道。”

    金瀚对于蛊虫有一种天生的洞察力,也正是这种极为难得的天赋让杨素选择了他作为自己的衣钵传人,而沈重山在之前也的确见识到了金瀚这种洞察力的恐怖之处,按他的感知尚且不能发现的蛊虫,金瀚却完全凭借着自己的感觉给找到了,所以现在金瀚说在许家的庄园里面有虫子的味道,沈重山第一反应就是绷紧了神经…准备杀人!

    许家绝对是沈重山不能触碰的禁脔,外面哪怕是天翻地覆洪水滔天沈重山都不会管,可要是有人把爪子伸到了这里,那真是逼沈重山拿出杀人器了。

    “找。”沈重山沉声说。

    脸上没有了玩笑表情的沈重山很严肃,严肃得让金瀚感觉有些害怕,他从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沈重山,也知道现在的沈重山绝对是处于非常非常生气的状态,所以他没有废话,细细地感受着。

    良久,金瀚忽然脸色发白,眉头紧皱,张开嘴哇地吐了一口鲜血。

    车库里面空气流通不畅,这一口鲜血带着格外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开来,显得恐怖又惊悚。

    “被发现了,对方是一名大师,比上次的那个古怪老头更厉害的大师。”金瀚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说。

    “他怎么发现的?”沈重山问。

    金瀚喘了几口气,说:“不只是我能感觉到虫子,虫子作为动物对危险的感觉更加敏锐,所以在我感觉虫子的时候,那虫子已经先一步感觉到了我,而背后控制那只虫子的人,他已经到了和蛊虫心意相通的境界,虫子对危险的感受立刻传递到了那个人心中,在那一瞬间,我几乎找到了虫子的位置,但是那个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我感觉好像耳边被人怒吼了一声,头疼无比,就这么一晃神,忍不住吐了一口血,再去感受,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那个人一定是指挥虫子逃跑了。”

    “耳边好像被人怒吼了一声?这一声吼就直接让你吐血了?看来这个人不但是蛊虫大师,还是一位精通内力的高手。”沈重山眯起眼睛说,现在的他只能分析出对方一定是一位高手这么点信息,具体高手到什么地步,因为他不知道对方距离金瀚的距离所以没有办法测算,比如现在的沈重山也能做到这一点,而且有把握在一公里的范围之内,把金瀚这样没有多少内力修为的人给震吐血,但是再远就不行了,而到了类似那种半神境界的人,已经几乎不受到距离的限制,但沈重山知道对方肯定不是半神,天底下才几个半神,又不是大白菜满街都是,只要不是半神,沈重山就敢碰一碰。

    “蛊虫和内力兼修的人?我听师父说过…”金瀚语出惊人地说,面对沈重山惊讶的目光,金瀚回忆着说:“师父跟我说过一些前辈的故事,其中一位前辈我印象非常深刻,这个人是个蛊术天才,他一生有过三个师父,第一个师父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就被他超越,第二个师父到十八岁的时候被超越,第三个师父却是他的武道师父,因为在蛊术这一道上,明面上存在世界的人,已经没有能做他师父的了,而他仅仅才二十岁而已,他后来觉得蛊术已经不能满足他,就转而习武,而十年的时间,他再一次超越了他的武道师父,我之所以对他印象深刻,是因为他用很短的时间把别人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的成就给达到了,还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更加残忍的是,他亲手杀死了他的三个师父和自己的父母兄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