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223章 杀妻证道
    在民间街坊里面流传着一个传说,某一门技艺练到了极致,就要弄死几个亲人,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的技艺已经登峰造极了。

    比如传说中的华夏十大名剑之二的干将和莫邪,这就是一个铸剑师疯了用自己和妻子的性命来铸剑的故事,还有民间野史里面数不胜数的什么杀妻证道、杀父杀母证道之类的故事,比较靠谱点的说法就是说一个人在无论是武道还是什么其他的技艺上已经达到了超无可超的极限,用一句小说里面经常拿来用的装逼成语来说就是:近乎于道。

    但近乎于道毕竟它还不是道啊,于是怎么办呢,宗师们就开始想,达到天道的地步,就要了解天道是什么,人们的理解中,天道就是没有七情六欲的,好比佛门说六根清净,斩断了一切红尘烦恼才能成佛一样的道理,于是宗师们开始反省自己,这对金钱的追求,已经没有了,对权力地位,好像也没什么所谓,唯独就是剩在世界上的亲人最难放下,既然难以放下,还能怎么办?杀了干净。

    别觉得这不可思议,从某种程度上,这个悖论还真的有说得通的道理,玩俄罗斯方块和赌博一样,玩下去就肯定要输,那么想要永远不输,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开始或者在自己输了之前就结束掉它。

    所以历史上的确有杀妻证道之类的说法。

    反正沈重山是想不通,一个人要疯狂到什么地步才会去杀死自己最亲近的人?

    在金瀚的说法之中,这个隐藏起来的人,完全就是一个自私自利,为了自己可以放弃所有的疯子,偏偏这个疯子还是一个学什么什么厉害的天才,这两种天赋结合在一起,带来的效应就不只是恐怖那么简单了。

    这个疯子为了证明自己已经超越了师父,就用在师父的身上学习到的东西杀死师父,而且这种行为做的丝毫不掩饰,似乎深怕别人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干的,不过在金瀚的讲述中,沈重山听出来这个疯子似乎还有点自己的底线,那就是比如跟随学习蛊术师父,他就肯定只用蛊术杀人,而后面跟随那个习武的师父,他并没有用蛊术,而是实打实的用武道来杀死了自己的师父。

    这样的人,是一个天才一样的疯子,或者说是疯子一样的天才,最恐怖的是,当他觉得自己已经超越所有人的时候,他开始揣摩天道,这个结果就是他杀死了他在世界上所能找到的所有亲人。

    这个人,他的名字至今都还是苗疆的禁忌,因为他出身苗疆,所做的事情,也绝大多数出自于苗疆。

    苗疆人不愿意提起他,一来是忌讳,二来,也是因为恐惧。

    金瀚所知道的毕竟只是小部分信息,所以在确定庄园周围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员之后,沈重山和金瀚回去房间,沈重山也联系上了杨素。

    “金瀚说是他?难道他还真的活着…”杨素的表现比沈重山想象的更加惊讶,沈重山问道:“他真的还活着是什么意思?”

    杨素对沈重山解释说:“这个人的事情发生在八十年前,而现在如果他还活着的话,应该有一百多岁了,事实上,在我们苗疆有不少能活到一百多岁的人,可是学习蛊术的,却全部短命,因为毕竟学习蛊术要和蛊虫打交道,除非有一些特别的法门,否则身体难以避免地会沉淀毒素,这种毒素的沉淀在人体还活着的时候能让他几乎百毒不侵,可是一旦到了大限,所有的毒素爆发出来是神仙都难救的,所以学习蛊术多半命不长久,而这个人已经消失了五十多年,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还活着,但可以肯定的是,还活着的他一定解决了体内沉淀毒素的问题,甚至把蛊术和武道结合起来,这一点在别人的身上不可能,你在他的身上却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因此如果这一次你们真的遇到的是他,就要加倍小心。”

    沈重山把肩膀上因为听见杨素消息而兴奋的不行的四脚蛇拉下去丢到角落里,继续问:“如果真的是他,有什么办法能解决?”

    “没有。”杨素的回答干净利落得让人郁闷。

    “其实他当初杀死的人,就是教他的三个师父,都是苗疆鼎鼎大名的大师,他们门下的弟子不知凡几,有许多现在都已经成了元老名宿一辈的泰山,这些人对这个人恨之入骨,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却没有人敢大规模地找他报复他,为什么?不只是因为消失了的他很难找,而是因为找到他也没有人有信心还能是他的对手,五十年前他的蛊术就已经天下无双,到了现在,会恐怖到什么地步谁也不知道。”杨素继续说。

    沈重山问了一个很不客气的问题,“你和他的蛊术比起来怎么样?”

    “或许能过几招,但我肯定不会是他的对手。”杨素认怂认得丝毫没有心理压力。

    “能过几招就好。”沈重山却并不意外,他笑嘻嘻地说:“我主要是不放心家里这边,要是有个高手能过来守着,我就能安心去对付他了。”

    杨素想了想,片刻之后说:“可以,但是有一点,我只负责杨家的安全,其他的地方,我顾不上。”

    “没事,其他的交给我。”沈重山信心满满地说。

    “但愿你真的知道你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杨素叹息一声,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之后,沈重山提起了重新爬回来张牙舞爪地表示不满的四脚蛇的尾巴,看着那晶莹剔透如同宝石一般璀璨的眼睛,说:“你要是知道那些真正想要我命的人是什么等级的东西,你就不会觉得我要弄死那个变态老头是个不理智的想法了。”

    四脚蛇吐了吐信子,似懂非懂。

    “你听不懂的,不用想了,那些恐怖的怪物,说出来能吓死你。”沈重山笑道。

    四脚蛇闻言,扭头一张嘴,一口就咬在了沈重山的手臂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