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225章 天凉好个秋
    许家庄园。

    站在卧房的窗口,穿着一身睡袍的许卿捧着刚泡好的红茶,奇怪地看着沈重山说:“你今天一回家就前前后后地跑来跑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沈重山摆手说:“也没找什么,金瀚说自己的钱丢了,让我帮忙找找。”

    冷笑一声,许卿说:“你要是说你的钱丢了你在这大晚上的跑去花园找也就算了,金瀚的钱你还会去找?更何况金瀚什么时候去过花园了,我看你就恨不能把整个屋子都给掀翻了,这么蹩脚的借口就不要用了好不好。”

    沈重山无奈地躺在床上,对许卿说:“女人太聪明的话老公会死的早的。”

    “出轨被抓住然后打死吗?”许卿不屑地说,说着,她来到卧房内侧的小书房,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看了沈重山一眼,说:“那么你最好早点坦白,我还能给你剩下一条小命,否则的话,怕是危险的很哟。”

    沈重山哈哈笑道:“这你放心,我的个人作风是最不用担心的…”

    说出这句话,沈重山自己都感觉挺心虚的,果然,许卿的眼神立马就扫了过来,然后重新回到电脑屏幕上,不咸不淡地说:“准确的说应该是你这个人最大的问题就是个人作风问题吧?”

    沈重山很明智地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干咳一声,沈重山拿出了一个从金瀚那敲诈来的小香囊,说:“这个东西,你这段时间带在身上。”

    许卿接过了香囊,好奇地捏了捏,沈重山赶紧拦住了她的手,没好气地说:“这东西不能随便捏更不能挤压的…”

    “为什么?”许卿很好奇,到底这香囊里面装了什么,不准捏还不给挤压?

    “…”沈重山感觉总不能告诉许卿这里面装的是一只大虫子吧,干咳一声,沈重山板着脸教训说:“我还能害了你?你男人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娘们家哪里来那么多话。”

    许卿气得在沈重山胳膊上拍了一巴掌,嗔怒道:“哪里学来的这些混话,下九流!”

    “下九流那也入流了啊,再说了,要说起生命力,这些能被普罗大众轻易接受和理解的下九流可比你们那些高贵的东西要强的多。”沈重山反驳道。

    哼了一声,许卿晃了晃手里的香囊,说:“这到底是什么?你可从没有送过我这些东西,你也知道我很多时候都是穿着职业装,身上可没有口袋放它。”

    沈重山打开了香囊上的挂绳,然后把挂绳挂在了许卿的脖子上,说:“那么你就挂着,反正这段时间,别让它离身。”

    想了想,沈重山又拿出两个香囊来,说:“这两个给你爸和你妈,一样,别离身。”

    许卿好奇地问:“还要给我爸我妈各一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紧张兮兮的?”

    “保平安的。”沈重山干脆利落地回答说。

    狐疑地看着沈重山回去床上的背影,许卿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沈重山一直以来都是不信天不信命,不信鬼神就信他自己,这样的家伙会忽然就弄几个香囊来说保平安的?

    不过虽然疑惑,但是看到沈重山明显不想解释太多,许卿也没有多问,正如同沈重山说的那样,反正沈重山也不会害了她。

    …

    而在这个时候,月亮山上的接凤亭里,年轻男人也站了起来,“佛已经礼完了,酒也喝完了,我也该回去了。”

    老人依然坐在位置上没有动,低垂着眼皮半睡半醒地说:“回去吧,这里交给我就是。”

    点点头,年轻男人转身朝着山下的方向走去,才走了两步,年轻男人忽然驻足回身对着老者说:“说实话,我一直听你在说什么超脱和理解一切本质之类的话,又说什么气运都汇聚在沈重山的身上,那么沈重山也是和你同一个档次…至少相差不远的人咯?”

    老者点头说:“不错。”

    笑了笑,年轻男人又说:“那么这就奇怪了,到了你们这个地步,钱和权和粪土没有什么区别,如果真的能超脱,那么这些东西还追求来做什么,所以沈重山为什么还在这红尘俗世里面,不像是你修炼那么多年,准备超脱?”

    老者淡淡地说:“他还没有超脱,我也没有超脱,既然没有超脱就还有执念在,我的执念就是超脱本身,而他既然还留在红尘里面,自然有他的执念在。”

    “既然有执念。”年轻男人轻飘飘地说,说到这里,他忽然用一种很幽森的语气说:“那么就给他把执念斩了就是,他的执念啊,我知道,一定是他在乎的那些人。”

    老者第一次抬头正眼看着年轻男人,说:“男女之情是这世界上最要不得的感情,当年的我第一刀就砍断了男女之情,他,会在乎这些?”

    摇摇头,年轻男人指了指自己,说:“我和他相处、认识的时间比你要早的多也多的多,某种程度上,我和他是一种人,所以我很了解他,钱和权力没有什么是他要的,他真正在乎的,是人,只要针对这个方面出手,那么对付他就容易的多了,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而再厉害的人,一旦被愤怒和恐惧乱了阵脚,失了分寸,那么他的杀伤力也就无限趋向于零了,这样的人,于你于我,都很好对付不是么?”

    老者不再说话,似乎在思考。

    年轻男人也不再等老人,转身缓慢而僵硬地朝着山下走去。

    等来到了山脚下,早已经有人等候在车边,那人走上来送上了一件外套,低声说:“少爷,您的身体虚弱,现在已经入秋了,夜也很凉了,先穿上外套了吧。”

    接过了外套,年轻男人抬起头看了一眼这寂寥的夜色,叹息道:“是啊,又是一个入秋了,这一年过的真快,才回个头的功夫,就已经过去了大半。”

    那人微微弯着腰守在一旁,轻声问:“少爷,是直接回去还是?”

    年轻男人钻进车里,淡淡地说:“回去吧,夜深了,要回去休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