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236章 两个问题
    杨琦这个名字究竟有多特殊?

    在听了杨素一长通的解释之后,沈重山才算是知道,这个人的确可以算是一个真正的天才,也可以算是一个差一点点就以一己之力逆天改命的人。

    一个人可以变态到什么地步?沈重山以前觉得自己就挺变态的,但是听说了杨琦的整个人生之后,他才知道,这个杨琦的前半辈子就是标准的网络小说主角既视感。

    杨琦出生在几百年之前苗疆的第一大家族杨家中,当时的杨家可不是现在人才凋零就一个杨素在苦苦支撑的杨家,而是真正的大家族,人才济济不说,杨家立家之本的蛊术更是名头响彻宇内,当时的朝廷都不敢得罪这样一个恐怖无比的家族,根据杨素所说的,当时的杨家上下一共五代人,年龄跨度就将近一百五十年的族人到处都是,还有闭关不出隐世独修的老祖宗,更是不知道多大的辈分。

    就是这么一个杨家,开枝散叶开来,光是主脉就有三支,旁系更是多得不可计数,在当时,杨家每年祭祖,那是将近数万人的活动。

    而杨琦就出生在当时这样的杨家的一个最小的旁系中,家业大了,人多了,各种利益斗争和勾心斗角自然也就多了起来,一支小小的旁系自然不会那么被人重视,虽然杨家的人丁很兴旺,但是在杨琦所出生的那一支旁系中,杨琦却是家中的独子,因此从畜生开始就受到了家里的全力栽培和喜爱,而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杨琦到了六岁,按照杨家的族规开始学习蛊术。

    杨琦学习蛊术,仿佛就开始了开挂的人生一样,他学什么会什么,但凡是他看过的,知道了方法的,没有超过三天,必然能学会。

    这样的天分,让杨琦立刻成为了整个杨家最受人关注的小天才,当然,这样一个旁系出生的子弟如此优秀,是很容易被嫉妒的,因此杨琦一开始的路走的并不顺畅。

    磕磕绊绊,杨琦到了二十岁,而二十岁的他,按照家里的意思结了婚,成了家还有了自己的孩子,这在当时那个年代并不算多么稀奇的事情,不过稀奇的是当时的杨琦仅仅二十岁,却已经拥有挑战杨家族长的蛊术实力。

    此时的杨琦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一切的嫉妒和阻挠都无法阻挡他成长的脚步,最后还是杨家的老祖宗亲自出来,收了杨琦做徒弟,这才压下了反对的声音,让杨琦彻底地成为了杨家未来的族长。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事情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又是两年过去,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杨琦用蛊术杀死了老祖宗,他当着杨家所有族人的面,说他的蛊术已经到了没有人可以教他的地步,这样做的杨琦自然成了众矢之的,原本被他压下去那些反对他成为族长继承人的人,全部出来要杀杨琦,而杨琦不但没死,还一个一个地把那些要杀他的人全部杀死,从那以后,杨琦就消失了。

    这一消失,就是二十年,二十年后的杨琦一声不吭地回来,杀光了把全部资源都给了他的旁系家族,杨家的主脉长辈过来,居然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全死了。

    杨琦说自己已经到了要勘破天道的地步,但是亲情是他的羁绊,所以他要斩断所有的羁绊,对于杨家剩下的人,他没有理会,再次消失,这一消失,再也没有人公开地见过他。

    而整个杨家,也因为这件事情彻底地没落了下去,从辉煌到鼎盛再到老祖宗被杨琦杀死,再到族中精锐全部被杨琦一网打尽,整个过程不过三十年时间,杨家分崩离析,族人走的走,逃的逃跑,隐姓埋名的隐姓埋名,曾经的苗疆第一家族,一直到现在都是一团灰烬,只有杨素一个人还在。

    有了这样的故事,杨素对杨琦的那种复杂感情,憎恨夹杂着恐惧,也是可想而知的事情。

    在交代完这些事情之后,杨素很累,沈重山没有再打扰杨素,退出了杨素的房间让她休息。

    躺在后花园草坪的躺椅上,双手交叠放在脑后的沈重山嘴里叼着一根随手摘来的狗尾巴草,眯起眼睛透过明亮的阳光看着不远处的假山,他在琢磨一件事情…

    他不能确定杨琦有没有“听见”或者“看见”之前在月亮山上自己对杨素说的那番话。

    事实上,叶浮屠恢复了什么的,那番话完全是沈重山在扯淡。

    叶浮屠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了生命的危险,但是想要彻底恢复巅峰时期的实力,在沈重山看来却是无比艰难的,不过现在的叶浮屠到底恢复到什么地步,有几分实力,说实话,沈重山一点儿都看不出来,虽然沈重山知道叶浮屠这样的人,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多少实力来划分,但是沈重山同样也没有想过借叶浮屠的手来除掉杨琦,因此,之前在月亮山上对杨素说那番话,事实上就是沈重山在赌。

    他赌杨琦这种连临走都不忘记毁灭所有证据的老狗,会留下一些耳目来监视自己。

    虽然不知道杨琦会用什么方式达到他的目的,但是沈重山感觉杨琦会这么做。

    这是一种对强大敌人的直觉。

    杨琦能活这么久,还能有一点就通的本事,他绝对不是一个笨蛋,而一个聪明人,还是一个恶贯满盈的聪明人想要活得更久,光是靠本事强大是不够的,还要有足够的头脑,否则的话,你的那些敌人光用人海战术,用人命填都能把你给填死了。

    手指轻轻敲打着藤椅的扶手,沈重山现在在思考着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杨琦是不是已经听到了自己想要他听到的话,如果听到了,他接下来要怎么做,如果没有听到,他又要怎么做,第二个问题就是一个很基本的问题…这条老狗跟自己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对付自己?

    目前对杨琦这样的老狗来说,唯一有兴趣的就是天道,成神,除此之外,连亲人都可以亲手杀了的他,是什么人用什么办法打动他来对付自己,还是自己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已经触犯到他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