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242章 杨素变成大白羊
    那炸开的彼岸花,就好像是扎根在了虚空之中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璀璨和美丽,光是一片叶片,就如同一整个城市广场那么庞大,沈重山相信这么巨大的花,在沪市任何一个稍微高一点的角落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自从彼岸花出现的那一刹,沈重山就感觉到周遭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很难受很阴冷的味道,这种味道,换做是任何一个人来到这里都不会有太大明显的感觉,但是沈重山却知道,这是地府的气息!

    沈重山在地府待过一段并不短的时间,他知道在地府,空气就是这么冰冷而阴凉的,那种阴冷,比在人间冬日凌晨四五点的空气还要来的刺骨,那是一种阴柔的刺骨寒冷,来的绝不强烈,可是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就能让一个人的身体机能被摧毁。

    眼下这彼岸花散发出来的味道远没有在地府时那么浓郁那么无所不在,但是已经足以让沈重山毛骨悚然,因为他想到了一个极端可怕的事情…杨素说过,很多年前曾经有人利用彼岸花把整个地府拉到了人间,当时他以为杨素只是开玩笑,或者说直白一些就是杨素并不了解真正的地府,地府的等级和位面要比人世间高的多,毕竟,地府负责了万物生灵的轮回转世,所以要拉也是人间被拉到地府,可是现在,沈重山意识到了事情恐怕不是之前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要知道,沈重山在地府可是被封过官的,他是正儿八经的地府司职,虽然因为后来的事情,他的司职早就被剥夺,但是那种对地府气息的感知却是超出了任何人,甚至沈重山敢说,哪怕是一尊半神站在这里,了解都不可能有他多。

    换一句话说,这个世界上现在只有沈重山知道,地府的气息,很近很近…

    整个地府负责万物众生的轮回,那里哪怕是空气都是对生灵致命的毒药,可想而知,一旦真正的地府被拉到人间,那么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就是一场浩劫和灾难!

    沈重山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马上回去庄园,我先走!”沈重山怒吼了一声,当他的声音刚传到金瀚的耳朵里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爆出一声恐怖到了极点的音爆,冲出了山崖。

    肉身突破音障,这对于现代科学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方夜谭,不但挑战了人体极限,更重要的是颠覆了整个物理基本常识,但是注定,这一幕不会有人知道。

    两点之间永远是直线最短,所以沈重山直接选择跳下山崖,巨大的加速度赋予了他的身体无与伦比的惯性和动能,所以当他落了地的时候,已经跨越了数百米的距离,只是两个眨眼的功夫,沈重山已经冲到了庄园中,从极远处看来,仿佛是沈重山整个人一头扎进了彼岸花盛开的根须之中。

    而一切就好像是和沈重山开了个玩笑一样,当他火急火燎地冲回庄园的时候,整个彼岸花怦然破碎了。

    一切消失,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之前的一切只是幻觉一般。

    沈重山站在庄园里,抬头看着头顶的彼岸花炸开,片片碎片洒落然后消失在虚空之中,他的脑海恍惚了一阵,仿佛有什么东西要被清理掉一样。

    好像是冥冥之中有一只大手拨动了一根规则的弦,规则之下,所有有关于此的记忆全部模糊了,哪怕是沈重山也感觉头晕目眩,但是沈重山的潜意识告诉自己,这一段记忆会非常重要,不能消失,于是他死命地咬紧了牙关抵抗着那种规则的力量。

    只是,规则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绝对不是任何人都能挑战的,就在沈重山的神智摇摇欲坠即将失守的时候,他的灵魂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下,然后就是一声贯彻了沈重山整个脑海整个灵魂的剑鸣声,这铿锵剑鸣声清脆而响亮,在沈重山的脑海中就仿佛开天辟地了一般,就如同一盆凉水从头到脚地淋下来,沈重山整个人都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他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有些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已经什么都不存在的天空,他知道,刚才那是有一位至高无上的存在拨动了规则,让所有看到彼岸花的人这一段记忆全部被抹除,这已经是神一般的能力,而天底下,能做到这一点并且还有理由这么做的,恐怕就是那冥冥之中无处不在,又无所显形的天道了。

    …天道,果然是有意识的,或者说,至少证明,天道是有底线的,底线不容触碰。

    真正地面对了这种力量,沈重山才知道,想要对抗天道,至少在目前来说,是不太可能的,自己在它的面前,渺小如蚂蚁。

    就在沈重山还在震撼于那股力量的时候,一个踉跄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沈重山抬头一看,那身前全是鲜血仿佛半个人都沐浴在鲜血中还披头散发的女人不是杨素还能是谁。

    沈重山连忙一把扶住了杨素,走近了才看到杨素的情况比自己想的还要严重的多,体内气息紊乱,血脉急躁起伏不定,脸色却苍白如纸,身上冰凉,这说明杨素所有的气血都被倒逼到了体内,然后在体内疯狂作乱,这样下去,用不了一刻钟,杨素的内脏哪怕是铁打的也要炸了,而且在那之前,她的血管绝对会先变成碎片。

    来不及解释太多,一把拉住了杨素朝着最近的房间里面冲去,用最快的速度关上了房门拉上了所有的窗帘,而这个时候,杨素已经倒在床上人事不知了。

    “得罪了。”沈重山默念了一句,然后一伸手…斯拉…衣服的碎片纷飞中,杨素这个守身如玉几十年的女人变成了大白羊躺在沈重山面前。

    努力地不让自己去看杨素的身体,沈重山伸出手掌,稳稳地贴在杨素的谭中穴上,另一只手按在她的头顶百汇,通过双手,他体内雄浑如海的内力源源不断地进入杨素体内,开始疗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