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270章 低头就是深吻
    不知不觉间,沈重山已经开始点上了很久没动过的烟,而且是一支接着一支,几乎没有停下来过。

    其实沈重山并没有什么烟瘾,身上带着一包烟也不过是偶尔闲暇想起来的时候,或者是思考问题的时候才会点上一支,像是现在这样一支接着一支的情况,是极少出现的。

    很快,沈重山抽着烟看着那个年轻的帅气男人端着两杯咖啡过来,坐在陆映月的身边,两人一起喝着咖啡一起聊天,欢声笑语时不时地传过来,让人能很轻易地就感受到他们的快乐。

    当沈重山再摸向烟盒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没有了。

    “帮我去买包烟。”沈重山轻声对艾薇儿说。

    艾薇儿却用手撑着下巴,没有动弹,她眨巴着眼睛对沈重山说:“你好像很想杀了那个低贱的男性平民。”

    “哦?不觉得,我更想抽烟。”沈重山平淡地回答说。

    摇摇头,艾薇儿说:“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最大的苦恼就在于自己给自己加上一层又一层的束缚,明明是自己不敢做的事情你们叫那是现实,什么现实无奈,什么现实就是这样,什么是现实?在尊贵的公主殿下看来现实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比如吃巧克力和去玩,想去就去,你想要杀掉那个低贱的平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想要杀,就去杀了,干什么忍着自己?抽烟能解决问题吗?”

    “你不懂。”沈重山说。

    艾薇儿脸上露出很嫌弃的表情,但是也不多说什么了,或许是她觉得这个愚蠢的家伙已经没药救了。

    艾薇儿没去买,沈重山也没动,就坐在那,眯起眼睛专注地看着陆映月的背影。

    坦白地说,他也很想像是艾薇儿说的那样,过去给那个男的两个大嘴巴子,管他是一口牙掉光了还是脑震荡还是直接给打成白痴?这些都不重要,沈重山就想这样做完之后拉着陆映月就走,明明是以前那只最喜欢粘着自己的小兔子,怎么就跟别人好上了呢?

    不行,这是不行的。

    可是沈重山却不能做,他之前对叶浮屠说的那些话,就是原因。

    他给不起一个最简单的承诺,他甚至都不知道明天是死是活,不说远的,就是近在眼前的杨琦,他都必须步步为营,一个不小心,粉身碎骨的就是他。

    所以他不能这么做。

    甚至于,他觉得祝福陆映月是更好的选择,毕竟这样的事情其实在他失踪的这么几年时间里,他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人生和幸福快乐不是么,既然自己给不了的东西,那么为什么不放手让她开始另外一个全新的开始?

    更何况,陆映月现在似乎已经找到了最好的归宿。

    这个男的,虽然很讨厌很欠扁的样子,但是至少看起来还是对陆映月很好的。

    就在这个时候,那男人和陆映月说了两句什么,然后就起身先离开了,不过临走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地和陆映月挥手告别了半天才上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连自己的车都没有还出来把妹,差评,不过也可能是没开,不过这种可能性就无视了,看起来很娘炮,一点男人的气概都没有,要是遇上了危险指不定先跑先尖叫的是谁,差评,西装革履油头粉面油嘴滑舌的,一看就是久经情场的浪荡子,差评。”沈重山不满地嘀咕了一句。

    而前面的陆映月,坐在背对着沈重山的位置,她忽然拿起来了手机,然后她讲电话的声音就飘了过来。

    “妈,嗯,刚结束呢,他啊?走了呀,放心吧,按照你说的,我已经都告诉他了,他这次要是再被那女孩子赶出来的话,我这个当表姐的也救不了他了…好了好了,我自己的事情我知道的,你就别操心了,我大不了不嫁了呗,让你养我一辈子…妈!你别听姐胡说,她那个人你知道的,当官了以后和老爸越来越像,哪有咱们这么无话不谈啊,她说话可都带着目的呢,坏死了…好了好了,您就别啰嗦了,我挂了。”

    一番话说下来,沈重山愣在了原地,只觉得心里五味杂陈,什么滋味都有,什么滋味都不是。

    原来,只是一个误会,那个男人,是他的表弟,赶着去相亲,找陆映月来想办法来的。

    难怪他们可以那么亲密地说笑,原来是姐弟啊…

    沈重山忽然松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其他的什么感觉。

    坐在原地,沈重山从没感觉自己这么为难过,要不要上前去?他想去,可他不敢,他怕了。

    是的,走过沙场,上过刀山,下过火海,无数次死里逃生,身上的疤痕比一般人身上的衣服都要多的沈重山,怕了。

    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去面对那只小兔子。

    沈重山有些手足无措,他觉得自己应该洒脱一些,可是,不管是选择站起来离开,还是过去相认,都是那么的艰难,似乎每当沈重山倾向于其中一个选择的时候,都会有一万个声音说出一万个理由阻止他这么做。

    沈重山承认,自己从没有这么怂过。

    时间慢慢地过去,奇怪的是陆映月挂掉了电话之后,也没有选择离开,而是依然坐在那儿,像是在等什么人,又像是在等一个结果…

    沈重山不确信,现在的他感觉自己的智商和情商都是无限趋向于0的。

    一前一后,两人隔着几米的距离,沈重山没开口,陆映月也没回头,时间就这么悄悄地溜走。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还是更久,忽然,前面的陆映月对着空无一人的桌子说话了。

    “我把我所有的情况都告诉了你,你却连一句你好都不敢过来跟我说?”

    那声线,是极力压抑着激动和委屈还有哽咽的声线,几乎每一个字,都带着颤抖的尾音。

    这句话,就好像一个耳光重重地甩在沈重山的脸上,这个耳光呼啦一下,把沈重山给甩清醒了,所有的念头全部被抛开,他果断地站起来,两步冲到陆映月身边,抓起了这个早已经泪流满面的女孩儿,低头就是深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