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275章 他要死了
    刚开始听说要吃这种叫做一日虫的恶心虫子的时候,沈重山是拒绝的,因为他觉得自己不能因为杨素说了,自己就吃,他一定要先看一看,品一品…然后沈重山发现自己更不能吃了。

    说实话,沈重山的内心无比的抗拒去吃这个一日虫,太恶心了,拇指那么粗,半根筷子那么长,白白胖胖的,浑身长满了类似复眼的东西,是个人就抗拒吃这种东西。

    可是看杨素的样子,好像不是开玩笑的,不但要吃,还是生吃,没得谈。

    拧巴着眉毛,沈重山坐在椅子上看着那盒子,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为什么要这么悲惨。

    身边,小猫儿一样的艾薇儿凑了过来,先是很警惕地看了一眼那盒子,似乎生怕那恶心兮兮的大虫子忽然跑出来吓唬她,然后她仰起头用一种无比同情的语气对沈重山说:“你…要吃这个东西吗?”

    沈重山愁眉苦脸地看着艾薇儿,叹了一口气说:“你也觉得这是一件很惨的事情对不对?”

    “…”艾薇儿默默地退开离沈重山好几米远,认真地说:“你吃了以后不准靠近我三米范围之内。”

    “…”沈重山嘴角抽搐,拿起了盒子,深吸一口气,说:“那么在开始之前,还要再做一点准备…计划,开始吧,看电影里面那些牛逼的计划都会起一个吊炸天的名字,我们也起一个名字,就叫…今晚打老虎。”

    ……

    “今晚打老虎…”管风行无语地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叹了一口气,他把短信给删除了之后,起身吩咐人来,“走,去基地。”

    还是那间别墅门口,车子并没有从门口直接进去,而是在隔着好几百米远的时候,进入了另外一个院子里面,从院子里面进去来到车库,按钮按下,居然是一个地下隧道,正好能够让一辆车通过。

    开着车,通过了这条地下隧道之后,再上来已经进入了杨琦所在别墅的车库里面。

    通过暗门来到别墅里面,这个时候管风行的身边已经没有了其他人,而他也没有坐着轮椅,而是站着用两条看起来很僵硬的假肢走进别墅里面。

    别墅里头,一个干瘦的老头慢吞吞地从后院子里面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水壶,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刚给花草浇好水。

    虽然早就习惯了杨琦的特立独行,但管风行也还是没想到这老怪物居然跑去客串了一把园丁的角色…

    “来了。”杨琦抬起眼皮看了管风行一眼,虽然声音依然沙哑低沉难听,但看上去他今天的心情似乎还算是不错。

    管风行依然绷直了站在原地,他太了解杨琦的喜怒无常了,这个老怪物的脸色完全可以说变就变,这一秒还是万里晴空,说不定下一秒就是乌云密布,要杀人了。

    点点头,管风行说:“来了,这次过来,是有事情对你说的。”

    杨琦唔了一声,在客厅坐下来,虽然这套房子是管风行提供给他住的,但在这里他仿佛变成了真正的主人一样,指了指对面的位置,说:“坐下来说吧,今天没酒没茶,就这么谈吧。”

    坐在杨琦的对面,管风行淡淡地说:“没酒没茶不重要,我想我要告诉你的这件事情会让你没心情喝酒喝茶。”

    杨琦抬头看着管风行。

    管风行知道到这里就该点到即止了,杨琦的耐心可不足以让他这么卖关子下去。

    手掌轻轻地放在大腿上,手指摩挲着自己的膝盖,管风行知道哪怕到了现在他还有后悔的机会,可一旦说出口的话…一个不小心,他绝对走不出这扇门的。

    都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但管风行发现自己走到了山前,看见的却是万丈悬崖,似乎怎么走,都走不出这个杀局。

    手指微微抖动了一下,管风行抬起头看着杨琦,却见到后者浑浊的眼睛正平淡地看着自己,这一刻,管风行感觉这个老人看起来平淡无奇的目光却充满了令人胆寒的杀机,他知道就是刚才自己犹豫的那么一小会,杨琦已经产生了疑心。

    “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心事重重。”杨琦淡淡地说。

    “的确是心事重重。”点点头,管风行继续说:“我得到了消息,沈重山似乎快不行了。”

    杨琦那昏黄的目光陡然亮了起来,就好像是黄昏中的太阳,忽然回到了当空正中,那光芒就如同刺眼的利剑一样,管风行感觉自己好像被剥光了站在烈日之下承受着炙烤,烈日炎炎下,没有任何的秘密可以隐藏。

    “你知道欺骗我的下场是什么么?”杨琦的声音从烈日中传来。

    管风行浑身都在颤抖,豆大的汗珠从煞白的脸上流下来,就好像是自来水一样倒出来,他用自己全身最后一点儿力气说:“我知道!所以我不可能骗你!”

    话落地,那令人几乎要尿裤子的感觉冰雪消融,一切在刹那间恢复了正常。

    当管风行再恢复意识的时候,眼前的杨琦却已经闭上了眼睛。

    虽然杨琦闭着眼睛,可管风行却感觉周围还是有无数双眼睛看着自己,所以他一动都没有动,甚至汗水滴落下来他都没有去擦,只是坐在原地。

    良久,杨琦睁开眼睛,看着管风行说:“沈重山现在的生命之火热烈无比,气运汇聚,就好像是一个漩涡笼罩着他,整个沪市全部被笼罩在他的气运里面,他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怎么可能死?”

    面对杨琦的质问,管风行虽然知道沈重山一定做了准备,但是他却是一点都不知道的,此时此刻,他只能硬着头皮说:“这的确是我知道的消息,你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你我之间相差悬殊,我就是有几百个胆子都不会欺骗你,更何况骗你也骗不了,对我没好处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做?”

    杨琦闻言微微眯起眼睛,低沉地说:“你可以把你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我,对方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的?”

    轻轻地送出了一口气,管风行知道自己已经过了最难的一关,接下去他开始背书一样背诵早就被沈重山告知过无数次的台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