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293章 姐,一起啊
    说实话,最开始沈重山知道自己又要看到陆清影洗澡的时候,其实他是拒绝的,因为之前的几次经验教训总结起来告诉他,但凡做了这样的事情,没有一次能瞒住当事人的。而

    为什么说又要看陆清影洗澡,到不是说之前沈重山趁着读者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跑去陆清影家里看她洗澡了,而是在很早的时候,他很不小心地在无意之间看到了陆清影换衣服…总

    之,难忘!而

    现在,眼巴巴地看着身下的陆清影毫无察觉地开始脱衣服,沈重山内心发生了艰难的斗争。一

    个声音让沈重山赶紧出来制止这个女人,毕竟这种情况下偷看对方洗澡实在是太畜生,太不君子了,这等于就是赤裸裸地占人家女人的便宜,沈重山是这样的人么?不是,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正大光明,磊磊落落的君子,做一个光明磊落的君子没有什么不好的,这也不丢人,就是千万不要做成一个伪君子就好了。

    而还有一个声音,则是用一句话反驳了那个君子模式的沈重山所有的念头,这句话就是:白看都不看,你还是个男人不?毫

    无疑问,是的。所

    以沈重山只能强烈地谴责自己的良心,让自己的良心承受刀割一般的痛苦,然后找了一个舒服一些的姿势,趴在通风管道里通过排风口偷看陆清影…洗澡。当

    然了,为了让自己的良心好受一点不是那么痛,沈重山告诉自己这不是偷窥,毕竟偷窥的话,首先主观能动性就是恶的,就是为了看陆清影洗澡而来的,想了想自己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沈重山的良心果然舒服了一些。

    而下面的陆清影,在这个时候已经脱掉了自己全部的衣服…

    那画面,直接让沈重山什么念头都没有了,只剩下了一个…难怪自古淫贼比君子多,这不是没道理的。氤

    氲的雾气缭绕,带着沐浴露的香味还有一种奇怪的芬芳,所以沈重山就很想不通,你说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可真的不只是你看得到的和书本里能学到的那些生理上的区别,还有一些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比如沈重山感觉自己不管怎么洗,用什么沐浴露泡多久,身上就是那股味儿,用许女神的话来说就是一股子汗臭味怎么都洗不掉,但是这些女人呢,好像每一个身上都香喷喷的,白嫩嫩的,眼睛看的用力一点都怕滴出水来这样,特别是身上的香味,每一个身上的味道还不一样,比如许女神,她身上就有一种很淡的类似于牡丹但不完全是的香味,而眼下的陆清影,好像有一种很淡的君子兰的香味…至

    于陆映月嘛,就是一股没断干净的奶味,哈哈。

    正想着陆映月呢,浴室外面敲门声响了。

    紧接着,外面陆映月的一句话差点吓得沈重山从排气口掉下来。

    “姐,我也要一起洗澡!”

    陆映月的语气似乎很雀跃的样子,这丫头是完全以为沈重山已经跑了,可是…并没有啊!

    这一个姐姐就已经足够让人受了,再来个妹妹,沈重山内心哀嚎了一声…而

    完全不知情的陆清影则是打开了门,然后一个身影就钻了进来,本就已经脱得只剩下内衣的陆映月麻溜地把身上的衣服脱下,俏生生地对陆清影说:“姐,我们好久没有一起洗澡了呢!”陆

    清影无奈地说:“就你心思多。”看

    着底下姐妹俩一起洗澡,沈重山只觉得内心有烈马奔腾…努

    力地放平自己的呼吸,沈重山都不敢想象这个时候要是自己被发现了的话迎接自己的下场是什么,他只能使劲地让自己进入隐身模式,而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鼻头暖暖的…伸

    手一抹,尼玛这一手的血红让沈重山差点没晕过去。

    女人洗澡本就是一件要多墨迹有多墨迹的事情,而当两个女人一起洗澡,更是让人崩溃。

    万幸的是这个过程没有出任何意外情况,当姐妹俩洗完澡出去各自换衣服,漆黑的浴室中还缭绕着雾气和浓郁的香味,被醺得差点没窒息过去的沈重山连滚带爬地从浴室里面出来,踉跄地找到了大门的位置,打开门偷偷摸摸地出去,然后一路狂奔到小区楼下,终于呼吸上一口安全的新鲜空气之后,沈重山软绵绵地坐在地上,长叹了一口气,仰起头看着天空,星空那是别想了,沪市这样的地方想看到星空也只能在幻想中了,夜幕下沈重山感觉自己满脑子都是刚才的画面,氤氲缭绕,粉脂嫩腿若隐若现…

    两道鲜红的鼻血从沈重山鼻孔挂下来,这火气终究是没忍住…

    擦了一把鼻血,沈重山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身后小区那陆映月和陆清影姐妹俩所在的楼层,然后掏出手机,一边打电话一边离开了这小区。

    半个小时之后,一个寻常的烧烤摊口,一辆在沪市不少见但是也绝对不多见的GTR一脚刹车停在门口,刺耳的刹车声和那猛兽才拥有的引擎回火声引起了一片侧目,人们看了几眼,有些羡艳的摇摇头,也不知道哪个有钱人又来烧烤摊来体验生活来了。而

    从上面下来的,却是一个从气质到身材都无比火辣的女人。

    也是,寻常女人,真心驾驭不了GTR。这

    人,是宁湄,而她来这里,不是和那些普通人所想的来体验生活的,而是带着无比忐忑和紧张的心情来接受一个不敢想的结果的。能

    一个电话把她在这个时候叫出来的,除了极少数几个人之外,沈重山绝对是拥有这个身份和地位的。宁

    湄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门口,鼻孔塞着两团纸巾一脸麻木地嚼着一串烤鸡翅的沈重山,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无比紧张,但是看到这个形象的沈重山,宁湄的第一个反映居然是想笑。着

    实有些古怪了。

    再看看旁边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还有一个气度不凡,西装革履和周围接地气的环境格格不入的陌生男人,宁湄下意识地感觉今晚这顿夜宵,可能是会影响她接下去一生的夜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