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340章 沈先生凉了
    其实吧,按照正常的逻辑,当男女双方因为一件事情或者一个什么误会而引起争执的时候,每当男人说出你听我解释这样的话之后,女人给的国际惯例回应一般都会是:我不听我不听,你说什么我都不听…诸如此类什么的。沈

    重山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说完之后就等待着许卿给出国际惯例的回应。

    但是…沉默,让沈先生十分尴尬的沉默。这

    沉默持续了一小会儿之后,许卿一边开车一边说:“解释啊,你不是说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让我听你解释吗?我给你机会,你解释吧,看看事情能给你解释成什么样子。”“

    …”沈重山好烦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人哦。

    “其实吧,那天呢,只是逢场作戏拉,你看,我不是要给刘天洲挖个坑嘛,所以…你到底知道多少事情?”沈重山越说越感觉不对,这莫非又是另一个大陷阱?许卿是故意听自己说,然后从中套取更多信息?细思极恐的沈重山立马就改口问道。

    瞥了沈重山一眼,许卿冷哼一声,说:“我要知道的是你怎么就那么骚地跑上舞台给另一个女人献唱?丢人不丢人啊你?”

    “骚?丢人?可是大家都夸我唱的好听啊…”沈重山很无辜。“

    哈?”许卿被气得笑出来,说:“你刚才说打算给刘天洲挖坑,所以,所以什么?所以你就和这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勾搭上了?勾搭就勾搭上算了,还跑去酒吧当众给人唱歌?要点脸行吗沈先生?”

    “…土蛋还跟你说什么了?”沈重山忽然问。“

    他…他什么都没说!”许卿刚开口一个字,猛地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急忙改口道。

    “我擦,难怪那个孙子刚落了地就跑了,连休息都不带休息一天的,果然就是这个狗日的出卖我!!”沈重山大怒。“

    你怪人家干什么?要不是土蛋的话,我还被你蒙在鼓里,这些是我要求他告诉我的,你不能怪他。”许卿说道。

    “不行,他这就是赤裸裸的背叛,他背叛了我们这么多年来的兄弟感情,我绝对不能放过他!”沈重山信誓旦旦地说,一脸我杀意已决,你不要再劝我的坚定。

    许卿刚要说什么,忽然回过神来,嗤笑一声,幽幽地说:“沈重山,我看你是越来越狡猾了,以前犯了错就老老实实地认罚,现在行啊,不错啊,会拐弯抹角地转移我的注意力了,厉害啊。”

    “…”瘫软在椅子上,沈重山欲哭无泪,此时此刻,他情不自禁地想要点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不能怪我军太废物,只怪敌军太强大,所以,沈先生…凉了。…

    在沈重山凉了的时候,沪市国际机场,另一架飞机落在地上。这

    是一架私人飞机,而同时在机场的有不少都是国内财经行业里面的人,在国内拥有私人飞机的商人并不多,这些在圈子内的专业人士一眼就认了出来,这飞机是属于比亚汽车董事长刘瑜的飞机。飞

    机滑行落了地,不过片刻之后,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男人从机舱里面走了下来。

    似乎还有些不适应沪市的寒冷,站在空旷无比的停机坪上,刘瑜伸出双手哈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还算是明媚的天色,说:“沪市比我们那可没暖多少。”

    旁边的一个男人立马笑着迎合说:“沪市本身靠海,而且地理位置上,它的气候并不算多宜人,空气湿度很大,夏天闷热冬天湿冷,不如我们那边舒服。”“

    可这地方就是出人杰啊。”刘瑜感叹道。

    旁边那男人发现自己的马屁拍在了马腿上,顿时就有些尴尬,不过刘瑜显然也没有把他和他的话多放在心上,低头就走出了停机坪。

    在候机大厅,刘瑜见到了第一班从赌城飞机飞回来,一直在这里等着他的刘天洲。

    看着自己面容憔悴,脸色苍白的儿子,才短短几天的功夫,那个意气奋发的比亚汽车太子爷已经消失不见,满脸的胡子拉碴,衣服也有两天没换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萎靡得不像话,可想而知他这几天遭受了多么巨大的打击。

    “你很让我失望。”刘瑜说。其

    他人自觉地让开,在周围站成了一圈,确保他们父子俩的谈话不会被路人听见。刘

    天洲深深地低着头,握着拳头的手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但却始终说不出话来。等

    了一会还是没有等到刘天洲任何一句话的刘瑜叹了一口气,说:“走吧,到车里,先去酒店。”作

    为国内汽车生产行业的先驱者,比亚汽车的公司高层自己出行自然用的都是自家的车子,但是比亚汽车的产品普遍是走中低端,并没有什么高端车型,所以在沪市国际机场的人们就见到了很奇葩的一幕,一群十来个看起来就是商业精英大老板的人坐进了牌子不那么响亮高端的比亚汽车车队里面。他

    们何尝知道,坐在这车里的人,是控制着一家2000亿市值公司的董事长?

    车队行驶上路,在车里,刘瑜和刘天洲并排坐在后面。“

    爸,对不起。”刘天洲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刘瑜看了刘天洲一眼,沉声说:“我给了你那些股份,是让你拥有属于你自己的财产,你输了也好赚了也好,都是你自己的造化,你真正对不起的是你自己。”听

    见刘瑜的话,刘天洲再次把头低下来,仿佛不敢看自己父亲那失望无比的眼神。再

    叹了一口气,刘瑜发现自己今天这短短半个小时叹的气比过去一个月的都要多,他说:“你真正让我感觉失望的不是你又进了赌场,也不是你输了你所有的股份,而是我发现你根本没有勇气面对你所造成的这一切,你还年轻,不像我,要是到了我这个年纪跌了这么大一个跟头,那么真的什么都完了,但是你不同,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比亚汽车刚刚起步,还欠着一屁股的债在经营,而面对挫折,你却根本不敢去克服,让我如何不失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