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349章 国家艺术学院
    没有一双温暖的大手擦去她的眼泪,也没有温柔的声音安慰她别哭,一切的孤单,一切的思念和寂寞都只能够她自己去承受,这些苦水就像是心底最深处的秘密,她只敢在消失在她小时候记忆里的母亲遗像面前偷偷地表现出来,林默浓有时候自己都会憎恨自己的不争气,就像是一只被那个恶棍关在爱情牢笼里的小鸟,一旦出来了,就再也出不去,最要命的,是她竟然从未想过要逃离。哭过之后,小心翼翼地擦去画像里男人额头大坏蛋三个字,然后收拾起画板,站了起来,重新回到人群。跟

    很多知名的学府一样,国家美术学院其实并没有自己很严格意义上的校区,这一点上,跟国内其他那占地面积越来越好办公楼越豪华越好绿化越美越好的大学截然相反,跟我们想象的这个校区多大多大不同的是它的教室根本就是在某幢不起眼大楼的一个房间,而且仅限于这个房间的寒酸吗?或许国内的很多人看来这很不可思议,但毫无疑问的是就是这样一个个并不豪华占地面积并不大,绿化也不完美的学校产生出了无数艺术家。林

    默浓的步履匆匆,因为之前耽误了一些时间,所以原本宽裕的时间现在也没剩下多少,接下来一节课在两个街区之外,是她一个很喜欢的导师上的课,她最不希望迟到。二

    十分钟之后,灯火通明的教室,林默浓果然是最后一个进入教室的,而向来以刻薄闻名的导师则拿着一块如今很少见的古老怀表在掐时间,见到林默浓略带歉意的眼神,才缓缓将怀表放进一丝不苟的雪白西装里,谁都没注意到这位秉承后印象派对于现代结构主义拥有非凡贡献甚至被称之为活着的结构主义巨匠的倔老头在见到林默浓的时候不耐烦和怒气冲冲的眼神才慢慢温和下去。林

    默浓习惯性地坐在中间靠前的位置,这个位置视野距离正好,足够让她听清楚导师的每一个字也能够看见黑板上的线条,虽然这位导师几乎从不在黑板上留下任何痕迹全部凭借一张嘴和一双很喜欢做手势来授课,同样,这个位置也能够让那个老头看清楚林默浓的表情,如果后者面露疑惑,老头会刻意地在某个问题上针对性地多讲一些,如果后者面露赞同,老头也会欣然,这种师徒之间的默契从未在课堂之外表现出来过,一个授课一个上课,下课之后也不会有任何的交流,各自回家,这种情况从老人第一次发现林默浓在某些领域让他惊讶的天赋悟性时就已经开始,很诡异但很真实。匆

    忙进教室的林默浓并没有现,教室的角落,早已坐着一个男人,从未出现在这教室的男人很面生,表情温和,凝望着林默浓,不言不语。

    他垂着的手上,拿着一支玫瑰,鲜红的玫瑰。

    “今天上课之前,我先讲一件事情。”一身雪白西装头也是银白色的老人站在讲台上,面对阶梯形的教室内满满当当近百名学生,一张并没有太多表情的脸很严肃。“今天我们的课堂上多了一张生面孔,他并不是你们的同学,但之所以允许他留在这间教室里,是因为在上课之前他问了我一个问题,他问,如果说艺术可以以一门技艺一对多地进行传授,学生们学习老师的经验,方法和成果,是不是它本身就已经失去了人类精神对世界对宏观,微观,现实,抽象的理解跟拓展?艺术之所以伟大,是因为每个人都是的个体都拥有各自不同的艺术思维跟艺术境界,假设这种思维被当成一种定式以加减乘除的方式来告诉人们你们应该这么去想这么去考虑这么去做而不是以X或者Y的未知数告诉人们这是一个未知数,你去想去考虑去做,我会期待你的结论但不会告诉你方式。这样,艺术是不是已经陨落了?”老

    人多少带一些口音的话吐词很清晰,底下坐着大大小小近百名大多都保持着认真和专心在聆听,能够进入这所学校进入这间教室的大多都已经脱离了青春叛逆期,他们都很清楚自己目前最需要的是什么,是真正的知识能力而并非跟老师对着干的可悲成就感。

    老人的话让很多人都面带惊讶,在他们看来能够让眼前这个脾气跟艺术成就同样让人印象深刻的老人妥协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事情,让一个陌生人旁听,对于这个倔强的老头来说本身就是很诡异的事情。大多数人都在左右张望,去寻找那张陌生的面孔。林

    默浓也在皱眉,她没有去好奇那个神秘人是谁,她只是单纯地考虑这个问题。“

    我之所以让他留下,是为了给他一个回答,而之所以专门在这个时候给他这个回答也把之前那个问题告诉你们,是希望你们其中有人跟我一起思考这个问题,这个其实很尖锐的问题。”老人拿出了他的眼镜戴上,目光扫过每一个学生的脸上,在其中几名学生脸上重点停滞之后,拿下眼镜,慢慢地,开始有学生表自己的意见。说纹这个问题的人哗众取宠毫无意义的有,说我们应该反思自己反思教学模式的有之,说问题始终都存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解决一个问题的同时去制造另外一个问题也有之,总而言之各种各样的回答让教室内热闹了不少。林默浓没有举手,也没有表自己的看法。

    许久,老人伸出双手压下开始分成好几个阵营的学生,清了清嗓子,说,“其实在你们收到入学信函的那一天起,就应该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学校的入学信函右下角有一句第一任校长亲笔写下的话,他说国家美术学院永远不会告诉人们什么是美怎么样才算作美,而是给予人们一双眼睛,去现美的眼睛,一双手,去创造美的手。国家美术学院从成立的第一天到关门的最后一天,教育的始终只有一种人,这种人在学校能够学到两种本事,第一种叫做欣赏,第二种叫做批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