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360章 梁戬的算计
    梁戬思考了片刻,抬头问:“那么组织现在的打算是怎么样的?…需要我配合吗?”哈

    登看向梁戬,幽幽地说:“你有什么好的想法没有?”

    梁戬愣了一下,没想到哈登又丢了一个问题还给他,沉默思考了片刻,梁戬皱着眉头说:“想要直接把沈重山骗出去,恐怕难度不会小,这个人之前我的家族和他打过交道,虽然当时我并不直接在场,但是后来整个过程和细节我全部都知道了,包括我在内,我家里长辈所有人对他的评价只有两个字,智慧。他有很大的智慧,几乎已经多智近妖的地步,而且这个人的大局观非常之厉害,别人走一步看三步已经算是厉害,但是他却能看到之后的五步、六步,大局观厉害同时他也没有放下对细节的观察,很多次极限翻盘,他就是靠着对细节的把握做到的,坦白地说,面对这样一个人,我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万无一失的办法把他骗出国去。”

    听完梁戬的这话,哈登大人也是点点头,说:“所以目前看大本营那边的意思,是不能直接针对沈重山本身,而是要从其他方面入手,而且还有一个,那就是绝对不能让把这件事情怀疑到骷髅会的头上,他知道骷髅会对他恨之入骨,而且也有那个能力杀死他,所以一旦让他警觉到我们的身上,恐怕他根本不可能出华夏地界,所以还是要从世俗的角度去考虑才是,这世俗方面,那是你的世界,这件事情,主要还是要依靠你的能力。”

    梁戬闻言立刻说:“我愿意做出任何牺牲!”

    “不需要你牺牲,我亲爱的梁戬,你对于组织来说是巨大的财富,更何况组织已经在你的身上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所以组织也不会让你冒险的,这件事情,大本营那边还没有最终的方案出来,我们暂时等一等,等大本营的方案出来了,再动手。”哈登安慰说道。“

    我明白了,哈登大人。”梁戬恭恭敬敬地说。…

    从地下空间出来,坐在车里回去的路上,梁戬看着车窗外倒退的景色,此时已经是深夜,而在路灯的照耀之下,依稀可以见到有零零散散的雪花从天空中飘落。

    “下雪了啊。”梁戬忽然说。

    “是的少爷,之前天气预报就说过今明天京城会下雪,这可是今年京城的第一场雪。”坐在前面,梁戬的心腹应和道。“

    也是,是该下雪了。”梁戬点点头,沉默下去不再说话。闭

    着眼睛坐在车里,梁戬从身上摸出了一枚徽章,这枚徽章上面花纹复杂,看起来是个精致的装饰品,而梁戬却知道,这就是他身为骷髅会成员的标志,他的身份实在不适合带着面具,所以这枚徽章,就是他身份的象征。骷

    髅会…梁戬很清楚,这个组织从自己在国外的时候就和自己接触,他们的目标就是借自己为跳板进入华夏国内,而原先他并不打算回国,因为他一旦回国就要面临和哥哥梁双刀争夺继承人位置的尴尬境地,在他的心目中,和哥哥梁双刀的关系要比一个继承人的位置重要的多。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哥哥梁双刀死了,死在沈重山的手上,而他的身价立刻就水涨船高,骷髅会对自己的关切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提升的,这枚徽章,也就是那个时候得到的。

    现在的他,在和骷髅会的互相利用之中,已经彻底奠定了继承人的位置,和他争夺的那些人,要么失踪,要么死,要么疯,他完美地排除了自己的嫌疑,这一点上,骷髅会的手段简直强的可怕,哪怕人人都知道身为得到好处最大的是自己,因而嫌疑最大的就是自己,但是不管怎么调查,他都和那些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

    骷髅会的手段,让梁戬都感觉不寒而栗。

    和这样一个猛兽合作,就是与虎谋皮。但

    是梁戬已经停不下来了,正如同之前哈登所说的,组织已经在他的身上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个时候他得了好处想要退出,第一个要他命的就是骷髅会。更

    何况,梁戬发现自己已经沉迷上这种感觉了,高位、强权,这种滋味原来来的让人如此迷醉。果

    然权力这种东西,就好像是毒品一样,一旦沾上了,就会让人上瘾根本舍不得放下,难怪以前自己不和哥哥梁双刀争夺继承人位置的时候,那么多人不理解。

    以前梁戬也不理解那些人天天争权夺利的想法,现在,他感觉自己理解了。

    他忽然想到,如果这个时候哥哥梁双刀复活,那么自己会不会舍得拱手让出已经得到的地位?

    就好比是明英宗朱祁镇在土木堡之变被抓走成了俘虏,后来他的弟弟明代宗朱祁钰登基称帝,可等到明英宗被释放回来之后,明代宗却舍不得了手上的皇位。古

    往今来,人都是一样的。

    不过幸好,自己的哥哥梁双刀已经不可能回来了…他死了,祭日都已经过了四个,还如何能回来?

    放下车窗,抛开了脑中混乱的思绪,手中把玩着那一枚代表着骷髅会成员身份的徽章,梁戬这个时候在考虑的只有一件事情…怎么能解决掉沈重山这个心腹大患。

    他不但是自己必杀之人,还是自己家族乃至于骷髅会的必杀之人,而只要解决掉了这个人,梁戬清楚自己在家族内的地位就彻底稳定了,自从哥哥梁双刀发生意外之后,无论是自己父亲还是爷爷的身体都每况愈下,父亲已经住院一个多月也不见好转,而这种之后,自己站出来力挽狂澜的话,那么在这个已经隐隐显露出衰落的梁家之内,自己就是中兴之主。轿

    车在深夜京城宽阔的街道上急驰而去,雪花被汽车带起的气流推动旋转着上了天空,飘飘洒洒,从黑暗中来,最终隐没到黑暗之中归去,剩下的只有忽明忽暗的尾灯,和那漫天的飞雪不曾变化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