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级巨兽分身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牧家的反应
    “妈,其实这也是我一直想问你的,牧家,到底有多少实力。”听到牧箐箐这样说,叶牧的脸色微变,开口问道。“我是说,在武道方面。”

    叶牧现在深有感触,实力高深的武者,完全可以一人屠一城。他现在是筑基后期,实力还不如先天武者强,但哪怕是这样,就算再多的普通人也不够他杀的,更别说先天大宗师。

    以数量取胜,对武者来说根本不成立,最多就是能够拖延一些时间。

    虽千万人吾往矣,满城皆兵非我敌。

    如今社会仍然太平,一是武者惧怕大威力的现代武器,五花八门,根本防不胜防,更别说还有最大的底牌核武器。

    二是武者已经与国家融合在了一起,并不是完全对立,在权利体系中,高端的武者已经有了很大的话语权。

    所以,叶牧根本不用在乎其他,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牧家背后的武者,到底是什么级别。

    只要能够击碎他们,什么财富人脉瞬间就会变成过眼云烟。

    提到牧家,所有人眼中都无比忌惮,三年前华美之所以轻易被牧家夺去,一是牧家人脉广,财力恐怖,二就是背后有强大的武者撑腰,牧箐箐知道,如果不妥协,叶家满门一夜之间就会被屠尽。

    而且,以牧家的地位,华美虽然算是一块肥肉,但他们也不是很在乎,夺去华美,纯粹就是为了打压叶家。

    之所以他们对叶家这样敌视,除了叶行之与牧箐箐的反抗让他们丢了颜面之外,可能最大的原因,是在绮梦身上……

    牧箐箐表情有些凝重,开口对叶牧说道:“小牧,我和你外公闹翻之前,曾经听他们提起过,牧家当初只是一个商业家族,后来能够在燕京那样的站稳脚跟,最主要的依仗,就是一位先天大宗师!”

    果然!

    叶牧忌惮的就是这个,没想到却一语成谶。

    “那人叫做裴秀,是华夏有数的几个先天大宗师之一。”牧箐箐继续说道。“他纵横整个华夏几无敌手,曾经孤身杀上少林,逼的少林封山数十年,如今连灵殿甚至国家都要给他几分薄面。”

    “小牧,你接触武道时间不长,如果真惹的他出手,我很担心啊!”牧箐箐语重心长的说道。“现在你有了底蕴,不如潜心发展一段时间,等实力足够之后再对付杨家,那样也能更妥当些。”

    阻止叶牧,倒不是牧箐箐对牧家有多深厚的感情,而是裴秀这人在华夏高层中已经成为了一个神话,猛然发现自己的儿子可能以后会与他对上,牧箐箐不担心才怪。

    其他人也点了点头,同意牧箐箐的说法。先天大宗师,哪怕在千年前也算得上高手。放到现在,那就是陆地神仙一般,是能够与国家高层平起平坐的人物,在普通人眼里,那就是天上的神龙。

    虽然他们也同样无比痛恨杨家,但是如今叶牧刚刚起步,一切都急不得,否则万一引得裴秀出手,那一切的打算都可能会胎死腹中。

    众人脸色凝重的看着叶牧,想要劝他缓一缓再对付杨家。

    “不用劝我,已经晚了!”叶牧摆摆手,对众人说道。“武道聚会时我已经公开了身份,过去这么多天,相信牧家肯定已经得到了消息,只要他们稍一打探,就能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我有了这样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容忍范围,他们肯定会有所动作,如果我一再隐忍,肯定会陷入被动。”

    “而且,杨家的杨冠楠,已经被我杀掉喂狗了!”叶牧看着众人,将这个事情说了出来。

    “什么?”

    “那个二少?”

    众人大吃一惊,杨冠楠在滨海可是一个很出名的人物,一点也不低调,借着杨家的威势横行霸道已久,只要在滨海提起这个名字,每个人都会先畏惧三分。

    前段时间听说杨冠楠失踪,杨家发了疯的找,没想到他竟然已经死在了叶牧的手中。

    叶行忠也是一愣,这件事当初叶牧和他说过,只不过他没放在心里,听到叶牧再次提起,他也是忍不住苦笑。

    又想起叶牧在双龙山的无情杀戮,叶行忠摇摇头,知道现在的叶牧已经不把人命当回事了。

    “小牧你太冲动了!”牧箐箐叹了口气,心中有些无奈,看来直面牧家,已经避无可避。

    “怕什么?就算那个裴秀出手,大不了小牧先躲起来,有他在,咱们叶家就还有希望。”叶行之说道。“小牧,杀的好,对敌人就不能心慈手软,这几年这个杨冠楠可是没少欺负你宇哥和秀秀姐。”

    其实叶行之这几年最大的愿望就是有能和杨家牧家同归于尽的实力,如今叶牧直接将杨冠楠喂了狗,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小牧,你是怎么想的?面对牧家,你有多大的把握?”叶破军慎重的问道。

    “爷爷,你们不用担心。”叶牧淡淡道。“再给我一点时间,不用多久,我就能再进一步,到时候哪怕那个裴秀来了,我也不惧!所以从现在开始,咱们家不必低调,有仇报仇,让所有人都看到,欺辱我叶家的代价!”

    修真是最顶级的进阶之道,每提升一步,实力都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以叶牧现在的速度,只要再积累一段时间,就能晋级筑基巅峰。到时候,就算是所谓的先天大宗师,在叶牧眼里也只是土鸡瓦狗。

    “好好好,有了小牧你这句话,我们就彻底放心了!”叶破军的表情顿时松弛下来,开怀大笑道。

    其他人也是松了一口气。

    “小牧,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能够胜过裴秀,那牧家你准备怎样处理?”尽管牧家让牧箐箐心灰意冷,但真到了这个时候,她的心情也是有些纠结。

    毕竟她身体中流淌的,是牧家的血脉。

    “妈。”叶牧想了想,还是没忍心直接说出口。“这件事,还是等我处理完杨家之后再说吧!”

    话虽这么说,但是叶牧心里早已经决定,绝不让牧家留一个活口。

    当初如果牧家将叶家斩草除根,恐怕叶牧也等不到今天,叶牧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牧箐箐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好吧。”

    她隐隐约约的,也察觉到了叶牧的想法。

    “先不说这个了。”叶牧突然笑了起来,对叶破军说道。“爷爷,明天您过寿,我还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你!”

    一家人顿时被勾起了好奇心,纷纷开始追问起来。不过叶牧却是死活不说,他们也只好作罢。

    “小牧你现在有了本事,爷爷也很期待啊!”叶破军乐的合不拢嘴,这几年他生日过得很凄凉,今年终于是可以扬眉吐气了!

    这一天,全家人的情绪都很高涨,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说说笑笑好不惬意,都静静期待着明天的寿宴。

    叶家的崛起之势,已经不可阻挡。

    ……

    燕京是华夏最重要的城市,这里豪门云集,权利交织,一举一动都影响着整个华夏的局势。

    而作为燕京知名的家族,此时的牧家,也是有些不平静。

    “确定了么?”

    牧家的家主牧洪,此时正半眯着双眼,手里把玩着两颗核桃,靠在椅子上对下面的人问道。

    在下面坐着的,正是牧天生。

    此时牧天生俊秀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西装革履,风度翩翩,让人看到只想感叹一句。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只是他眼中闪过的一丝寒芒,破坏了整体的感觉。

    突然收到了叶牧的最新消息,让他感到了有些威胁。

    “爷爷,已经确定了,最近汉东出现的那个夜君,就是当初叶家的那个小崽子!”

    牧洪手上的瞬间动作一顿,哑然失笑:“没想到啊没想到,箐箐的这个孩子,现在竟然有了此等本事,当初一时心软,真是不该啊!”

    “天生啊,你不要轻举妄动,绮梦的事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过段时间,我就可以安排你们大婚,这才是决定我们牧家未来的大事!”

    “等事情过后,再去将叶家彻底解决,那时候没人可以阻止我们。”

    听到这句话,牧天生心里升起了无比强烈的期待,绮梦这样的美人,若不是有种种限制,他早就想一尝其中的滋味了。

    “我知道的爷爷,叶牧现在也只是后天宗师而已,还不足为惧。”牧天生一派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继续笑道。“而且,我已经听到消息,叶牧那天杀了岛国的柳生风春,柳生风春的父亲乃是一位先天大宗师,已经对叶牧发出了生死涵,相信哪怕不用我们出手,半月之后,也绝对会听到叶牧那个小崽子的死讯!”

    说到这,他心中一阵痛快,当年虽然打压了叶家,将绮梦带到了燕京,但是绮梦却一直想着叶牧,对他的示好无动于衷,如果没有那些人多管闲事,他早就出手让叶牧死的悄无声息了。

    如今不用他自己动手,叶牧就自己作死,正是他想看到的。

    “好,天生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想的很周到。”牧洪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说道。“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静等叶牧的死讯,然后准备你与绮梦的婚事,我们牧家,将会再次开启一场盛世!”

    “呼延老祖即将出山,有了他的支持,整个华夏谁还能阻止我牧家的崛起?”

    “哈哈哈哈哈,痛快!”

    ……

    “师弟,师傅到底在哪啊?这次出去就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吗?”一个陌生的城市,二人走在路上,严宽有些烦躁的问胡雪枫。

    让二人去找他们的师傅,是叶牧吩咐的。

    他额头那道狰狞的伤疤,让路人纷纷躲避,投来异样的目光。

    “看什么看?”

    严宽眼睛一瞪,对路人呵斥道。

    众人吓了一跳,赶紧扭过头,不敢再看他。

    胡雪枫见此眉头一皱,对他说道:“师兄,你这几年怎么变了这么多?”

    严宽嘿嘿一乐,没有回答。

    胡雪枫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师傅这次是悄悄走的,并没有说他去哪里。”

    听他这么说,严宽心中更加不耐,抱怨道:“那这跟大海捞针有什么区别?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师傅?”

    “不管怎样,一定要找到师傅。”胡雪枫坚定道。“如今阁主本领滔天,收服了汉东所有武道势力,手下能人众多,实力绝强。找到师傅之后,就可以知道灵殿的消息,这样才能找到苍青玄,为丁祖师报仇做准备!”

    等灭了牧家,就去找灵殿报仇,这也是叶牧对胡雪枫的承诺。而且苍青玄这种人,叶牧也很不耻,简直死不足惜。

    “丁祖师都死了多少年了,没必要一直想着为他报仇吧?”一听到灵殿,严宽心中有些畏惧,心中打起了退堂鼓。

    “师兄!”胡雪枫停下脚步,呵斥道。“你忘了丁祖师是怎么死的了?这永远是剑阁的耻辱,苍青玄必须死!”

    说完,胡雪枫冷哼一声,不再理他,直接不大离开。

    至今他都忘不了,他师傅对他说过的,丁仲博离开山门时的场景。

    “师傅此去所为何?”徒弟问。

    “平乱寇,济太平。”丁仲博语气铿锵。

    “师傅何时再回?”

    “若回则必是盛世!倘若不回……那便不回了。”

    之后,丁仲博果然一去不回,没有死在敌人手中,而是死在同胞的背叛。

    从知道这件事起,胡雪枫就把苍青玄当成了此生最大的敌人。

    严宽看着越走越远的叶牧,眼神阴翳,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

    第二天,寿宴准时开启,整个青阳村都热闹起来,所有人都向寸头的广场走去,那里是当初叶行之出资所建,也是整个叶氏家族的祠堂所在。

    叶破军和叶容龙都是村里德高望重的人物,二人还是同一天生日,所以每年他们过寿这天,村里都像过节一样,全村人都会聚到一起。

    而叶容龙一家虽然搬离了青阳村,但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回到青阳村,让叶容龙和叶破军一起过寿。

    以前是为了热闹,到了现在,就纯粹是叶容龙那边的人为了炫耀。

    二人过寿,来祝贺的宾客,再加上青阳村民,人数众多,普通的地方面积肯定不够用,所以后来就将地点定在了祠堂前方的广场。

    叶牧一家都换上了新衣服,整装待发,心情大好。

    叶牧脸上也是带着笑容,这一天,他可是期待了很久。

    虽然村里人都惧怕杨家,有些刻意疏远叶牧一家,但是今天,一路上,还是有人和他们打招呼,送上祝福。

    叶牧脸色不变,心中却默默记住了这几张面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