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级巨兽分身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是我睁开眼的方式不对吗?
    “英叔!!”

    宋赫铭再也忍不住,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就要让这位后天宗师直接将叶牧碾成灰烬。

    可是下一刻,他看着楚楚可怜的聂婉蓉,此时正一脸哀求,不由重重的叹了口气,对英叔摆了摆手。

    “唉,算了!”

    毕竟答应了聂婉蓉,那就让这小杂种多活片刻,一会儿再杀他也不迟。

    “人作自有天收!”想到这里,宋赫铭不由的看向叶牧,冷笑道。“你哪怕口气再大,现在却连这城门都没有资格进去,永远都是底层,融不进大人物的圈子,想想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打脸么?而且看你身体羸弱,想来你也是一个连这青铜古鼎都无法撼动的垃圾货色,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劝你一定要看清自己的地位,别有眼不识泰山,口不择言给自己招灾惹祸!”

    莽川等人听到这句话,脸色也很不好看,那句垃圾货色,却是连他们也一起骂了进去。

    “自知之明?这个我还真有。”叶牧撇嘴一笑道。“还有,听说这古鼎是你家的,正好,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今天我不但要进三里店,就是这鼎,我也要了!”

    此话一出,全场顿时沉默了一瞬,继而直接哄笑开来,全场充斥着鄙夷和不屑。

    聂婉蓉李秋雨二人更是捂住了脸,感觉叶牧实在有些丢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小儿无毛,无知无畏啊!”

    莽川身为横练宗师,连让鼎颤动都不可能,你一个黄毛兔崽子竟然说你要了?就算给你,你怎么带走,找卡车来拉么?

    “哈哈哈哈,这真是我听过最搞笑的笑话!”宋赫铭也是笑的一脸畅快,开口对叶牧讽刺道。“这鼎是我宋家祖传古物,来历不凡,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用途,但我知道它不但坚不可摧,而且重量足有三万斤,我爷爷和田家家主合力才将它运到这里。”

    “你既然说想要这古鼎?那么好!”宋赫铭冷笑一声,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对叶牧继续说道。“今天我做主,只要你能将它抗走,我就送给你了,哪怕以后你拿去卖废铁我都不管!”

    “少爷!这鼎可是……”

    英叔觉得有些不妥,在一旁皱眉提醒道。

    “我知道!”宋赫铭伸手打断,轻蔑的看着叶牧说道。“英叔,难道你相信,以他这毫无修为的垃圾,能抗走这古鼎?”

    英叔仔细的打量了叶牧两眼,心里有了数,对宋赫铭笑道:“少爷,您请便!”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不透叶牧的底细,只以为他是个普通人。

    其他人也都是一脸看笑话的表情。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今天还真要试试!”

    叶牧背负双手,眼中饶有兴致。

    这藏酒鼎是叶牧必得之物,如果事实跟他的想法一样,那这鼎,将是他这次来中海的最大收获。

    什么灵种丹药,都根本不值一提!

    “呵呵,好,那我祝你好运,但是我要提醒你,不要搬鼎不成,反而搭上性命!”宋赫铭冷哼一声,根本不认为叶牧有搬动古鼎的本事,也懒得再多费口舌,直接带着聂婉蓉二人向城门内走去。

    只是在进城之前,他非常隐蔽的,回头对莽川使了一个眼色。

    莽川一愣,随即点头表示明白,看向叶牧的眼神满含杀意。

    聂婉蓉也回头看了人群中的叶牧一眼,只是目光很冷,像是陌生人一般。

    叶牧毫不在意,开口笑道:

    “在里面等我,我稍后就到!”

    聂婉蓉眉头一簇。

    李秋雨可不知道什么是客气,恶狠狠的瞪了叶牧一眼。

    “就凭你也想进三里店?这辈子都不可能!做你的梦去吧!”

    叶牧心中微恼,脸上却不动声色,默默目送几人。

    片刻之后,宋赫铭聂婉蓉四人的身形终于彻底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里,进入了三里店中。

    守门的二人自然不会拦,宋赫铭在三里店中都是顶尖的大人物,带两个人进去哪里还用的着什么邀请函。

    而这时,莽川也终于是凶相毕露。

    他浑身肌肉瞬间鼓起,彻底化为一头“人熊”,抬起头恶狠狠的就要向叶牧的位置冲去。

    宋赫铭的意思他明白,那就是让他解决叶牧。

    正合他意!

    守门的两位老人都是心思通透之人,见聂婉蓉等人进了三里店,他们就知道,叶牧这个年轻人,活到头了!

    可是下一秒,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

    只见原本安安静静站在那里的叶牧,突然背负双手一步迈出,整个人完全消失,瞬间出现在了古鼎近前。

    缩地成寸!

    这是叶牧如今能够驾驭,并且最实用的神通。

    场中众人目瞪口呆,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莽川本来就大大咧咧,也没往深处想,两道凶眉一横,对叶牧开口骂道:“小崽子,不管你会玩什么魔术,今天你也免不了一!”

    有他带头,后面的林海等人也跟着一起叫嚣。

    “小崽子,刚才你不是挺能的吗?现在你给莽大师磕头道歉,兴许还能留个全尸!”

    “跪下!”

    “跪下!”

    他们脸上的表情,完美的诠释了嚣张跋扈这个成语。

    而叶牧此时脸色却没有一丝起伏,仿佛他们不存在一般。有正事要办,他才懒得理会这帮不停呱噪的废物。

    “果然是藏酒鼎,而且还是未开封的,真是不虚此行!”

    仔细的打量了古鼎一番,叶牧满意的点点头,眼底有掩饰不住的惊喜。叶牧不再犹豫,直接抬起右脚,在鼎底部看似轻飘飘的一踢。

    下一瞬,整尊青铜古鼎猛然发出了一声嗡鸣,震动不停,如同被炸药掀飞般,直接脱离地面,瞬间升入了半空之中。

    “还真挺重!”

    叶牧嘀咕一声,伸出右手,三米高的青铜鼎就被他稳稳的托在掌心之中。

    举重若轻,仿佛这鼎是塑料制作的一般。

    “呃呃呃……”

    而看到这一幕,刚刚还在叫嚣的众人包括守门的两名老者在内,此时都像被卡住了脖子的公鸡一样,喉咙里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这他妈是什么情况?

    说好的三万斤呢?

    莽川身为横练宗师,拳打脚踢都无法撼动分豪的古鼎,此时竟然被他单手托起来了?

    鼎被调包了,还是有人跟我扯犊子呢?

    “一定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对!”

    林海使劲的揉了揉眼睛。

    ——

    困的我吊儿郎当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