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级巨兽分身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各方反应
    书生吓得摔在地上,咋咋呼呼的一叫:“有鬼啊。”

    书生心里一凉,没想到刚搬到一个新庙就遇上女鬼。

    那女鬼逼上前来,书生向后爬去,直至退无可退,贴上墙壁。

    女鬼慢慢贴近,书生吓得闭上眼,汗水直流,内衣完全浸湿。

    书生此时心中想起了佛祖,想起了还等待自己的娘子,正觉得自己死局已定时,耳边却突然传来一阵笑声。

    书生睁开眼,眼见那女鬼正掩嘴偷笑。

    书生感觉有些丢脸,恼了:你这女鬼,要杀就杀,大丈夫能杀不能辱,你取笑别人作甚?

    女鬼收起笑容,一脸羞愧,点了点头。

    女鬼于是又欺上前,面露凶状,书生吓得仓惶大叫:不要杀我。

    女鬼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真可爱。”

    这下书生却是不敢废话了,心里嘀咕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书生故作镇定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女鬼轻抚头发,搔首弄姿道:长夜漫漫,我好生寂寞,我们来欢好一番吧。

    书生呆住了,好半响才回过神来:不行。

    书生此后又坚定的重复了一遍:绝对不行,此事万万不可。

    女鬼:为什么?

    书生:“我可有娘子了,我还要回去照顾她的。”

    “那又何妨,难道她长得比我漂亮不成?”

    此刻的书生脑海中思绪万千,他想起了诸多秀才高中后抛妻弃子再不还乡的故事,他连忙摇了摇头,自己可不要成为那样的人。

    “反正不行。”

    女鬼娇笑一声:可是我看上你了,怎么办?

    书生这时嘴一撇道:你这谎言太拙劣了,你无非是想吸取我的阳气。

    女鬼面露獠牙,道:若是我用强怎么办?

    书生一骇,信掉了出来。

    书生正要捡,信飘了起来,飞到了女鬼手上。

    女鬼打开信看了看,说道:哟,这就是你娘子给你写的信?

    书生着急了:“你还我。”

    书生恼了,连忙将信抢回。

    书生有些生气也有些害怕,他背对女鬼开始看书。慢慢的,他的心境竟然渐渐变得平和了起来,不再觉得害怕。女鬼许是寂寞久了,对书生似乎也没加害之心,一心只想逗趣着书生,她变换各种性感服饰在书生面前晃来晃去,书生看书。她试着找书生聊天,书生看书。

    女鬼终于气馁,瘫睡在书生的床上,不再动弹。

    这时候,书生忽然掉过头来和女鬼说道:你们女鬼是不是神通广大,能探知很多东西?

    女鬼见书生终于和自己说话,高兴的连忙道,是啊。

    书生贼贼的笑了笑: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些和我娘子有关的东西。

    女鬼的眼珠子转了转,鬼灵精怪的说道:你陪我睡觉我就告诉你。

    书生翻了个白眼,继续看书,不再说话。

    终于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书生醒来的时候,女鬼已经不见了,书生估摸着鬼白天应当是不能出来的。

    书生照例去卖字,末了,他又买了一些京城特产。

    他又去找了找其它的破庙,没有找到,再加上那女鬼似乎没有害他的心思,他就又住了回去。

    晚上,他决定回一封信给他娘子,想第二天连同特产委托李然一同邮寄回去。

    娘子亲启

    娘子画工着实了得,活物跃然纸上,那小鸡也确实和为夫有几分相似,也好,正好得以让娘子睹物思人。

    得了娘子的支持,为夫才终于放下心来。

    为夫向来崇尚劳逸结合,另,为夫,近来在集市上卖字,生意红火,吃穿倒是不愁,所以娘子还请不用为我担心。

    为夫前几日听闻这京城有一特产,香甜可口,故买了让娘子尝尝鲜,如若娘子喜欢,为夫日后定期寄一些回来。

    另,京城这几日酷热无比,不知家乡是否一样炎热,如若是,娘子还请做好避暑工作,不要中暑;家里的烛台也早破旧,蜡烛容易滑落,该更换,以免娘子晚上工作疲累时不慎引发意外;娘子去年心心慕慕的衣服,首饰,也可买之——

    娘子过去受苦了,现不要为我考试而省钱,为夫银两足够。

    爱你的夫酱。

    之后,书生又工工整整的用书法在另一张宣纸上写了几个大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连带一点碎银,也一并塞入了信封里。

    书生写完信,环视四周,发现女鬼并未出现,才松下一口气。

    “怎么了,在找我?”

    熟悉的声音又出现,书生下意识一抖,信差点掉到地上,随后又连忙护住信。

    书生往声源望去,那女鬼正穿着裙子在书生正上方的房梁上悬腿而坐,书生的视线角度正好探入那裙内无尽幽深的诱惑之中。

    尽管书生并未看到什么,他仍觉得面红舌燥,连忙转开视线。

    那女鬼看书生这般模样,娇笑了起来,随后问道:怎么样,今天有改变主意了吗?要和我欢好了吗?

    书生这时才缓过神来,决定充耳不闻,继续看书。

    书生将书翻开,女鬼又环绕到他身边,娇声道:你就不能看我一眼吗?你娘子有那么好吗?再说了,这里又没其他人,你干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的哦。

    女鬼末了又补充道:我保证不会吸你的阳气。

    书生开始大声朗诵,来正其心智:类君子之有道,入暗室而不欺。

    那女鬼见书生这模样,也开始慢慢悠悠念道:夫为乐,为乐当及时。

    书生听后反倒突然又对女鬼有些好奇了起来。

    “你这女鬼,怎么也读过书?”

    那女鬼又飘到房梁上坐着,说道:“怎么,这有什么奇怪的?”

    书生又说道:你既然读过书,应该知道,做出这么轻佻的行为,实乃背礼,更何况,我还是有妇之夫,你这行为,更是背德。

    那女鬼笑了一声:我才不管什么背德不背德,背礼不背礼,我现在只在乎我做事有没有背己,有没有遵循自己的心意,所以相比于那些凡规教条,我更想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书生一时哑口无言,书上可没写过这么一句话,可他又隐隐觉得这句话似乎有些道理。

    那女鬼看书生一副沉思模样,又凑上前说道:怎么样,是不是喜欢上我了?那不如就从了我吧?不要再回去了。

    书生脸一红,说道:那你可想多了。

    书生又翻起书来看着:不过你这歪门邪说也却是有一定的道理。

    那女鬼倒也不气馁,继续和书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书生一边看书,两人一边慢慢聊着,竟又聊到天边鱼肚白。

    女鬼说:我得走了,我白天不能出来。

    书生摆摆手,也实在控制不住睡意,终于浓浓睡去。

    书生一直睡到日上三杆才醒来。

    书生将信联同特产,再夹了一点碎银,一同邮寄了回去,之后继续卖字。

    每天晚上,书生看书不久,女鬼总会出现,和书生聊天,并试图睡服书生。

    书生不为所动,不过对于女鬼的印象倒是慢慢改观了。

    如此反复,日子慢慢过去,破庙旁的几株野桃树上的花也开了。

    书生读书之余,看着外面的桃花,迫切的等待着娘子的回信。

    他常去询问邮差,可每次得到的却总是没有回信的回答。

    直到发出上一封信的差不多一个月后,书生才收到了娘子的回信。

    书生兴冲冲的将信带回去,当夜,他将信打开。

    夫君亲启

    特产已收到,果真是香甜可口,妾身很喜欢。

    得知夫君衣食无忧,妾身才放下心来;至于其它,妾身会注意的。

    近日忙,回信稍慢,还望夫君见谅。

    娘子。

    看完信,书生皱了皱眉。信有点短。

    现在又不是换季时节,百姓不需要添置衣物,娘子怎么突然忙了起来?

    更何况,写封信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吧?

    这个理由有些敷衍,书生想。

    看完后,书生一直在思索,书生提笔,写回信:

    娘子亲启

    收到娘子来信为夫非常开心,上次的特产,听闻娘子喜欢,为夫也仿若心头甘甜可口。

    娘子每日忙,实在是让为夫心疼却又忧伤,心疼的是娘子辛苦,所以还请娘子好生照顾身体。忧的是娘子来信变慢了。

    因为为夫每日苦读之余,唯一期盼的便是娘子的来信,才得以一扫每日寂寥。

    所以为夫还是希望娘子在辛劳之余,能多来几封信的好。

    近日夫君居处附近的桃花开了,芬芳艳丽,为夫每次赏花时总在想,若是娘子能在身旁就好了,但天各一方,这在目前注定是空想,为夫只能以此激励自己,来年高中,再携娘子共赏桃花。

    爱你的夫酱

    深夜,书生正强忍瞌睡看着书,他正读道: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恍惚间,他彷如真的看到书中走出一个美人来。

    他揉了揉眼,再看去,确实是有一个美人从书中慢慢钻出来。

    书生仔细一看,这人的长相——这分明就是那个女鬼。

    女鬼俏皮道:颜如玉来啦,公子有何吩咐?

    书生又好气又好笑。

    书生道:那就请你回去吧。

    女鬼撇了撇嘴:概不退货。

    书生觉得好笑,暗笑一声,继续看书。

    女鬼也搬来一个破椅子,就坐在书生对面,用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书生。

    女鬼双眼越看越亮,仿若闪着光,书生被这炽热的眼光看得有些不自在,但仍强作镇定。

    “对面的书生看过来~”

    书生的耳旁传来了歌声,书生装作没听到。

    “你对面的鲜花在等你采~”

    书生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书生摇了摇头,说道:

    “你到底为什么喜欢我啊?”

    女鬼沉思了一会,之后嬉笑着答道:“女鬼自古以来就爱书生呀。”

    书生有些被这个逻辑打败了,又问道:

    “那你也应该找个厉害的书生啊,我感觉我好像不够优秀啊?”

    “对啊,你确实不优秀啊。”

    对?书生有些错愕,他本来还以为能套几句被夸的话出来。

    女鬼又补充道:“但是鲜花爱牛粪啊。”

    书生白了女鬼一眼,虽然被损了,但是白天的悲伤情绪倒是被缓解了一些。

    书生转头继续看书,孜孜不倦。

    “功名就这么重要吗?”女鬼问道。

    书生思绪被打断,他回想起,上次自己刚在家和妻子就着咸菜啃完馒头。之后去乡里的一个举人家里借书的时候,看到举人和他夫人大鱼大肉,一旁还有侍女按摩的时候的触动。当时他就想,自己以后也一定要让妻子过上这样的生活。

    “你不懂。”书生说。

    书生继续看书,女鬼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两人有一遭没一遭的聊着,又是一夜过去。

    第二日,书生连同特产和些许银钱委托邮差一同寄回给娘子。

    女鬼和书生的关系越来越融洽。

    女鬼在书生眼中似乎也变得可爱了一些。

    女鬼的目标仍然是睡了书生,可书生仍矢志不移。

    日子一天天过去,直到那天书生接到了又一封信。

    这次这封信来的倒是比较快,书生深夜才开启它,看的时候女鬼就飘在他身旁。

    夫君亲启。

    是妾身思虑不周,让夫君受思念之苦了。

    妾身以后也定当尽快回信。

    我也相信夫君会高中,到时候与妾身共赏桃花。

    爱你的娘子。

    仍然很短。

    信的第一句话让书生有些不舒服。

    让他受思念之苦?难道她不是一样吗?

    书生看完信,陷入了困扰,

    书生开始思考该怎么写回信。

    他写了几句,又划掉。

    如此反复。

    书生仍在思索,时间慢慢过去,他有点烦。

    这时候女鬼咬了咬牙,半认真的说道:

    “还写什么回信,兴许,她喜欢上别人了呢?”

    “不可能。”

    书生的面色变差,女鬼看了眼书生,继续试探性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你想啊,比如什么白衣大侠经过救了他啊?然后她芳心暗许之类的呢?你上次不是问我能否探知到你娘子吗?如果我告诉你我探知到的就是这些呢?”

    书生的脸色一变。

    “我看呀,你还是别管她了。”

    书生的面色变得更加阴冷,女鬼继续说道:

    “从了我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