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超级巨兽分身 > 第二百六十三章 纷纷落败
    书生终于发作,脸色涨红,仿佛要把所有的不快发泄到女鬼身上:

    “我看你也读过不少的书,大多时候也算是通情达理,但怎会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知廉耻?”

    书生的语气继续咄咄逼人。

    “我娘子她知书达理,与我相处极为融洽有共鸣,她聪敏可爱又惹人喜爱,在我眼中恍若那天上那浩瀚的星辰一般;她贤良淑德做事也落落大方,这几年也任劳任怨,一心只为供我赶考;即使我屡战屡败,她也从没嫌弃过我,她在我眼中如此的明亮可人,所以她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所以我也只会喜欢我娘子,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你。”

    书生停顿了一下,开始一字一句的说话。

    “你—听—懂—了—吗?”

    女鬼望着书生,眼睛慢慢的红了,眼中充满了泪水。

    书生忽然觉得自己的话似乎说重了,但是他觉得这样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为了避免让自己心软,他扭过头去,道:你走吧,难道还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过了许久,书生回过头,女鬼消失不见了,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书生叹了口气,回到书桌边准备继续看书。

    书生突然愣住了,他发现书桌上原本空白的宣纸上突然出现了几个大字:

    我爱你。

    接下来的几天里,书生在夜里再未见过女鬼的身影。

    书生长吁了一口气,可不知怎的。没有女鬼聊天的夜里,他又觉得有些寂寥。

    怅然若失。

    长安城果然还是不太平。

    书生也毕竟是书生,没有防范意识。

    书生的生意好,自然迟早是要被有心之人盯上。

    书生又一次卖字归来的时候,意外就发生了:有几个匪徒紧跟在他的身后。

    在书生将当日银钱连同往日积蓄存到一起的时候,那几个匪徒跳了出来。

    “哟,小子,”

    那贼人抡起大棒,就要锤来。

    另一贼人也持刀前刺,阳光透过残瓦,通过刀身尽数反射到书生的眼中,书生被光刺的闭上了眼。

    书生心觉自己命不久矣,耳边却突然传来贼人的惨叫。

    书生睁开眼,正看到贼人向后仰天飞去,再一看,其他贼人也都是面带惊慌,书生转头一看,才发现是女鬼出来了。

    书生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忙躲到她身后。

    书生突然发现女鬼身子正在轻微的抖动,再仔细一看,她身上正在轻微的冒烟。

    书生这才想到,女鬼白天是不能出来的,否则会对身体造成巨大的损伤。

    书生有些心惊,想来,女鬼应该是在故作声势。

    那几个贼人开始逃跑。

    那贼人头子走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了地上的匕首。

    刀上反射的阳光转了转向,照射到了女鬼的身上。

    女鬼身上发出滋的一声,身子一抖,险些摔落到地上。

    那贼人头子见状,恍然大悟,顿住了脚步。

    女鬼强撑身子站在书生面前:怎么,你们还不跑?是要我杀了你们不成?

    那贼人头子却突然戏谑的笑了:那我倒是希望你能杀掉我。

    他拿起刀,怡然自得的转动了起来,光芒回转闪烁间,女鬼被灼的不停的颤抖冒烟,藏在其后书生甚至能感觉到从女鬼身上传来一阵阵的热浪。

    贼人向同伙示意,让他们向书生发起攻击,自己来应付女鬼。

    另几人这才反应了过来,提着把刀就向书生攻了过来,书生忙仓促逃窜,却不由得的有些腿软,没跑几步就摔在了地上。

    另一侧,女鬼被光照着奄奄一息,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书生被追捕。

    歹徒向书生腹部刺去,书生一偏身子,匕首只划中了肩膀,这时另一把匕首又刺来,划伤了书生的背部,这时,又一把匕首又向书生的腹部刺了过来。

    女鬼仍在受制,全身发出滋滋的声响,动弹不得,只是此刻,女鬼却突然双眼圆睁,发出一声凌厉的惨叫,身上一下冒出大量的白烟。

    她像是燃烧了生机一般,获得了巨大的能量,随后一下冲了出去。

    她再不像书生平时所见的那般温顺无害,她最先夺走的是那把正刺向书生腹部的匕首,那把匕首被反向刺入了那贼人的腹部,贼人头子楞了,他又用匕首反射阳光到女鬼身上,只是,这次却不能控制住女鬼,另几个歹徒见状吓得手抖了起来,女鬼盯着他们,语气凌厉:

    “谁准你们碰他了?”

    他们的匕首被夺,然后也带着他们走向了黄泉路。

    最后,女鬼转向了那个贼人头子,原先还叫嚣着让女鬼来杀掉他的贼人头子,此刻却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女鬼饶命,大侠饶命。”

    女鬼面色阴冷。

    “你既寻死,那我便如你所愿。”

    最后一把匕首,也准确的刺入了贼人头子的眉心。

    所有的歹徒都毙命,女鬼强大的气场霎时间荡然无存,奄奄一息摔落在地上。

    女鬼姣好的面容再也无法维持,在此刻变回了她自己生前临死时的模样,满脸都是烧伤后的痂痕,看起来着实可怖。

    可书生却毫不在意,甚至于,在他心里,此刻的女鬼,比之前的模样要好看的多。

    书生抱着怀中的女鬼,面色悲戚。

    “那天说的话,对不起。”

    女鬼笑了笑,摇了摇头,突然又面色一紧。

    书生着急的问道:“你身上是不是很痛?”

    女鬼原本惨白的脸色在此刻变得更加的苍白,她握住书生的手。

    “我不痛啊。”

    书生的手抖了抖。

    “这有什么好痛的,生老病死,人生常事,我早已体验过一次了。”

    书生的眼眶湿了。

    “你这谎言太拙劣了,太拙劣了。”

    书生的眼泪流了下来。

    “你若不痛,为何浑身抖动不止。”

    女鬼强挤出一丝笑容。

    “我这次真的没骗你,我身上确实不觉得痛,我痛的是——”

    女鬼的身影正随着她的话渐渐消散,逐渐化为雾气,书生的眼泪流了出来。

    “今后怕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女鬼的身子终是化成了一团如这句话一般虚无缥缈的雾气,随风飘去。

    书生嚎啕大哭,哭了许久,复又止住。

    书生的心中出现了一杆秤,左边是女鬼,右边是妻子,这杆秤犹如汪洋大船摇摆不定。

    书生沉默不言,坐了良久,到天黑,复又天明。

    “来生予你。”

    书生说。

    秋往春来。

    书生与妻子继续保持通信,书生也仍会按时邮寄一些东西回去。

    妻子自从那次被书生指责后写信也再没那样过,之前的异状仿佛书生的错觉。

    一切都回归现状,似乎一切都从没发生过,又似乎一切都发生过,就像此时蔚蓝天空上那一丝半缕薄云,难寻踪迹。

    书生正捧着几卷诗书站在大街中间。

    这是书生刚从名家大贤那里借来的名迹,书生觉得自己看了它对于科举肯定有大大的裨益,他早已对此梦寐以求了好久。

    书生谨慎的看了看大街左右,仿佛觉得会有人来抢了他的似的,将它夹在自己的衣服内层。

    旁边卖猪肉的大叔见状骂骂咧咧道:“神经病。”

    书生不以为意,见四下无人后,才开始将书逃出来边走边读。

    书生看的很认真,等他再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走错道了,迷路了,他走到了胡同堆里。

    书生在胡同里乱转,盲目的在里面转了几圈,还是没找到出口,但是他却看到了另一个人,是邮差李然,他正侧对着自己坐在一个桌子前。

    书生缓缓靠近,正要打招呼,却被眼前所看到的画面愣住了。

    邮差正一边吃着自己给妻子准备的小吃食,一边在模仿书生娘子的笔迹写着信:

    “你在干什么?”

    邮差被吓了一大跳,抬起头来,看到书生才明白了。

    邮差求饶道:“饶命。”

    书生怒不可遏:

    “你还敢说饶命?”

    书生停顿了一下。

    “怪不得我从去年底开始就觉得信有些反常,原来一直都是你在写信,你居然为了这些吃食做出如此苟且之事,你真是枉为读书人。”

    邮差试图辩解道:

    “这事可不能全怪我,不是我不想送,她可早就因为家中出现意外而死了。你想,人在这种死无对证的情况下,哪有不贪的?再加上我家最近的情况你也不是我不知道,我母亲她——”

    邮差还在嘟囔着,可书生已经听不见了。

    书生的身子一抖,夹住的书松了,掉在了地上的水坑里,书生一脚从书上踏过,揪住邮差的衣领,面红目赤的道:

    “她——她死了?你——你可不要胡说,大不了,大不了这些东西我不找你算账就是——”

    “我真没骗你,我那日去送信亲眼所见她的尸体,所以——所以我才这么做的。“

    “我不信,你肯定是为了逃脱责任才在撒谎。”

    邮差又重复了一遍:“我真的没骗你。”

    书生这下才如遭雷击,他原本宏大的气势突然颓了,他如同一滩软泥一般瘫倒在地上,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他爬起身,眼神涣散的问道:

    “她怎么死的?”

    “被火烧死的。”

    这就是书生的故事。

    一个故事终结,另一个故事接上,这个故事,则更加怪异。

    “哈哈,群里有人发红包了!”

    大年三十的早上,我刚醒过来打开手机,就看到了群里已经热火朝天地抢起了红包。

    “等一下!”

    我刚准备点开红包。

    手机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先别拆我!”

    我定睛一看,红包竟然开口说话了。

    “再不拆就被别人抢走了!”

    我的手指又放了上去。

    “别别别!”红包的脸色变得更红了,“这个红包的个数和群里的人数一样,都是十个,不会被别人抢完的。”

    “哼,为啥不让我拆你。”

    “因为我们只要被拆开,就死掉了。”

    “哦?”

    “现实中的红包还稍微好些,人们不好意思当面拆开,一般都要等回去了才偷偷拆。”

    “所以他们比你们活的要久?”

    “嗯,但也没有很久,被拆完的红包就直接被扔到垃圾桶了,有时候还会被其他人再捡起来,打开一看空空如也,便直接把他们撕个稀巴烂。我们还好可以留个全尸。”

    “你们一般能活多久?”

    “我们从发红包人的手里发出去,还没一会儿,就全被抢完了,现在人们的手速越来越快,恨不得红包刚发下来就被抢走,还有人做了秒抢红包的软件,我们红包一族的寿命越来越短。”

    “可是红包发出来不就是要打开吗。”

    “不不不,其实我们红包一族原本是用来保护大家的,传说在古时候有一种身黑手白的小妖,名字叫“祟“,每年的年三十夜里出来害人,它用手在熟睡的孩子头上摸三下,孩子吓得哭起来,然后就发烧,讲呓语,生病,几天后热退病去,聪明机灵的孩子却变成了痴呆疯癫的傻子。我们的老祖宗当时肚子里包着八枚铜钱,放在孩子的枕头底下,就能够镇住这个妖怪。再后来就演化成了发红包讨吉利,只是大家越来越注重红包里有多少钱,却忘了我们红包本身的意义。我们也想多活一会儿,和大家一起分享这份幸福啊。”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谢谢你听我说这么多,我会报答你的,现在你可以打开我了”

    “嗯嗯,那我拆了啊,新年快乐小红包~”

    “新年快乐~”

    等它说完,我就打开了这个红包,然后惊奇地发现,前面的九个人都只抢到了一分钱,而红包里所有剩下的钱,都归了我。

    你们一般能活多久?”

    “我们从发红包人的手里发出去,还没一会儿,就全被抢完了,现在人们的手速越来越快,恨不得红包刚发下来就被抢走,还有人做了秒抢红包的软件,我们红包一族的寿命越来越短。”

    “可是红包发出来不就是要打开吗。”

    “不不不,其实我们红包一族原本是用来保护大家的,传说在古时候有一种身黑手白的小妖,名字叫“祟“,每年的年三十夜里出来害人,它用手在熟睡的孩子头上摸三下,痴呆疯癫的傻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