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真超级兵王 > 第184章 这是我炼制剩下的!
    “好了!”

    苏晨淡淡开口,“都给我吃自己的早餐,谁也不准再开口。”

    “哦,大叔你好凶。”

    唐果果撇了撇嘴,坐了回去。

    宁倾城也是坐了回去。

    本来气氛古怪的早餐桌上,终于恢复了原样。

    等到吃完早饭,苏晨开口说道:“今天我有点事,你们各自去忙,要回去的今天就回去。”

    “苏晨哥哥,我决定住下来了,这里真的很不错,你不介意吧。”

    宁倾城笑着,还眨了眨眼,目中满是让人不能拒绝的哀求模样。

    苏晨眉头一跳,这要是住进来,都可以预见后果了。

    唐果果当即说道:“大叔,这个别墅不能再住人了哎。”

    “不要紧,我可以睡我昨天晚上那个房间。”

    两个女人一大一小又是互相看着对方。

    “再吵,你们都给我回去。”

    此话一出,两个女人都安静了下来,然后互相看着对方,冷哼了一声,纷纷起身离开。

    餐桌上只剩下苏晨和秦冰儿。

    “啧啧,臭男人,知道桃花劫的厉害了吧,让你还拈花惹草。”

    秦冰儿坐在那里怀抱着手,冷哼说道。

    “等下我给你治疗下伤势,然后服用下这个。”

    苏晨没接话,而是将一个瓷瓶拿了出来。

    “那是什么?”

    “灵液。”

    苏晨开口,“就是我上次和你说过的东西,等下治疗后,再服用这个,看下能不能更快好起来。”

    秦冰儿点了点头,眼中也是有过一丝诧异,之前苏晨和她提过灵液的作用,没想到还真拿出来了。

    而接下来,苏晨又是给秦冰儿治疗了一下,随后给她滴了一滴灵液。

    “吞服下!”

    秦冰儿照办,虽然她现在喜欢在言语上打击苏晨,但心里确实十分信赖苏晨,也相信苏晨不会害她。

    而随着灵液的进入,秦冰儿的脸上顿时就是有着一股惊讶之色,她只感觉到浓郁的能量从其中散发,并且主动随着筋脉运行,化作浓郁的真气,进入自己的身体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

    秦冰儿惊到了,这个灵液,效果怎么会如此之强?

    而且下一刻,她更是感受到自己本来受伤的地方,更是有了如酥麻温热的感觉,很痒,这代表着正在修复受伤的筋脉。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秦冰儿总算是睁开了眼睛,她眼中满是惊诧地看着苏晨。

    “感受如何?”

    “非常好,伤势好了大半,再来几次基本快要痊愈了。”

    苏晨点点头:“这种灵液效果很惊人,大量的药材也只能够提取出一滴,还记得上次你和我说的那个地方吗?”

    “记得。”

    “要是你能够找到的话,恐怕会有灵气更充足的药材,就算是灵石,也能帮助你治疗。”

    秦冰儿点点头:“最近我会将全部精力集中在这件事上。”

    “嗯。”

    而宁倾城和唐果果两女也是走了过来。

    “大叔,今天你要去学校嘛?今天晚上可是会有晚会哎。”

    “我还有点事,晚上会过去参加晚会。”

    让宁倾城她们各自去忙,该干嘛干嘛,苏晨也好清静清静。

    等到她们离开之后,苏晨想了想,又是拿出了一件玉佩,递给了秦冰儿。

    “这个是我炼制出来的法器,你拿着防身。”

    秦冰儿美眸里有着不可置信,接过玉佩。

    “法器,你自己炼的?”

    “嗯,有这枚玉佩,可以起到保护的作用。”

    秦冰儿看着苏晨,美眸里还有着一股不可思议。

    “那你就将它给我了?臭男人,看不出来你对我还这么好啊?”

    “你别多想,这是我炼制剩下的,好的我早就送人或自己用了。”

    秦冰儿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苏晨果然是极品,本来前一句话让自己内心暖洋洋的,结果后一句话就连自己杀人的心都有了。

    “好了,我先出去了,那个你说过的可能长有天材地宝的灵地,能查就查。”

    “我知道了。”

    秦冰儿“咬牙切齿”。

    看着苏晨离开,秦冰儿哼了一声,但陡然之间想起了什么,不由大声喊道:“臭男人,你还没告诉我这东西怎么用呢?”

    “戴起来就可以。”

    苏晨的声音远远传来。

    这么简单?

    秦冰儿看着手里的玉佩一呆。

    ……

    而苏晨在离开别墅之后,又是去了一趟吴家。

    自从苏晨为吴海治疗之后,吴海整个人也是精神了不少,尤其是在功法的运行路线被苏晨指点修正过后,身体也是逐渐硬朗恢复,整个人的实力也是在稳定攀升之中。

    今日苏晨又给吴海治疗了一番,然后给其服用了一滴灵液。

    灵液也拥有一定帮助修复伤势的作用,吴海也是颇为惊喜,对苏晨也是愈发敬重。

    之前苏晨发生的一些事情,他也是知道,对于苏晨的身手和学识,更是感觉到深不可测。

    尤其是苏晨炼制出来的玉佩法器,的的确确是真法器,他现在也都贴身戴着。

    在吴家呆了半天,再出来后,也算是快傍晚了。

    随后。苏晨又是准备前往学校,今天晚上就是整个学校的新生晚会,他答应了秋双,自然要早早过去。

    没有让吴海送,苏晨直接上了自己的车辆,然后朝着南海大学开去。

    一般而言,苏晨并不怎么喜欢开车,这辆南海市大佬送的车,开的次数也比较少。

    车在马路上行驶,苏晨脸色平静,从吴家所在,到南海大学,较快的是要穿过一条被打通的山路。

    而此刻,苏晨的车已经是开到了隧道入口处。

    在隧道上方的山上,却是盘坐着一个黑袍猎猎作响的男子。

    他看着下方的车辆进入隧道,顿时就是眼中寒芒一闪。

    来了!

    没有任何犹豫,黑袍男子直接袖袍一甩,从其袖袍之中,一只不过蚊子般大小的蛊虫,朝着下方飞去。

    “越家要求,真是麻烦,若是只要杀人,轻而易举,但却要求不能看出他杀痕迹。”

    黑袍人心中嘀咕了一下,而后双手掐诀,心神控制起那只蛊虫起来。

    他本是西南巫门一员,后来为提升自己修为,采用禁忌手段修炼自己的功法,其中有一样就是用鲜活的处子来修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