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诸界末日在线 > 第一百零四章 饭
    “所有觉醒已完成,剩余魂力:530/20。”

    做完这一切,顾青山就像做了一件事,埋下头去,继续吃着灵食。

    半个钟头过去。

    满满一大桶灵食全部被他一个人吃完。

    顾青山看着空空如也的大木桶,有些想不通。

    我什么时候变成饭桶了?

    他先是惊讶,后来仔细想想,才明白过来。

    正常修士,肯定吃不了这么多。

    一定是秦楼在食材上用了什么功夫。

    能让一个人不知不觉吃完满满一桶灵食,还不会被撑着,这也是本事。

    顾青山倒是有些佩服对方了。

    “三师弟。”

    白鹅站在大殿门口,朝他挥舞翅膀。

    “可以出来了,活动活动,适应一下境界。”

    “好的。”

    顾青山欣然答道。

    他走出去,只见秀秀坐在宫墙下,手中捧着一个海碗,正一把一把的吃着零嘴。

    宫殿门口的空地上,秦楼拿着一柄长刀,舞得虎虎生风。

    “原来二师兄是刀客。”顾青山道。

    秦楼脸上一红,只做没听见。

    白鹅却抓住机会,悄声道:“他以前倒是喜欢佩剑,上次岁试之时,碰见宁月婵,居然色胆包的去勾搭人家。”

    白鹅哼了一声。

    顾青山蓦然想公孙智曾过的话。

    “……那些剑修贴上来,眼巴巴的献殷情,又忍不住想动手动脚,活该被打。”

    “她总是打到对方跪地求饶,就会罢手。”

    ……顾青山完全可以想象那个场景。

    顾青山望向白鹅,发现白鹅也看着他。

    一人一鹅对视一眼,眼神中均饱含深意。

    “那么……师尊不为二师兄出头?”顾青山问道

    “师尊送了宁月婵几株珍稀灵药,还了一声多谢。”白鹅道。

    啧!

    顾青山砸砸嘴,也认真想了想。

    ——好像自己也站在宁月婵那边。

    “来,师弟,”秦楼挥了挥长刀,“今日师兄给你喂招,帮助你巩固境界。”

    他本就长的帅气,话间,一柄长刀瞬间舞出七朵刀花,惹的秀秀都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多谢师兄。”顾青山犹疑着,又问:“请问师兄是什么境界。”

    白鹅插嘴道:“他和宁月婵是同一批入道的,现在才筑基中期。”

    宁月婵是元婴大圆满境界。

    秦楼瞪了白鹅一眼,道:“宁月婵是妖孽,我这才算正常。”

    “正常个屁,打坐半刻钟就睡着,练刀一刻钟就喊累,修行半日就要去休息吃东西,你这还叫修士?”白鹅愤怒道。

    “我——我是在参悟六艺。”秦楼招架不住,头一转,朝顾青山道:“师弟,来,走两招。”

    “好。”顾青山欣然抽出地剑。

    秦楼持刀摆了个守势,侧身而立道:“你是师弟,你先攻。”

    “那我来了。”顾青山手持长剑,往前攻去。

    第一剑很平常,速度也不快,是个修士就能招架住。

    这是门派内切磋过招,应有的礼仪。

    在门派之内,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要是一招就把师兄弟收拾掉,那师兄弟的脸面还要不要了,大家以后又该如何相处?

    “来的好。”秦楼看了一眼,点点头,也迎了一刀。

    刀剑相交。

    轰!

    “啊啊啊啊!”

    空中留下秦楼的嚎叫声。

    他被一剑扫出去,飞过高高的宫殿围墙,往空深远处飞去,最后化作一个黑点,消失不见。

    顾青山怔住。

    他慌忙望向白鹅,解释道:“我没用力啊,连灵力都没用。”

    白鹅突然大笑起来,扇着翅膀道:“是他太菜,另外随着你境界的提高,地剑解封了一部分力量,不怪你。”

    白鹅道:“恩,你二师兄是嗑药升起来的,刀术么……今好像是决心练刀以来,第五次提刀?”

    顾青山满头黑线。

    这也叫筑基境?

    楼师兄你修行都是怎么修上来的?能不能像学六艺一样,花点心思啊?

    一刻钟后。

    秦楼鼻青脸肿、满脸怨念的坐在一旁。

    顾青山握着地剑,一招一式慢慢舞着。

    “原来突破之后,我可以用地剑六千斤重击之力了。”他口中喃喃道。

    白鹅站在一旁,道:“你要学会用灵力和地剑沟通,让剑知道你的想法,感受你的情绪。”

    “恩。”

    顾青山应了一声,挥舞着地剑,继续练着剑招。

    他每舞动一次长剑,记忆中的用剑记忆,就觉醒一点。

    他的剑舞的越快,剑道上的感悟和认知也越来越快的被记起。

    这一刻,顾青山正以飞快的速度变强。

    犹记得前世,他练剑七年,练的如疯似魔,到最后心中唯有一剑。

    有一,他在前线作战,忽然看见三圣之一的悲仰大师与妖圣斗法。

    任凭妖魔如何手段百出,悲仰大师只是一招迎敌。

    顾青山看着看着,忽然顿悟了剑招的虚实有无。

    所有的剑诀,到最后了,不过都是招式和力度的变化,

    他领悟了属于自己的真正剑意。

    从此,顾青山才渐渐出类拔萃,一步步攀上高峰,成就剑仙之位。

    这一世,伴随着剑诀的苏醒,顾青山的进境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

    白鹅看着看着,忽然眯起了眼睛。

    它轻声喃喃道:“剑术进步很快,有点像秦楼在六艺上的分,看来还真是个生用剑的料子。”

    到了下午时分,秦楼终于忍不住,又跳出来要和顾青山过招。

    身为师兄,败在师弟手中,实在是太没有面子了。

    何况顾青山才刚刚筑基,比自己的境界要低一筹,自己要是打不过的话,也太丢人。

    两人过了几招,顾青山轻轻一剑,将秦楼的长刀挑飞。

    秦楼怔了怔,大笑三声,又长叹三声,这才去拣了长刀。

    白鹅奇道:“你刚才笑什么?”

    “我笑的是,”秦楼道:“咱们宗门里,你是头鹅,我不喜欢修行,秀秀还,这下有三师弟这名剑修在,总算是有人撑门面了。”

    白鹅又问:“那你叹什么气?”

    秦楼扛着刀走到白鹅面前,道:“大师兄,我记得你给过我一本绝世刀谱。”

    “恩。”白鹅道。

    “我不知道扔哪儿了,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本。”秦楼道。

    “你还要?要去干什么?”白鹅问道。

    “修行。”秦楼道。

    白鹅瞪大眼睛,有些不能置信。

    它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枚玉简,递过去。

    秦楼收了玉简,道:“我败给青山倒是无所谓,但现在既然有了青山,我若还成偷懒,将来别人一眼就能看出他修为比我高。”

    “他修为比我高,也无所谓,但这样一来,就显得师尊眼光有问题,挑了我这么个不成器的徒弟。”

    “这可不行,谁都不能我师尊的不是。”

    “我得努力一下,好歹要在刀道上,能让人看得过去。”

    “到那时候我再偷懒也不迟。”

    “师兄,师弟,师妹,我决定闭关一段时间。”

    着,他惦着玉简,气势昂扬的走了。

    宫殿门口的空地上,一阵寂静。

    顾青山赞了一声:“二师兄不错。”

    秀秀也点头道:“刚才居然觉得他有点帅。”

    白鹅哼了一声,眼神中有欣慰之意。

    “这子,总算长大了些。”

    白鹅道:“青山,干的漂亮,下次你跟楼过招,可以用五分力。”

    秀秀吃惊的道:“什么?刚才三师兄没用全力?”

    白鹅看了顾青山一眼,道:“他才用三分力。”

    眼看顾青山有些为难的样子,白鹅道:“没关系,再刺他一下,我发现他这种货色,是哄着不走打着走的类型。”

    “好,”顾青山叹了口气,道:“整吃他做的灵食,这样打击他怪不好意思的。”

    “到吃的问题,”秀秀忽然发问,“二师兄闭关了,我们吃什么?”

    一阵难言的寂静。

    三人陷入沉思之中。

    白鹅忽然道:“不行,我得跟他,闭关也不能忘了做饭。”

    着,白鹅扇着翅膀飞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