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诸界末日在线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指名
    这可是下三圣之一,百花仙子的门下。

    听百花宗人数稀少,每个人的待遇都是一等一的好。

    何况入宗之后,根本没有人来竞争什么修行资源,数不清的秘术法门都任凭你看,兴许还能得到圣人亲自指点。

    人群便开始蠢蠢欲动了。

    顾青山愣了几秒,正色道:“没有圣人吩咐,我跟我师妹不能收徒,否则一旦圣人发怒,我们受些处罚倒也算了,你的性命不一定能保住,还是退下。”

    那人呐呐着还想什么,顾青山已经望向四周,朗声道:“我一下,我跟我师妹是今次的百花宗弟子,除了我两人,百花宗并不打算收徒。”

    “真心想入百花宗,请先去摘百花榜。”

    眼见他的态度如此坚决,周围的新人们这才熄了心思。

    那人听了,终于不甘的起身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嘟囔着。

    “白跪了个鬼……”

    李长安站在远处轻笑一声,自言自语道:“百花宗不收徒,但若能打败这两个百花宗的新人,想必会被许多大宗门高看一眼。”

    这话的声音不大,可在场的都是修士,要听清一句话还是轻而易举。

    很多人都是神情一动,若有所思的望向顾青山和秀秀。

    这时候第三轮结束了。

    宁月婵走下四方台。

    紧接着,便是岁试最后一轮。

    四名掌教走上台,一起朝着宫行了一礼,将手放在四方台的四个角柱上。

    他们催动灵力,往角柱中灌去。

    不一会儿,四根柱子亮了起来,整个四方台亮了起来。

    四道金光从四方台轰然而起,笔直飞入青冥,射向看不见尽头的空深处。

    一名掌门郑重宣布道:“最后一轮,神选开始。”

    神选,按照上古记载中的描述,人类的比试会引动神灵前来观看,若是有神灵看得中的新人,神灵便会发下馈赠,帮助修士修行。

    如今神灵早已不知去向,人族却将这一传统保留了下来,延绵数千年不绝。

    宽阔的高台被分成了四部分,每一部分作为一个单独擂台。

    一名新人跳上台去,大声道:“在下张丛,谁来挑战我?”

    “我来!”另一名新人也跳上台。

    裁判看了看两人,发觉都是炼气期境界,便点头叮嘱道:“本是切磋,不可下重手。”

    “是。”两人都应了一声。

    “开始!”

    两人便战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人落败,另一人胜出晋级。

    另外三个擂台上,也开始有修士战斗起来。

    “师兄,我们做什么?”秀秀问道。

    “啊,我们看看就好。”顾青山答道。

    “我们来一趟,什么都不做,师尊会不会生气。”秀秀担心道。

    顾青山笑了笑,道:“你忘了师尊的话?”

    “我记得,平安来,平安回去。”秀秀道。

    顾青山道:“对,我们在这里露个面,表示百花宗来人了,然后顺便看看别人的战斗开阔眼界,就够了。”

    他摸摸秀秀的头,道:“再了,我们秀秀才八岁呢,打打杀杀什么的,过些年再。”

    秀秀笑了笑,顿时放松下来。

    她看着擂台上的战斗,不一会儿,便看得有味。

    顾青山也是有一眼没一眼的瞧着。

    过了一会儿,他时不时转头去望宁月婵,数次之后,惹的对方脸腾起红晕。

    没办法,这妞太养眼了,顾青山也是下意识的想跟她对上一眼。

    趁着擂台上打的精彩火热,宁月婵终于找了个不被人注意的机会,狠狠瞪了顾青山一眼。

    顾青山便不敢再撩拨。

    ——两人之间隔着数个大境界,宁月婵要是真的发了狠,这一眼就能瞪掉顾青山半管子血。

    最终,岁试第三轮选出了前二十名的种子选手。

    各门派的掌教们看着台上的新人们,口中赞叹着,心中飞快的挑着人。

    能走到这一步,修行资、个人努力、战斗赋都是出类拔萃的,就看合不合自己宗门的功法了。

    “好了,你们的胜场都很高,现在要从你们中间挑出前三名,以完成这一次的神选。”一名掌教道。

    “下面,你们可以开始指名挑战了。”

    所谓指名挑战,就是你想挑战谁,喊着他的名字,他就得迎战,不然就算自动淘汰。

    二十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飞速的打量着自己以外的其他人,以寻找自己的对手。

    这也是一种观察力和判断力的考校。

    忽然有一人张口道:“我挑战百花宗顾青山。”

    全场皆惊。

    人们纷纷朝顾青山和秀秀望来。

    “师兄。”秀秀道。

    “没事。”顾青山笑了笑。

    他看出来了,这人便是刚才下跪之人。

    想出名想疯了么?

    冷星是裁判之中的一名,率先喝止道:“顾青山未进入前二十名,不在挑战范围内。”

    那人道:“按照神选规则,前二十名想要挑战谁都可以,没有人能超然物外。”

    这是没错,可几乎从来没有人这样干。

    因为连前二十都没进的人,肯定早就败落下去。

    你一个强者,去挑战弱者,谁都会看不起你。

    更何况有些宗门弟子,就像百花宗一样,由于各种原因,只是遵循人类旧例,前来见证岁试,并不打算上场。

    宁月婵出声道:“百花宗全程观礼,一直没有上擂台,因此不在挑战范围内。”

    那人见连续两名大能如此,便有些犹豫。

    李长安忽然站了出来,大笑道:“你很好,很有胆量,竟敢挑战圣人门下,不错,修士就是要这样,知难而上。”

    “这一次不管输赢,我们青云门都收你。”

    不管输赢。

    那就是要打一场。

    那人一听就懂,他身边的其他修士也是一听就懂。

    出战,便可入青云门。

    青云门也是圣人门下,人数众多,行走下无人敢惹,在修行界威势极重。

    一边是不收人的百花宗,一边是等着收人的青云门。

    两相比较,青云门才是真正的登路!

    二十人中,顿时有一大半都嚷了起来。

    “凭什么不能挑战?”

    “他也来参加岁试了,为什么有特权不用接受挑战?”

    “我们尊敬圣人,可是他又不是圣人!”

    “修士之间不切磋,算什么修士?”

    大修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感到有些难办。

    各宗各派的精英修士们,除了宁月婵和冷星,都默不作声。

    实在是之前顾青山太出风头,又是妖圣带上宫,又是宁月婵过去话,简直让人羡慕嫉妒恨。

    这样的人,让他出出丑,难看难看,也是痛快事。

    顾青山看他们的越来越激动,这才站出来,拱手一礼,道:“诸位听我解释。”

    他诚恳道:“这件事,有误会。”

    为首那人瞪着他,问道:“什么误会。”

    顾青山道:“不是我不打,是我们出门前,圣人吩咐了,不让我们打。”

    为首那人等着他的话,准备等他一完就进行反驳。

    可是顾青山这样一番话出来,那人愣了半,也没想到反驳的话。

    圣人。

    圣人吩咐。

    圣人不让打。

    所以我就是不打。

    擂台前,岁试前二十名修士面面相觑。

    人家有师命在身不准打,这要如何去反驳?如何去激将?

    难道真的要在进入宗门之前,就得罪圣人?

    太得不偿失。

    所有人都哑了。

    秀秀望着这一幕,忽然悄悄道:“师兄,好奇怪。”

    “怎么了?”顾青山也悄悄的问。

    “你明明的很无耻,但是我怎么又觉得你好帅。”

    李长安轻咳一声,道:“百花圣人有这样的吩咐?”

    “没错。”顾青山道。

    李长安心中暗恨,却也不好再什么,眼下情况只能放过对方了。

    ——真的要放过他?

    这可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对方脸的最好机会。

    看他那死活不上场的样子,想来也是心中没底,怕输给对手。

    可是对方连圣人都搬出来了,不罢手也只能罢手。

    李长安偷眼去看宁月婵,却见她眼神柔柔的落在顾青山身上,嘴角微翘,带着微微的无奈和笑意。

    他暗暗咬牙,愈发不甘心。

    “果然是不上场吗?”李长安看着顾青山,再看看秀秀,温和道:“还带着幼龄稚童,圣人有此吩咐,是怕你看丢了孩子——对了,百花宗怎么有孩子,是你们谁的孩子?”

    这话的平平,似乎并无什么不妥。

    然而稍稍去想,就会发现这话暗指的太龌蹉,太肮脏。

    百花宗人数稀少,一句谁的孩子,将会引发无数猜想。

    “李长安,你在什么!”宁月婵怒道。

    “我只是问一下这个孩子的来历,想知道她的双亲来自哪个门派,这又怎么了?”李长安飞快的把话转回来。

    他已经表明自己并无恶意,纯粹是询问来历——询问来历是一件多么正常的事,多少修士入山门,都会被询问来历。

    可是之前的话,已经落入人们心中,人人都会去想,事情会慢慢发酵,风言风语会逐渐产生深远影响。

    秀秀没有话。

    她的父亲早就不在了。

    她也是受尽磨难,才终于渐渐恢复。

    这句话太恶毒,一下子刺中了她。

    顾青山的嘴抿成一条线。

    他把秀秀放下来,见姑娘已经红了眼睛,一滴滴泪珠涌出来,划过脸颊,停留在下巴处。

    顾青山心中一疼,面上却笑着道:“秀秀,听师兄!”

    “恩。”

    “师兄这次出来太放松了。”

    “恩。”

    “现在师兄知道错了,向你道歉,师兄马上补救。”

    “恩?”

    姑娘抹了抹眼泪,稍稍露出意外之色。

    却见顾青山抱着她,大步来到宁月婵身边。

    “帮我看好秀秀。”

    他完,不待宁月婵话,飞身掠上四方台。

    地剑从虚空中出现,被顾青山抓在手中。

    他擎着剑,虚划过下方的岁试前二十名修士,开口道:“既然你们这么不服气,那就都上来,我一次打服。”

    “还有你。”

    他望着李长安:“你觉得自己话的方式很聪明,是吗?”

    令人心悸的杀意从顾青山身上散发出来,然而他的声音依旧平静如水。

    “给我滚上来受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