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诸界末日在线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可笑可怖
    长枪击空的瞬间,李长安面色一沉,心下便知不好。

    一股剧痛从后背传来。

    李长安怒叱一声,转身就刺。

    背后无人。

    他伸手在背上一抹,全是血。

    可是那子人呢?

    神念清晰明白的告诉他,那子又到了他背后,和他有一剑的距离。

    “抓到你了!”他暴喝道。

    然而来不及再次转身,背后一阵猛烈的刺痛。

    又中一剑。

    李长安状若疯虎,抡起长枪,将七七四十九式至圣戮魔枪舞的密不透风。

    这是玄元尊亲传的枪术,李长安练了两年才练至大成,本来是准备今拿出来扬名立万的。

    可他才舞到一半,背上又挨了一剑。

    “啊啊啊啊啊啊,有本事你给我出来!”

    李长安已经快疯了。

    围观众人却看得话都不出来。

    因为实在是太震撼了,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一战。

    从李长安第二招开始,顾青山就跃过了他,站在他的身后。

    每当李长安要做什么动作,使什么招式,顾青山一定会同时行动,让自己始终处于对方背后。

    李长安转身,他贴着李长安转;李长安突进,他也突进;李长安停住,他也停住。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始终没变,位置也始终没变。

    他就像影子一样,贴着他。

    这就造成了如此可笑又可怖的一幕。

    李长安一直看不见顾青山,而顾青山总是在他背后,一旦寻了机会,就在他背上刺一剑。

    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无与伦比的战斗预判能力,绝不能有一次判断错误。

    错一秒,错一步,错一个动作都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明明知道对方在背后,却始终看不到人,身上还不断的受伤,李长安已经快疯了。

    “滚出来!你给我滚出来!”

    他抡着长枪连转几圈,停下喘气时又挨了一剑。

    “啊啊啊啊啊!”

    李长安不得不再次挥枪刺向身后。

    没有声音,没有回答,不接招,不还招,什么也打不中。

    对方就像是不存在,但总在他停下来时,狠狠扎他一剑。

    剧痛之下,李长安跳起来,再次进入疯狂的枪术表演。

    停下喘气,挨一剑,再舞枪,再停下喘气,又中一剑。

    修士们看着,看着,只觉得一股凉意从脚底涌起,直往身上冒,整个背上都是凉沁沁的。

    极宗掌门叹口气,道:“难怪百花圣人轻易不收徒。”

    万剑宗掌教一直没出声,这时才吐出四个字:“后生可畏。”

    四方台上,顾青山依然贴在李长安后面,悄无声息的跟着他移动。

    无论李长安干什么,使出什么招式,都看不见顾青山。

    背上的伤势不断加重,李长安已成了一个血人。

    李长安陷入无法摆脱的噩梦,渐渐连道心都快不稳。

    他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道:“你也算是技艺高超,不如我们就此罢手。”

    背后依然没有任何声音。

    一阵深入骨髓的刺痛——又是一剑。

    这是个披着人皮的妖魔!

    李长安再也受不了,大喝道:“你要找死,就别怪我了!”

    他一拍储物袋,将一张符箓捏在手中。

    这正是玄元尊的朱雀神符。

    朱雀神符,根本不是现在的顾青山能对付的。

    李长安拿出这张符箓,就代表他已经顾不上脸面和胜负了。

    神选擂台上居然动用圣人的神符,是对岁试的侮辱,破坏了千百年来的规矩。

    这样做名声会彻底坏掉,但是李长安再也懒得管什么狗屁名声。

    李长安丹田灵力一动,神符顿时大亮。

    神符上,若隐若现的光团伸展开来,朱雀虚影马上就要成形。

    李长安的牙都快咬出血来。

    朱雀一出,我要你的命!

    正发着狠,李长安感觉自己又被长剑斩中。

    这一下却没刺的太狠,但他整个人全身一麻,连拇指都不能动弹分毫,身上各处传来微微刺痛,肌肉不自觉的痉挛。

    身体突然失去控制,人都恍惚了一瞬。

    糟糕,这是雷电!

    李长安心中大叫不妙,但是丹田也不听使唤,半点灵力都逼不出来。

    需要灵力驱使的朱雀神符,瞬间失去依凭。

    朱雀刚冒出个头来,不甘的嘶吼一声,又缩回神符中去。

    仅仅一秒钟之后,李长安再次感觉到了身体的存在。

    一秒钟,可以发生很多事。

    李长安手上的朱雀神符被摘走,还有一柄剑从后背刺进去,从胸口穿出来。

    这柄剑从脊椎旁边穿过,斜着向外,从心口下方一寸处刺出来,位置险恶,下手狠毒。

    鲜血顺着剑身,不停往下滴落。

    李长安被长剑固定住,一动都不敢动。

    随便一动,万一伤到脊椎,整个人就会瘫痪。

    就算没伤到脊椎,这柄剑也在心脏的正下方,只要一个不心伤到心脏,他就要当场毙命。

    这一刻,什么身份,什么女人,什么名气,什么修为境界比斗输赢都变得渺且不重要。

    面对死亡,李长安终于明白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别杀我,求你别杀我。”他乞求道。

    “哦?求我饶你?”身后传来那妖魔的声音。

    “对对对,我错了,求你饶我。”

    顾青山用剑顶着他,道:“你这人话不礼貌,先跟我们秀秀道个歉。”

    秀秀?

    秀秀是谁?

    李长安下意识的望向擂台下方,找到了那个姑娘。

    姑娘脸上还带着泪痕,眼睛睁得大大的,正望着他。

    “秀秀,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乱话,你大人大量,原谅我。”李长安忍着身体中的剧痛,勉强道。

    “不诚恳。”顾青山道。

    他手上长剑微动。

    “啊啊啊啊。”李长安疼的满头冷汗,大声叫嚷。

    “重新来,语气要柔和,态度要诚恳。”顾青山道。

    “秀秀……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李长安道。

    “师兄……”秀秀望向顾青山。

    “秀秀,”顾青山鼓励道:“这个坏蛋被师兄串在剑上,秀秀想要怎么对付他,师兄就怎么对付他。”

    “听从你本心的想法,只要你觉得解气,师兄就算把他劈成两半,也绝没有二话。”

    顾青山又伸出手,把李长安腰间的储物袋取了,丢给秀秀。

    “这就算一点精神上的补偿,你觉得呢?”顾青山问李长安。

    “对,补偿,补偿秀秀。”

    李长安笑的比哭还难看,他的全部身价都在储物袋里。

    秀秀接了储物袋,犹豫了下,又抛回擂台上。

    “怎么了?不必跟他客气。”顾青山道。

    “他的东西,都好差。”秀秀不好意思的道。

    顾青山恍然。

    秀秀是百花仙子的心头肉,吃的用的,无一不是整个修行界最好的,李长安的东西,她还真心看不上。

    “这就不好办了,”顾青山有些为难,“连补偿都补偿不了,要不我杀了他?”

    他杀人就像吃饭一样,一丝情绪波动都没有。

    疯子,这是个杀人疯子,李长安深深醒悟过来,心中开始后悔招惹这样的人物。

    “这位……”一名掌教迟疑着,想要点什么。

    “咦?百花宗和青云门之间的事,你想要插手?”顾青山意外道。

    那名掌教瞬间就缩了。

    所有大佬们齐齐闭紧了嘴。

    如果是悲仰大师的弟子跟玄元尊的弟子起了冲突,他们还敢劝一两句,但这位可是百花仙子的弟子。

    百花仙子喜怒无常,你既不是圣人,还敢惹她不爽,明就得交代后事。

    顾青山想了想,将朱雀神符抛出去,落在秀秀面前。

    “这个能放朱雀玩,算是不错的东西,玩腻了还能拿去换灵石。”顾青山道。

    秀秀之前见识过这神符,颇为感兴趣,听见师兄这样,便伸手接了神符。

    她终于开心了点。

    顾青山见状,这才拍了拍李长安的肩膀,道:“我呢,个人对你没有任何意见。”

    “是,是。”

    李长安连连点头,暗叹一声今终于活下来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今先把命保下来,等到日后,自己想到其他办法了,一定要弄死这个家伙,不然自己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山不转路转,终有一,能找到杀他的机会。

    李长安暗暗想着,面上却没露出丝毫情绪。

    却听顾青山话风一转:“可是今留你一条命,今后人人都敢拿风言风语来我百花宗,长此以往,我们宗门的清誉是个大问题。”

    “为今之计,只有杀了你才能以儆效尤。”

    形势急转直下,李长安下意识的觉得不妙,叫道:“我错了,我不该编排百花宗,我发誓——”

    顾青山却不理会他,继续道:“所以你就去死,你一死,大家都会引以为戒,知道往百花宗身上泼脏水,该是什么下场。”

    李长安大喝道:“慢着!我师尊是玄远——”

    “我管你师尊是谁。”顾青山平静道。

    他将长剑抽出来,一挥。

    尸体向前扑倒,一颗大好头颅从脖颈处飞离,滚落,脸上犹有表情闪过。

    李长安的头颅滚了几滚,落在擂台角落。

    只见他脸上满是惊怖之色,嘴巴还张着,似乎想要再对顾青山些什么。

    顾青山直视着那头颅,认真而诚恳道:“下辈子再往别人身上泼脏水,请先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

    完收了剑,跃下擂台。

    全场寂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