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诸界末日在线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对错
    玄元天尊的面色很不好。

    按照因果缘法来讲,这一次若不是顾青山及时发现真相,又布置好了绝地反击之策,自己很有可能翻船,指不定就被送到了天魔界,身死道消。

    这是欠下了大因果,结果自己的徒弟还在栽赃陷害人家。

    虽然是有天魔作祟,但若乌星文自己本身就没起这个心,天魔也无法可循。

    正因为他心思不正,又生了恶念,天魔才得以潜入识海。

    之后的事,虽然是天魔操纵造成的,但吴星文也难逃罪责。

    这件事做不好,玄元天尊自己的道心都会出问题。

    想到这里,玄元天尊摸出一张黑色的符,甩出去。

    “贴在额头上。”他沉沉说道。

    乌星文接了符,看看师尊的脸色,一咬牙,只好将符贴在了自己额头上。

    玄元天尊隔空轻点黑符,道了一声:“疾。”

    黑符散做一股雾气,从乌星文的双耳钻进去。

    乌星文顿时双目涣散,整个人呆呆立在高台上。

    “搜魂符?”百花仙子问道。

    “恩,我青云门下,行事磊落,有什么罪行,就当众让大家看看,该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玄元天尊道。

    百花仙子满意的点点头。

    “再问。”玄元天尊朝两名负责问心的修士道。

    “是。”

    两名修士不敢怠慢,连忙走上去,重新问道:“顾青山之事,你是怎么做的?”

    乌星文木然道:“灵兽宗李德文,年纪尚幼,心思单纯,为哥哥的死愤愤不平,被我用言语驱使,以坏顾青山名声。”

    李德文听得一愣,事情从刚才开始,好像就有些不对了。

    “此事于我而言,只是顺手为之,却没想到在动念之后,神志渐渐不清,诸事无法判断。”

    乌星文木然说道。

    “浑浑噩噩间,心中不断冒出想法,左右我的行动,由此一发不可收拾,渐渐忘掉决战诸事,心中筹谋出一个杀掉对方的计划。”

    修士们闻言齐齐一叹。

    乌星文想害人身败名裂,到头来自己却被天魔所趁,挑动整个军营孤立顾青山。

    幸而三圣驾临,他来不及施行后续的杀人计划。

    事到如今,他不但被天魔所趁,更被自己师尊搜了魂,进而身败名裂。

    如此因果却也怪不得旁人,只能怪他自作自受。

    李德文愣愣的看着这一幕,口中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骗我。”

    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人利用了。

    也就是说,自己的哥哥真的是不遵守军令,所以被顾青山斩杀的。

    李德文抽泣几声,渐渐跪在地上,痛哭起来。

    两名修士对望一眼,禀报道:“搜魂结果是真的。”

    玄元天尊摇摇头,手诀一松。

    乌星文这才清醒过来。

    刚才发生的事,他都知道,就是无法阻止自己说出来。

    这一次,自己真的完了。

    他孤零零的站在台上。

    修士们望着他,往日那些崇拜而亲近之意,都化作冰冷的注视。

    大战在即,心中却想着污蔑他人,如此心思手段,何以能够服众?

    乌星文只觉得自己一颗心渐渐滑落深渊。

    玄元天尊看都懒得再看他,扭头问百花仙子:“你看如何处置?”

    百花仙子却望向悲仰和尚,道:“军法我不熟,和尚说什么就是什么。”

    “阿弥陀佛,他已不适合再为大将,”悲仰和尚正色道:“我看可以按照军法,夺去将军军衔,从士兵从新做起。”

    看着百花仙子的柳眉要扬起,悲仰和尚赶紧补上一句:“此外,污蔑圣人弟子,令其颇受屈辱,应当再领三百鞭刑。”

    百花仙子那好看的眉毛终于抚平。

    三百鞭刑,都是灌注了灵力的,受刑人脱了上衣打,不许用任何功法抵抗,抵抗一鞭,罚十鞭。

    受刑人不仅没有尊严,也承受着肉体上的痛苦。

    虽然这个处罚还算轻的,没有要乌星文的命,但却完全夺了他身为修士的尊严。

    百花仙子满意玄元天尊的态度,所以将事情交给了悲仰和尚处置。

    这样一来,完全依赖军法行事,两圣之间没有正面冲突,彼此脸面上都过得去。

    这样的处罚,没有要乌星文的命,顾及了玄元天尊的感受,也让百花仙子出了一口气。

    果然玄元天尊听了,脸色稍稍和缓。

    谢道灵又转过头,问顾青山道:“你觉得呢?”

    顾青山想了想,道:“我想跟他说几句话。”

    “去吧。”谢道灵说着。

    当着三圣的面,当着所有修士的面,顾青山走到乌星文面前,停住。

    乌星文冷哼一声,死死盯住顾青山。

    该死的,都是这小子。

    “你是来羞辱我的?”他压着声音,死死盯着顾青山道。

    顾青山道:“不,我来问你一句话。”

    “事已至此,你还想问什么?”

    顾青山直视着乌星文,问道:“作为一名定远将军,在人魔决战之际,动心思针对我区区一人,你觉得自己做的对吗?”

    乌星文深深的看着他,咬牙说道:“我是青云门的大师兄,而我的小师弟,在岁试上被你杀了。”

    顾青山毫不躲避对方的目光,认真说道:“整个岁试过程中,我百花宗只是观礼,李长安却将十多人煽动起来,不仅对付我,还出言辱我宗门,这是谁的过错?”

    乌星文不说话。

    “如果你真在乎你的师弟,就应该在他活着的时候,时时关心,言传身教,让他懂得为人处世的道理,知道不能败坏他人宗门清誉。”

    顾青山迎着他的目光,认真说道:“你是宗门大师兄,却没有带好自己的师弟,任由他骄狂自大,随意辱没其他宗门清誉,最后落得个身死道消,这难道不是你的责任?”

    顾青山缓缓说道:“在你师弟身死之前,你根本没有教好他,在他死之后,你又想要行一些阴私诬蔑陷害之事,并且还觉得自己是在为师弟报仇。”

    “作为把持宗门门风的首席弟子,你真的觉得,这件事错的是我,而不是你自己?”

    乌星文整个人愣住,半天说不出话来。

    顾青山摇摇头,走回去。

    谢道灵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又觉得太不合时宜,赶紧板起脸。

    她吩咐道:“来人,行刑。”

    随着她一锤定音,乌星文被两名执法修士扒了将军战甲,架下去行刑去了。

    鞭子不停挥击,众目睽睽之下,乌星文开始受罚。

    他的惨嚎声,断断续续在军营中响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