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诸界末日在线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决定
    在竞技场上,无人站立的石砖统统翻过来,将许多物品摆放在地上。

    那是许多兵器和护甲。

    匕首、长剑、短剑、短刀、弯刀、直刀、长枪、长矛、铁锤、战斧、铁棍、飞镖、头盔、战甲、护心镜、臂甲、战靴……

    整个竞技擂台上,这样的东西到处都是。

    有人率先开始捡东西,其他人见了,便也开始拾取东西。

    捡东西的人越来越多。

    有些人纯粹是看别人捡,自己也跟着拣,有些人则是快速寻找着适合自己的物件。

    一名职业者先是取了一张盾牌,然后伸手去拿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刀。

    他本就是用刀的人,以他的眼光来看,那把长刀很不错,是一把好兵器。

    然而他刚伸出手去,那长刀却被另一人握在了手中。

    职业者望去,却见是一名大腹便便的老者。

    职业者飞起一脚,将那老者踹在地上,夺走了长刀。

    他转身正要走,忽然想起来什么。

    “唯一的王者……”他喃喃着。

    长刀被他抽出来,挥出一道寒光。

    老者发出一声惨叫,顿时毙命。

    这一幕触发了连锁反应,所有人停下手中动作,默默的看着他。

    被这么多人注视着,职业者紧张的退了一步。

    苍老声音突然响起,发出一声赞叹。

    “整场挑战赛的第一分,由职业者陈齐获得,让我们看看他得到了什么奖赏?”

    这就获得奖赏了?

    所有人呆住,朝那名叫做陈齐的职业者望去。

    陈齐面色冷峻的站在原地,看他的样子,似乎也有些惊慌。

    忽然,他的长刀上冒出一道烈焰。

    烈焰附着在长刀上,久久不散。

    苍老声音道:“恭喜他!因为是第一个得分的挑战者,他的兵器获得了烈焰火灵的加持——他已经处于领先地位!”

    陈奇挥了挥长刀,长刀上的烈焰四处飞溅。

    一名离他太近的中年男子,被烈焰扑溅在身上,发出一声惨嚎。

    中年男子在地上滚了好久,烈焰才完全熄灭。

    然而这时候,他已经被烧掉了一只胳膊,整个人去了半条命,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哈哈哈,这把刀好强的威力!”陈齐面露疯狂之色。

    他大步走过去,对着中年男人一刀劈下。

    惨嚎声中,鲜血四溅。

    “第二分!”苍老声音立刻响起,“陈齐得到了第二分!”

    “让我们看看他又得到了什么奖励!”

    陈齐之前捡起的盾牌上,凸起几根冒着寒气的尖锐硬刺。

    “太让人吃惊了,能攻能防,无坚不摧的盾牌!”苍老声音以一种卖弄的语调叫道。

    陈齐兴奋的轻呼一声,突然举起盾牌,朝着旁边一人狠狠撞去。

    那人被穿在盾牌的尖刺上,吐着血,一会儿就没有了生息。

    苍老声音迫不及待的响起。

    “陈齐!一名真正的勇士!他距离本次游戏的王座越来越近了!”

    “大家猜猜,这一次他得到了什么装备?”

    然而这时候,已经没有人能安心看下去了。

    这一场挑战赛,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而陈齐在不断变的更强大。

    零星的惨叫声,从竞技擂台的各处响起。

    不少职业者展开了快速的杀戮,就像是背后有人在拿着鞭子赶他们。

    一名年轻女孩大声嚎哭道:“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我以为只是游戏!”

    唰!

    火光闪过,她被一刀劈开身子,倒在地上死去。

    陈齐握着烈焰燃烧的长刀,跨过她的尸体,朝着下一个惊慌失措的中年人扑去。

    人群的惨叫声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大。

    整个竞技擂台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该死!”张英豪睁开眼睛。

    “这是个什么鬼玩意儿,杀人的艺术都被它弄成了一场随意屠宰!”他大声骂道。

    “好像挺适合我……”叶飞离喃喃道。

    “这个东西,如果它的最终奖励真的是永生,那么它势必让人疯狂。”廖行罕见的严肃说道。

    “没错,总有人会铤而走险,总有人觉得自己比别人特殊,他们想通过这种捷径,让自己长生不死。”顾青山道。

    “强大的人,总想更强大,更不要说是永生这样的终极诱惑。”

    他叹口气,有些灰心丧气的摇头道:“这是无法抵抗的,你不可能消灭人们对永生的渴望。”

    “这个竞技场也是找不到踪迹的存在,除非报名参加游戏,否则连见都见不到它——没有任何办法能对付它。”

    顾青山心情愈发低落。

    永生者游戏,专门吃人的灵魂,从而让它自己变的强大。

    一般来说,跨越世界而来,并不能这么快干涉这个世界的法则,也不能从这个世界的灵魂上获取力量。

    但是这个游戏竞技场采用了邀请的方式,这种邀请,就等同于一种契约。

    主动参加挑战赛,就等于签订了灵魂契约,胜则获得奖励离开,败则付出灵魂作为代价。

    竞技场上,每一个战死的人,灵魂都被游戏吃掉了。

    而游戏变强之后,会逐渐改变规则,让参加竞技场的人数上限更大,竞技场上的厮杀更血腥,直到最后,它会把整个星球变成竞技场。

    厮杀,将会变的无处不在。

    至于永生——那只不过是一个文字游戏。

    将人类渐渐转化为某种魔物,自然可以活的非常久,甚至接近永生。

    但妖魔是杀戮起来一刻不停歇的种族,这是刻在它们灵魂中的秉性,哪有什么妖魔能在杀戮中活至永久?

    前世的时候,无数人类为了所谓的永生疯狂。

    因为获得永生奖励的人,真的停止了衰老,甚至逐渐变的年轻。

    三年之内,魔性在人体内悄无声息的转化,而没有任何人能察觉。

    三年之间,任何获得永生奖励的人,都没有任何异样。

    各个国家和势力用尽一切办法检查,乃至动用了圣教的天选技,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人们最后确认,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永生。

    疯狂的三年,无数人投入永生者的游戏,然后生命被强者收割,灵魂被游戏吃掉。

    不要说职业者,就是那些普通人,那些国家的政客们,无一不是想千方设百计,想要弄一枚永生丹。

    在永生面前,一切都不重要,国家也得靠边站!

    到了三年后,永生者开始魔化,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整个世界的人口只剩下原本的三成了。

    这还是因为诸界末日在线在三年之中出现,人们从此能够穿梭修行世界,有了平稳提升力量的途径,人类这才渐渐恢复冷静,减少了参与永生游戏的次数。

    可是这一世,诸界末日在线依然还没出现,只有永生者游戏现世。

    难道真的要等到半年后,诸界末日在线才会降临?

    那根本来不及了啊,一旦永生者游戏吃掉了足够的灵魂,将会不断进化、变化。

    到时候,它会千方百计勾动人类深心的欲望,让越来越多的人死在竞技场上。

    人类文明,将在永生的诱惑下轰然崩塌。

    这个世界完了吗?

    顾青山默默的想着。

    “嘿,你在想什么,瞧瞧你的样子!”

    廖行望着他,摊手道。

    “恩?怎么?”顾青山头都没抬,沉沉的回应道。

    “看看你的样子,你哪里像个人样?”廖行道。

    “你这狗屎,你在说什——”张英豪忍不住要阻止他说下去。

    “让他说。”顾青山抬起头,望向廖行。

    廖行站起来,走到顾青山面前,俯视着他。

    “他说我是狗屎,”廖行瞪着眼,“但我觉得你更像狗屎。”

    叶飞离皱皱眉,站起来道:“你这人,是想死?”

    “不,你让他说,我想听听他到底什么意思。”顾青山阻止了叶飞离抬起的手。

    “你这狗屎,我虽然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一出现个什么情况,你就灰心丧气的——你像个男人吗?”廖行道。

    他抓住顾青山的衣领,一把将他提起来。

    “我从冰冷的宇宙逃回来,想要找个长期饭票,结果你就给我看哭丧脸?”

    “你这幅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经历过无数次的末日呢!可笑!”

    “但就算是末日又怎样,我们都是爷们,大不了一死,你露出软弱的样子,算个什么事。”

    “我!”廖行拍拍自己的胸口,“一个人对抗一个国家,活在冰冷的宇宙中,整整三十年了,现在还活蹦乱跳的,你呢!”

    顾青山将他的手掰开,苦笑道:“廖先生,我们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你出去躲了三十年,我可是连一天都没躲过。”

    顾青山继续笑着,整个人似乎恢复了精神。

    他将手放在对方肩膀上,说道:“不管怎样,谢谢。”

    “呸,”廖行不屑道,“若不是我的女人孩子都要靠你的功勋点养活,我才不愿多管闲事。”

    他气呼呼的走回去,仰躺在沙发上。

    顾青山又说了一句:“廖先生,非常感谢。”

    廖行不耐烦的摆摆手,说道:“有困难自己想办法,需要我卖力就说句话,千万别摆哭丧脸,实在不行,也不过一死,怕个裘!”

    “说的对。”

    顾青山应了一句,大步走出房间。

    张英豪和叶飞离对望一眼,赶紧跟出去。

    顾青山脚下不停,一路前行,直到登上了别墅外山峰的山顶。

    这时雨已停了一会儿。

    漫天繁星嵌在夜幕上,如同在黑暗中闪烁无尽光芒的命运长河。

    极目远眺,远处的首都灯火阑珊,整座城市在夜色中散发出昏黄暖色。

    夜色寂寥,风吹过树叶,波涛般的哗哗声响起,除此之外,偶尔能听见飞行器划过天空的声音。

    顾青山默默的站在山顶。

    张英豪跟过来,扬手抛出一瓶酒。

    “三十年陈酿,我觉得这个时候你需要它。”张英豪道。

    “谢了。”顾青山开了酒,喝了一大口。

    他把酒递给叶飞离。

    叶飞离灌了一口,皱眉道:“我还是喜欢果汁。”

    “不喝拉倒,”张英豪一把夺回酒瓶,自己喝了一口,瞪着眼说道:“这可是好东西,我这一瓶价值十万联邦信用点。”

    “哦?这么贵?”叶飞离意外的扬扬眉,“来,我再喝一口。”

    张英豪嘟囔着把酒递过去,转头望向顾青山。

    “话说,这个未知的该死玩意儿,成功的勾起了人类的欲望——这一万几千人死定了,但我是不信这种东西的,因为付出别人的生命就可以永生,这听上去就靠不住。”张英豪道。

    “这可是永生,你还能这么冷静?”叶飞离惊讶道。

    “面对生命,杀手必须保持冷静,何况是杀手们的幕后老板。”张英豪挺胸说道。

    叶飞离想了想,道:“如此说来,我们不理它,静观其变就可以了。”

    “不行啊,”顾青山苦笑道,“世界的文明一旦开始崩溃,整个世界就会出现更多的破绽,从此将再也爬不起来,只能走向深渊。”

    “可是这么诡异的东西,摸又摸不着,打又打不到,谁能对付得了呢?”张英豪道。

    “还有,永生是每个人心底的终极欲望,你能阻止一个人,又如何能阻止所有人?”

    “这正是我觉得无力的地方。”顾青山大感头疼,接过酒,又喝了一口。

    叶飞离依旧是喝不惯,咂着嘴道:“别灰心,我看你对付杀人鬼对付得挺好的。”

    “我怎么对付杀人鬼的?”顾青山不经意的问道。

    “以杀人鬼对付杀人鬼啊。”叶飞离指着自己,打趣儿道。

    顾青山怔住。

    “你……刚才说什么?能再说一遍吗?”他缓缓转头,望向叶飞离。

    他的目光,就像是看见了稀世珍宝,又像是在看一座慈悲的神祗。

    叶飞离被他看的发毛,悄悄退了一步,道:“我说你对付杀人鬼,对付的挺好。”

    “不是这一句。”

    “哦,我说你以杀人鬼对付杀人鬼。”

    顾青山默默的点头。

    他不停的点头,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他紧紧抿着嘴,好像在思考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事情。

    叶飞离和张英豪对望一眼,均有些莫名其妙。

    他们听见顾青山轻声的自言自语。

    “是的…可以这样…”

    “既然游戏没出现,那就由我来对抗它……”

    他举起酒瓶,仰着头,一口气将整瓶酒喝光。

    叶飞离和张英豪见他如此,不由对望一眼,均是心下微松。

    当顾青山放下酒瓶,两人听见他喃喃自语。

    “没错……不能让它变强……要杜绝它的成长。”

    “这件事我必须做,不然人类就死绝了。”

    说完这句话,顾青山似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他身上多了一种无以言说的气势。

    他就像是在修行世界一样,提着长剑,准备在与什么未知的存在生死搏斗。

    “公正女神,神殿号在哪里?”他问道。

    “在首都上空。”光脑亮起来,公正女神回应道。

    “很好,送我上去。”

    “阁下,您有事吗?”

    “不,是你有事做了。”

    “阁下有何吩咐?”

    顾青山道:“跟我一起,开创新的时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