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诸界末日在线 > 第两百一十四章 最后
    三楼某个无人的房间,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拿着奇怪金属机器的人。

    顾青山收了便携式微型迁跃器,神念散发出去,将整个房间映射在神魂之中。

    各种富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分门别类的陈列着。

    整个陈列室没有任何声息,空气中透着一股死寂之意。

    “找到了。”顾青山低声道。

    整个房间只挂着一幅画。

    画上是安娜十岁生日当天的情景。

    国王一手摸着安娜的头,一手托着精致小巧的王冠,正准备为她戴上。

    还是小姑娘的安娜望着国王,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

    顾青山大步走上前,略略端详。

    “美人胚子。”

    他轻声评价着,三两下就将画从墙上摘下来。

    打开画框,伸手在画的背面摸了摸,便摸到一物。

    顾青山将东西取出来一看,果然是一个长条状的小盒子。

    盒子上并没有什么陷阱,很轻松就打开了。

    里面有两样物品,一卷图纸,和一个浑浊的玻璃球。

    顾青山将那厚厚一卷图纸拿出来,展开慢慢观看。

    只见图纸上,写满了各种成分的配置方法和调配比例。

    没错,就是这个了。

    顾青山一眼扫过,轻拍储物袋,将这卷图纸放了进去。

    他刚想拿起那个玻璃球仔细看,却不料玻璃球“啪”的一声碎开了。

    整个玻璃球消失不见。

    顾青山一愣,放出神念四下观察,却什么都没发现。

    圣国国王不会将一个没有用的东西,郑重其事的藏在这里。

    可是这玻璃球,刚入手就不见了。

    有这种效果的东西,世间实在是太多,急切间也想不起来这究竟是什么。

    顾青山静静等了片刻,什么也没发生。

    难道是存放的时间太长,失去了效用?

    他不在等下去,小心翼翼的将画回画框,再将画框挂回墙上。

    一切恢复如初,根本不会有人察觉这里来过人。

    出乎意料的顺利。

    顶级的天选觉醒药剂到手!

    这不单是自己离“诛邪”的进阶更进了一步。

    回去将这个配方交给公正女神,女神自然会推断出普通药剂的稀释方法。

    到时候,自己所做的系统,就可以选择天选职业了。

    天选、武道两个职业都已可选,那么只剩下五行开化。

    职业选择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

    顾青山再次取出便携式微型迁跃器,将之激活,准备离开。

    廖行的声音从迁跃器上传来。

    “位置已锁定,公正女神正在准备,三十秒后进行迁跃。”

    “教宗依然在教廷之中,其他一切也都正常——等等,圣徒伊凡离席了,他正在四处巡逻。”他的声音突然拔高。

    “没关系,我马上就走了。”顾青山道。

    “哦,也是。”

    廖行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大惊小怪,不好意思的说道。

    “注意观察迁跃数据变化,辛苦你了。”顾青山说着,心情十分轻松。

    一顿丰盛的晚餐,再加上圣国的镇国药剂,顾青山觉得这个晚上过的相当完美。

    他正等着离开,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顾青山猛的一抬头,便看见一个人立在半空,正静静的看着他。

    这是一个老人,一个憔悴的老人。

    老人的身子是半透明的,一双眼紧紧的注视着顾青山。

    “你是谁?”老人问道。

    顾青山怔住。

    “安娜呢?我的小安娜呢?”老人无比失望的喃喃道。

    “可惜,魂器被打开后,我只能存在十分钟,可是我见不到安娜了。”

    他垂下头,脸上透出一股前所未有的遗憾。

    “国王陛下!”顾青山失声道。

    顾青山已经认出来了,这是圣国国王的灵魂!

    “为什么!您居然藏在这里!”

    他忍不住问道:“如此隐蔽的地方,安娜怎么可能到这里来找您?”

    老人碎碎念叨着:“她肯定会来的,天选觉醒药剂是王国的根基,只要她活着,就一定会来。”

    顾青山还不放心,用神念轻轻一扫。

    ——这的确是国王的魂体!

    可是人死之后,灵魂是不可能长久留存于世的。

    难道那个不起眼的透明玻璃珠真的是魂器?

    如果这一切不是做梦,那就意味着圣国国王早就为这一天做着准备,他知道自己很可能会死在教宗手上。

    国王想要在最后,再一次见到女儿安娜。

    顾青山忍不住想了一下。

    ——上一世,国王死后,安娜有见过国王的魂魄吗?

    这副画,是国王赠与蓬杜夫人的。

    在国王死后,安娜就被侏儒控制了灵魂,作为侏儒生长的食粮,提供着灵魂养分。

    那个时候,她完全处于囚禁中,不会再有这份自由,也不会有这份心思来找这个药剂的备份。

    等到安娜在伏羲帝国的帮助下复国,圣国已是千疮百孔,蓬杜夫人也在战乱中香消玉殒,这副画更是不知去向。

    ——不知道国王的灵魂是一直封存着,还是被别人打开过,反正圣国的天选觉醒药剂从此便断绝了。

    这样看来,上一世,安娜肯定是与国王失之交臂了。

    顾青山喟然一叹,说道:“您等一下,我马上把安娜接过来。”

    老人猛的抬起头,眼神中重新有了神采。

    “真的可以?”他几乎是颤抖着问道。

    “当然。”

    顾青山说着,飞快的在便携式微型迁跃器上调整了一下。

    “恩?怎么回事,你那边中断了数据连接?”廖行的声音响起。

    “安娜在不在。”

    “在啊。”

    “你把她迁跃过来。”

    “啊?可是迁跃器只能单人使用三次,你都已经用了一次。”

    如果把安娜传送过来,等到事情结束之后,便只有一个人能通过迁跃器离开。

    剩下的那个人,只能另外想办法逃离。

    顾青山肃然道:“立刻把她迁跃过来,这里情况很急!”

    “好吧,好吧,哦,她说她准备好了,迁跃大约需要三十秒,请等待一下。”

    廖行的声音消失。

    三十秒的时间说快也快,说漫长也漫长。

    安娜还没来,顾青山先问道:“陛下,你明明死了,灵魂却能存在于世间,这是为什么?”

    圣国国王看着他,道:“告诉你也无妨,我打破了生死铁律,又将自己存储在魂器中保存能量,所以可以留存在世间。”

    “你怎么能打破生死铁律呢?人类是做不到这一步的。”顾青山追问道。

    “因为我付出了足够的代价。”

    “什么代价。”

    “十分钟后,我的灵魂将会消散。”

    顾青山愣住。

    过了数秒他才缓过来,说道:“这样的代价也太沉重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要见见安娜。”国王道。

    顾青山无法理解的说道:“可是这样的话,你就会彻底消散,没有办法存在于任何一个世界,也不会获得任何新生了。”

    国王满目悲怆,低沉的说道:“如果我忘记了安娜,那我就变成另一个人,不再是真正的我。”

    顾青山怔住。

    国王长叹道:“安娜,我的孩子啊,等我消散以后,只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冰冷世界上,这是我的错。”

    “不,父亲,这不是你的错。”安娜出现在陈列室中。

    她咬着嘴唇,双泪长流,用发抖的手去触碰国王的脸庞。

    纤细手指穿过虚幻的灵魂,什么也摸不着。

    “父亲,你这是何必,”她痛哭流涕,“你好好的去另一个世界,这样我才能安心的活下去,现在你连灵魂都保不住了。”

    “不,你并不会活的安心,我太了解你,你肯定会把整个家族的命运枷锁都压在自己肩膀上。”

    “女儿,你不必如此。”

    国王端详着自己的女儿,似乎想把对方完完全全的记在心中。

    “安娜啊,以前我对你太严格,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锻炼你,让你将来能更好的继承圣国。”

    “现在我必须要说,如果能重来,我宁愿你不再学那么多东西,只要你好好活着,不受任何委屈,那么我就算灵魂消散,我的心也是欣慰的。”

    顾青山的光脑忽然亮了起来。

    “阁下,紧急情况,有人上楼来了。”公正女神道。

    “是谁?”

    “七圣徒之一的伊凡,快走!”廖行催促道。

    “顾青山,时间紧迫,动作快一点。”张英豪焦躁的声音随之响起。

    三人脸色都是一变。

    “你们不是他的对手,算了,快走吧。”国王道。

    “那你呢?”

    “见过安娜,我已经满足了,再过一会儿我就会消散。”

    “你们快走,不要因为我而丧命于此,那不是我本意。”国王催促道。

    泪水止不住的从安娜双眸中无声流淌,顺着光滑的下巴滴落在地上。

    她必须竭尽全力,才能短暂控制住自己的抽泣。

    她抬起头,眼眸中有着最深的痛苦和不舍。

    “你们快走!”国王催促道。

    “我——”

    安娜用尽全力吐出一个字,然而怎么也说不下去。

    她整个人都快站不住,不得不用手扶住顾青山的肩膀,这才稳住了身体。

    “阁下,圣徒伊凡已经来到三楼,我现在就替您启动迁跃器。”公正女神道。

    顾青山合了合眼,又睁开,忽然说道:“不用。”

    “阁下?”公正女神不解道。

    顾青山笑了笑,望着安娜道:“安娜,听我说。”

    “最后几分钟的时间,我希望你能好好陪一陪你父亲。”

    “若我们现在走了,你会难过一辈子。”

    “不要等到永世相隔之后,心中还留着永远的遗憾。”

    顾青山说着,将便携式微型迁跃器放在安娜身边的地上。

    “你想干什么!”安娜抑制不住的说道。

    “你不必在意我的做法,因为就算不是你,我也会这样做。”顾青山道。

    他往门外走去,口中继续说着话。

    “谁都不应当打扰一个父亲在最后时刻和女儿团聚。”

    “就算是圣徒也不能。”

    他走出去,把门带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