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诸界末日在线 > 第两百八十一章 决战之前
    顾青山收了陶罐,再望望山巅。

    那里一个活人都没有剩下,就连他们的随身宝物,都会被天魔收的连渣子都不剩下。

    接下来,就是等待。

    能做的事情都做了,现在就看天魔如何选择。

    这时黑夜渐去,晨曦已至。

    极远的天空上,冒出一朵红光。

    并非太阳,而是火雨再次出现在那一片区域。

    顾青山看了一眼火雨,眉头紧皱。

    一个念头闪现在他脑海中。

    既然紫衫公子正在另一个世界渡劫,那么是谁在操纵火葫芦呢?

    侍女。

    应该是他那两名侍女。

    身为奴隶,除了为虎作伥之外,恐怕也没有其他办法生存下去。

    顾青山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件事。

    他一拍储物袋,放出飞舟。

    飞舟很快离去。

    顾青山坐在飞舟上一路飞驰。

    却见天空的另一端,火雨在极远之处,不断倾泻而下。

    这是从未见过的景象,代表着一个世界正缓缓被人炼化。

    顾青山注视着火雨,不知不觉,心思又放在火雨上。

    侍女?

    他忽然想起自己杀掉的那两名异界修士。

    自己杀他们之前,他们正在说着话。

    “等到公子将她俘虏,我估计公子也舍不得杀她,肯定会收为身边侍女。”

    “公子已经有两名绝色侍女了。”

    “你觉得公子会嫌多?再说了,论姿色的话,这一位可不比那两位差。”

    顾青山不禁握紧拳头。

    当初在遗迹之中,那剑修手中也有一柄令旗。

    令旗中有一句话,说美貌者可做侍女,力足者可充至矿山挖矿,

    莫非……

    顾青山又沉思片刻,直到抵达军营,才有了个模糊的想法。

    军帐中。

    顾青山取出那个钵盂。

    “既然你不去闭关,再寻我有何事?”钵盂的语气不太好,直接问道。

    “前辈,可否让我再看一遍影像?”顾青山问道。

    “你不是看过吗?”

    “我需要探寻他们的弱点,想再看一遍。”

    钵盂默了一下,终于说道:“进来。”

    一道光罩住顾青山,将他摄入钵盂之中。

    “你想看哪一段?”钵盂问道。

    “那三人出现的时刻。”顾青山道。

    钵盂中,画面重新出现。

    两名女子,身着白衣,皆是人间绝色。

    她们站在那里,浑身威仪让人心生凛然,颇具不可侵犯之意。

    然而她们双手双脚缠满了锁链,庞然的灵力被锁链压制住,无法发散分毫。

    “如此禁制,当真是威力绝伦……”

    顾青山皱起眉头,念叨着。

    影像缓缓变化。

    只听一名绝色女子轻声道:“姐姐你看,一个无人染指的世界!”

    “是啊,一个新的世界,可惜他们这么弱,看来又是一番生灵涂炭了。”另一名美丽女子低低的叹息道。

    “哼,公子现在恐怕正在偷着乐。”绝色女子望向紫衫公子。

    顾青山看到这里,不禁微微点头。

    ……

    紫衫公子道:”父亲以前杀了一人,那人身上一些物件正合我用,不想今日其中一件小东西打开壁障,帮我寻到这处地界。”

    “公子打算怎么办?”

    “取葫芦来。”

    两名女子一顿,颇有些黯然。

    顾青山注视着两女脸上表情,心中做了一个决定。

    他立刻摸出一张传讯符,细细的把事情说了,然后放入通用符中。

    没过多久,通用符上亮起一道灵光。

    百花仙子的传讯符跳出来,传出声音道:“我马上回来。”

    顾青山就收了通用符,默默等待。

    眼下已经过去半天,还有一天半,紫衫公子就会前来。

    紫衫公子还是千劫境之时,就能炼化整个神武世界,等到一天半之后,他进阶太虚境,实力更加强大。

    真不知道自己这些布置到底有没有用。

    顾青山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落,但很快又恢复了坚定。

    以师尊的性子,万一败在对方手上,死也不会去做对方的侍女。

    她一定会让自己身陨道消。

    这样的事绝不能发生,一定不能让师尊死!

    顾青山正想着,百花仙子飘然而至。

    她依然蒙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秋水般的明眸。

    百花的清香从她身上轻幽飘出。

    “悲仰大师和玄元天尊情况如何?”顾青山急问道。

    三圣在一起战斗多年,配合默契。

    悲仰大师和玄元天尊的存亡,关系到最后一战的实力对比。

    “天尊不在了,悲仰进阶。”百花仙子语气中透出一股前所未有的遗憾。

    顾青山怔了怔。

    他知道神照之劫千难万险,也知道有绝大多数修士都无法度过此劫,但一名熟知的封圣强者,就这样无声无息的陨落于劫难之中,还是让人有一种不真实感。

    修道难,但不修道,就是任人宰割。

    有的人搏出去了,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反抗命运。

    而有的人,只能黯然逝去

    顾青山忍不住长叹一声。

    “你找我来,是想知道天上的情况?”百花仙子问道。

    “是的,究竟是何人操控火雨?”顾青山问道。

    百花仙子道:“两名女子,不过她们似乎无法施展术法,只能操控着一个葫芦。”

    她继续道:“最厉害的是那个葫芦,悲仰和尚当时就是被葫芦击伤。”

    “神武世界的火雨,也是那个葫芦释放的。”

    顾青山道:“我这里有一个情报,请师尊过目。”

    他就将钵盂拿出来,放在桌上。

    “这是我师尊,请让她也看看当时的情况。”他对钵盂说道。

    钵盂就放出一道光芒,裹在百花仙子身上。

    百花仙子看了顾青山一眼,并未反抗。

    很快,她被吸入那个钵盂之中。

    过了一会儿,百花仙子再次出现在军帐之中。

    她凝重的道:“原来如此,你是怎么想的?”

    “我想去见一见那两个女子,看能不能说动她们。”顾青山道。

    “找她们没用。”

    “为何?”

    “她们什么都做不了,而且她们身上的锁链禁制我看过一眼,那是前所未见的禁制,我估摸着就算是我也无法反抗。”百花仙子道。

    “只要她们心里有数,兴许会有些我们想不到的助力。”顾青山道。

    “你为什么这样想?”

    “我观她们神情言语,对世界有悲悯之意,可见她们心志未变。”

    “然后呢?”

    “兴许她们也有她们的想法,只是我们不知道。”

    “马上就是决定生死的一战,”顾青山又道:“太虚境是无法想象的强大,现在只要能对我们产生一丝助力,也值得争取,所以我想去找一下她们。”

    百花仙子态度稍稍转变,颔首道:“在战斗上,你能这样去想问题,我就放心了。”

    她站起来,道:“万一她们动用葫芦,你绝无幸免可能,我要亲自送你去见她们。”

    “师尊且等一下,我还有一件事。”

    顾青山托起钵盂,道:“我为你续宗门之威,可好?”

    钵盂道:“你们有佛宗修士?”

    “有。”顾青山说着,抬头望向百花仙子:“恐怕还得请悲仰大师来一趟。”

    百花仙子看了看那钵盂,抬手打出一道传讯符。

    不一会儿,悲仰大师进入军帐。

    他一下子就望见那钵盂,眼神再也无法挪开。

    “阿弥陀佛,此乃我宗门至宝!”他合掌道。

    钵盂叹息一声:“阿弥陀佛,老了点。”

    它还是飞了起来,徐徐落在悲仰大师面前。

    悲仰大师闭目合掌,轻声念诵经文。

    钵盂上暴涨层层金光,一时显现出无数金身罗汉虚影。

    “你乃我佛弟子,正该持我行走天下,我你问,你可愿意?”钵盂问道。

    “愿意。”悲仰大师道。

    “生灵涂炭,正该持我广度众生,我问你,你可愿意?”

    “愿意。”

    “世界即将崩溃,正该与我一道降妖除魔,你可愿意?”

    “愿意。”

    “善哉。”

    钵盂说完,安然落在悲仰大师手中。

    悲仰大师持钵而立,又朝百花仙子致意道:“多谢!”

    “这是你的缘法,要谢就谢我徒弟。”百花仙子道。

    “不用,大师若能发挥更强的战力,也能助我师尊一臂之力。”顾青山道。

    他定定的望着悲仰大师,诚恳道:“唯求大师在战斗中多多护持我师尊。”

    “阿弥陀佛,老衲有此缘法,一定会有所报答。”悲仰大师道。

    片刻之后。

    一艘飞舟从军营飞出,直冲云霄。

    向上飞行四万米,飞舟就不能再上了。

    百花仙子收了飞舟,牵着顾青山,继续扶摇直上。

    又飞了三万米,百花仙子停下来。

    她鼓动灵力,将顾青山托在自己身边。

    “你看。”百花仙子指着远方。

    那里有一片蒙蒙火光,不断放出炽热气息,朝大地落下去。

    火雨。

    “看见了,现在我们去见见她们。”顾青山道。

    “走吧。”百花仙子牵了他的手,带着他朝前飞去。

    两人很快飞近,渐渐将那片蒙蒙火光看清。

    葫芦凭空倒悬,葫芦口朝下不断喷射出一串串火雨。

    两名绝色女子身穿白衣,双手双脚披着锁链,默默站立于高空的罡风之中。

    察觉有人靠近,她们一起转过头来。

    “咦?”她们齐齐一怔。

    “这人真像公子。”一女道。

    “不,猛的一看像,但五官毕竟不同。”另一女道。

    “见过两位道友。”顾青山抱拳道。

    百花仙子默默立于一旁,并未行礼。

    “你有何事?”

    两名女子中,那个神情柔婉安静的女子问道。

    “敢问两位可是那紫衫公子的侍女?”顾青山道。

    “我们是他的侍女,你找我们,是想出卖自己的世界向他投诚吗?”另一名神情郁郁的女子道。

    温婉女子道:“主动投靠的人,公子一般不会杀掉,今后你至少可以作为奴仆活着。”

    “是啊,恭喜你。”郁郁的女子道。

    “不,我不是投诚。”顾青山道。

    两女疑惑的望着他。

    “我想杀他。”顾青山道。

    两女呆住。

    神情郁郁的女子大笑道:“这样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她面上的表情忽然鲜活起来,整个人神采飞扬,宛如一位遗世独立的天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