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道纵横异世 > 第三章 张兆峰
    清溪村少有外人来,这一日却格外热闹。

    “张家小子回来了!”

    “现在可不能叫人家张家小子,得叫人张少侠!”

    “没错没错!张老汉老来得子,可算时来运转。儿子十年前去了镇上,居然被白羽观的大侠看中,真是造化啊!”

    “可不是!这张兆峰这次回来,就是接他老父去镇上享福!”

    ……

    村民们议论不停。

    不远处,有一白衣长剑青年,昂首阔步走来。

    他一步跨出,就有三五米远,让人惊叹。

    张兆峰脸上笑容不断,想到这十年艰辛,终于有所成就,心中就迫切的想要见到家中老父。

    长流身法施展到极致,内息运转,如林间脱兔,一闪即逝。

    “这是白羽观武功!”

    “厉害!真是厉害!”

    “好快的速度,这要是去打猎,豹子也跑不过!”

    ……

    村民见张兆峰速度极快,发出惊叹。

    不多时,张兆峰到了家门前。

    清溪村中,以赵、周两大姓为主,张姓只有两三户。

    张兆峰家不算富裕,甚至称得上破落。

    破败的茅屋,破败的栅栏,张老汉坐在院中,用竹片编织竹篓。张兆峰走得快,张老汉还不知道他回来的消息。

    见张老汉佝偻着腰,时不时还咳嗽两声,张兆峰眼眶一红。

    张老汉就是靠着编织竹篓、竹席,将他拉扯大。十二岁那年,他跟随张老汉去镇上贩卖竹席,被白羽观中高手看中,带回白羽观培养。

    十年修行不缀,今日方才回来,老父却已经垂老不堪。

    “爹!”

    张兆峰心中一酸,忍不住喊道,声音却小的可怜。

    张老汉仿佛有感应,抬头一看,正看到张兆峰一步踏过栅栏,跪在跟前。

    ……

    张兆峰在家中住了下来。

    他劝张老汉跟他去镇上,他在镇上买了一套宅子。可是张老汉舍不得清溪村,不愿意离开。张兆峰想多留几天,好好劝劝。

    夜晚,张兆峰迎着月色练剑。

    长剑翻舞,犹如绿水流淌,畅快肆意。

    长剑引动月光,张兆峰越舞越快,看不到剑在哪里,只能看到剑光忽闪。

    一套剑法演练完毕,张兆峰负剑而立,口鼻中呼出雾气如剑。

    “这里——”

    张兆峰面露惊疑。

    今日练剑,效果似乎比之白羽山上更为显着。

    “白羽山灵气汇聚,乃是周边之最。我家中怎会好过白羽山。”张兆峰摇头。

    他被师父带上白羽山,于白羽观中苦修十年,也曾下山行走历练,对于白羽山了解颇深。至少松溪县境内,鲜有灵气能超过白羽观的。

    “肯定是见到爹,太高兴的缘故。”张兆峰笑道。

    旋即,他转身进了屋中,盘膝运气。

    “看来这趟回来真是没错,连白羽心法都有精进。”

    张兆峰心念一闪,陷入修行。

    ……

    第二天一早,张兆峰起床,顿感神清气爽。

    体**息流转,如泉水叮咚,悦耳动听。

    “小峰,收拾一下,跟我去山神庙。”张老汉早早起床,见张兆峰出来,憨憨笑道。

    “山神庙?”张兆峰眨了眨眼,好奇道,“爹,我们村哪来的山神庙?”

    他十二岁离家,那时还没有山神庙。

    “三年前建的。”

    “我跟你说啊,这山神庙可神了,我带你去好好拜拜,将来一定出人头地!”

    说起山神庙,张老汉顿时来了精神,将三年前山神显灵,之后山神庙建立,护佑一村等等事迹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张兆峰听得有些无聊。

    但是见张老汉说的高兴,他也不好打断。

    在他心中,哪有什么山神。

    他出身白羽观,那是松溪县境内数一数二的大门派,门中高手无数,据说还有蜕凡境的高手存在。

    区区山神之说,能愚昧张老汉这样的村民,可糊弄不了他!

    “山神显灵?”

    “怕是一些巧合,被这些人过度揣测了。”

    张兆峰见张老汉说的有模有样,心中暗道。

    吃过早饭之后,张老汉兴冲冲带着张兆峰往山神庙去。

    一路上遇到村民,听他们夸赞自家儿子,笑的嘴都合不拢。

    张兆峰搀着张老汉,从村民开辟的通往清溪山山神庙的小道行进。

    不到一个时辰,山神庙就到了。

    “这就是山神庙?”

    张兆峰盯着面前庙宇,眼中闪过一缕精芒。

    清溪山上,山神庙翻修重建,成了一座真正的庙宇。

    清溪村村民能力有限,庙宇不大,却五脏俱全。正中摆着一尊神像,正是清溪山山神。

    神像前香火不断,每日都有猎人前来打扫、上香,桌案前有贡品,与城中庙宇相比,唯一不同的,怕就是规模了。

    张兆峰心头震惊,不是震惊清溪村村民竟在此地建造庙宇,而是他终于发觉——

    清溪村有古怪!

    “灵气!”

    “清溪村的灵气比白羽山还要浓郁,昨晚不是我的错觉!”

    “山神庙!山神庙!这山神庙的灵气——”

    张兆峰死死盯着山神庙,哪怕没有修炼,他也能感觉到浓郁灵气,随着他的呼吸进入体内。

    这种灵气浓度,甚至连白羽山中白羽观祖师堂也比不上!

    “清溪山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张兆峰心中大喜。

    白羽观祖师堂,那是白羽观掌门才有资格进入修行的福地。那里灵气浓郁,修行事半功倍。白羽观有精英弟子,获得门派奖赏才有资格入内修行,至多也就半个月而已。

    他曾下山,擒住一名采花贼,被官府奖赏。白羽观中也赐下奖赏,有幸在祖师堂修行一日。

    那一日修行,足比得上外间修行三五日之功。

    所以,张兆峰印象深刻。

    可此时,他感受到,哪怕是祖师堂也无法与山神庙相比。

    这里的灵气,实在太浓郁了。

    他这时才发觉,原来一路走来,灵气浓度不断在增加。越是靠近山神庙,灵气越是浓郁。量变引起质变,直到走近山神庙,他才惊觉。

    “灵气盎然,就连这山神像都显得不凡!”

    张兆峰看向山神像,只觉神异非凡,仿佛生出了灵性,给人一种淡淡的压迫感。

    “福地!福地啊!”

    他心中呐喊,就连张老汉在一旁说话,也未曾听见。

    “跪下,跪下。”

    张老汉不得不拉扯着儿子,让他跪下。

    张兆峰这才回过神,见一旁张老汉跪地,虔诚叩拜。他心中不信,只以为清溪村变化是灵气变化导致。但看在此处灵气浓郁,看在张老汉面子上,还是顺从跪下,心中却在思索。

    待起身时,他看向张老汉,道,“爹,山神庙没人照看吗?”

    “赵老三他们进出打猎,都会打理山神庙。”

    “怎么了?”

    张老汉回道。

    “我想留在山神庙。”张兆峰说道。

    “留在山神庙干嘛,这里不能吃不能住的!”

    “在家住两天,赶紧回白羽山,知道不?”张老汉瞪眼道。

    他信奉山神,可是也不想儿子留在这里,虚耗光阴。

    “爹。”

    张兆峰无奈道,“山神庙很适合我修炼,在这里修炼,可比在白羽山好太多。”

    “屁话!”

    “山神庙……清溪山能比白羽山好?”

    张老汉不信,认定张兆峰是为了他,不想回白羽观。

    张兆峰好说歹说,张老汉才将信将疑,同意张兆峰留下。

    将张老汉送回村里,张兆峰要回山神庙,他已经迫不及待去修炼了。

    临走时,张老汉还嘱咐,在山神庙一定要恭恭敬敬,千万不要开罪山神。

    张兆峰随口应着,施展长流身法,快速往山神庙掠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