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道纵横异世 > 第十一章 白羽观
    “神君,张兆峰、韩无名、魏明山三人正在山神庙中恭候。”韩无垢见众同僚离去,上前两步恭声道。

    “可愿入本君麾下?”林诏问道。

    “他们愿意。”韩无垢回道。

    她受山神神通,阴魂阳显,将张兆峰三人吓得差点瘫软在地。得知韩无垢加入山神麾下,并且成为鬼物之躯,三人心中复杂。

    但韩无垢威信不俗,加上其保证山神性善,他们当即同意,加入山神麾下。

    “好!”

    林诏抚掌大笑,道,“既如此,本君也不吝赏赐。”

    韩无垢闻言,心中期待。

    虽不知林诏之前赐下的鬼卒令符、缚魂锁链与鬼卒皂服的功用,但见楚文曜等人神情,可知不凡。

    “不知道会赐下什么?”韩无垢暗暗猜想。

    林诏轻笑一声,道,“你新入清溪山,贸然赏赐,终究不妥。”

    “到底赏不赏?!”

    韩无垢一阵失落,暗暗气道!

    “张兆峰、韩无名、魏明山实力低微,难以大用。本君有一桩机缘,便赐予他们。”

    “机缘?”

    韩无垢一脸惊疑,不知林诏在卖什么关子。

    林诏也不多言,一指点出,令韩无垢阴魂显化,道,“你且将三人带去清溪山南面。”

    “喏!”

    韩无垢疑惑,还是应道,随后出了山神法域。

    林诏身形一晃,又出现在山南洞府之外。

    他所说的机缘,便是此处洞府。

    ……

    “这是——”

    韩无垢四人,或者说是三人一鬼站在山南洞府之中,大眼瞪小眼,震惊不已。在他们面前,是林立的万仞石碑。石碑上,尽是剑痕,剑意纵横,弥漫洞府。

    “武道传承!”

    “覆雨剑客!”

    “八百年前,名动一府、剑冠七州的覆雨剑客秦牧野!”

    张兆峰三人对视一眼,看向韩无垢,“这就是山神所说的机缘?”

    “应当没错。”韩无垢也是震惊。

    她也没想到,林诏口中的机缘,居然是覆雨剑客这等前辈高人的武道传承!

    覆雨剑客,八百年前顶尖强者,独来独往,剑法卓绝。与当时另一名翻云剑客莫千秋,并称‘风雨剑客’,名声极大。

    怕是谁也想不到,堂堂覆雨剑客,竟将传承藏在清溪山这等挫尔小山之中。

    “果然是好大机缘!”

    张兆峰三人惊叹一声,心中更是复杂。

    他们加入清溪山,是看在韩无垢面上,抱着敷衍应付的意思。可现在,山神赐下如此机缘,若是还抱有敷衍心态,连他们自己也不好意思。

    “不知这山神是何来历,竟连胎藏境强者的武道传承,也能随手拿出!”韩无名看向韩无垢,出声问道,“姐,你知道吗?”

    胎藏境,犹在凡尘境与蜕凡境之上,属于出神入化,出入青冥的高深层次,实力之强不可想象。

    “我才入清溪山,哪里知道!”韩无垢瞪了弟弟一眼,没好气道,“你们现在和我一样都是神君属下,不要一口一个山神,以后尊称神君!”

    “……”

    “明白了。”

    韩无名三人应道。

    张兆峰看着韩无垢阴魂之躯,眼中有愧疚之色。要不是他将韩无垢赶走,或许不会有今日之劫。

    “张兆峰。”韩无垢看了一眼张兆峰,冷笑道,“你无须愧疚。你我今后人鬼殊途,虽为同僚,却不同道。各走各道,相忘江湖吧。”

    “姐,张师兄他是担心我们被清溪怪异……留下,才会口不择言,让……”韩无名为张兆峰解释,冷不丁看到韩无垢眼神,感觉一阵阴风吹过,再不敢多说。

    他姐现在可是货真价实的……鬼!

    “好了!”

    “神君命我带你们来这里,我的任务完成,要回去复命。你们三个就待在清溪山好好修炼,神君待你们不薄,你们可千万别狼心狗肺。”

    韩无垢阴魂渐渐虚幻,这是显化的时间到了。

    “师姐。”

    张兆峰露出不舍。

    韩无垢心中欢喜,嘴上却道,“好好修炼吧。神君说了,你们这点实力,不堪大用!”

    说完,韩无垢彻底虚幻,化为阴魂之躯。

    张兆峰三人能感受到阴魂之气远去,知道韩无垢已经走了。

    魏明山收回目光,看向张兆峰与韩无名,两人神情都有些低落。

    “师弟,韩师姐身死,阴魂却得以存活,还能显化人间,说来还是一件幸事。待你实力强大,未尝不可与师姐再续前缘。”魏明山拍了拍张兆峰肩膀,安慰道。

    “对!”

    “师姐新入山神麾下,一定势单力薄。我若修行有成,也能为师姐羽翼,助其建功立业!”

    张兆峰不是自怨自艾之人,恢复斗志。

    韩无名看了看两人,满脸悲苦,“那我怎么办?”

    “出来一趟,我姐死了。死就死了吧,还偏偏成了鬼物,这我回去怎么跟爹娘交代啊!”

    魏明山与张兆峰对视一眼,均是大笑。

    韩无垢死后成就鬼卒,算是悲中大喜。甚至在他们看来,韩无垢死与没死,几乎没有两样。

    唯独韩无名难了!

    ……

    山高八百丈,耸入白云间。

    白羽山。

    松溪县境内名山之一,与灵涧山、风雨山、金刚山、归巫山,合称松溪五山。

    白羽山上,有一大派,唤作白羽观。观中高手众多,一县闻名,江湖地位颇高。

    白羽观中。

    掌门白星河与七大长老于大殿议事。

    “诸位长老,妖魔猖獗。据驻扎血渊的长老汇报,血妖又有异动的倾向,不知诸位有什么建议?”

    白星河一头银发,身穿道袍,仙风道骨,端是不凡。他看向下首七大长老,出声问道。

    传功长老韩章贤闻言,道,“血渊堡每隔数年,都有新生血妖出没肆虐。它们开辟通道,自地底钻出,令人防不胜防。我松溪县五大派联手,也未能完全封锁血渊。依我看,不如联络其他四派,高手齐出,将血渊堡一网打尽!”

    韩章贤中年模样,眉宇如剑,一身正气。提到血渊堡,更是杀气纵横。

    “此举不妥!”

    执法长老寇超群摇头,并不赞同。

    “有何不妥?!”韩章贤冷声道。

    白羽观中,他与寇超群最不对付。韩章贤正气凛然,最不屑弯弯绕绕。而寇超群掌控白羽观执法殿,冷面无情,又最通阴谋诡计,同样看不起韩章贤。

    两人年轻时,更因争夺一女而几番交锋,结下梁子。

    寇超群人如其名,英俊不凡,有儒雅之气,笑道,“血渊堡之祸,众人皆知。我松溪五派之所以不强力铲除,原因有三。”

    “其一,血渊堡中地形复杂。它们躲藏血渊之中,地底通道错综复杂,又有各种猛兽栖居,是拦路猛虎。大举进攻,血妖隐藏,我们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这些猛兽,必定损失惨重。”

    “其二,哪怕在血渊中找到血妖,因为地形缘故,血妖实力不减,甚至有所增幅。可我们人类武者,在昏暗狭小的通道中,实力却要大打折扣。”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寇超群起身,高声道,“松溪五派,灵涧寺、风雨山、金刚门、长虹剑派,以及我白云观,各有高手派驻血渊两侧,封锁血渊高手出没。这些血妖只能暗度陈仓,送出新生血妖,寻找血食。”

    “但是新生血妖实力低微,即使有所逃脱,也能轻松灭杀,无法成就气候反补血渊堡老魔。长此以往,血渊堡中血妖老魔实力一日不如一日,我们可不废一兵一卒,将其困死在血渊中。”

    “如此,为何要主动进攻,徒增伤亡?”

    寇超群看向韩章贤,语气平缓,却压迫力十足。

    “没错。”

    “正是如此。”

    “韩长老年轻气盛,要为大局考虑啊。”

    有三位年长长老出言附和。

    韩章贤冷笑一声,道,“寇超群,我等畏死,难道就看着那些无辜的百姓被血妖迫害。新生血妖确实不强,但也不是那些不通武道的百姓能够抗衡!”

    “难道他们的命就不是命吗?!”

    韩章贤双目幽冷,怒气喷薄。

    寇超群正要反唇相讥,白星河这时出声道,“韩长老,不是我等贪生怕死,而是一旦决定总攻血渊堡,务必要保证无一血妖逃亡。否则血妖流窜,还有众多实力强横的老魔,死伤怕是更加惨重。”

    “如今封锁血渊,徐徐图之,才是最稳妥的方法。数十年之后,未尝不能毕其功于一役!”

    “可是——”

    韩章贤还要再说,白星河摆了摆手打断道,“好了,此事多说无益。哪怕我白羽观同意,其他四派也不会通过。韩长老觉得,仅凭白羽观一己之力,能荡平血渊堡?”

    血渊堡中老魔众多,实力深不可测,韩章贤当然不会妄自尊大。

    他看向白星河,知道这个提议暂时不会通过,暗暗叹了口气。

    在他身旁,一白衣妇人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韩章贤回之苦笑。

    这一插曲之后,白星河才宣布正事。

    “血妖出没,我们白羽观也要有所应对。”

    “按照往年经验,血渊堡异动,三五月之内,必有血妖出世。如此,我白羽观就定在三月之后,举行精英大比,以壮声威。大比之后,众弟子下山,斩妖除魔!”

    白星河宣布结果,七大长老散去。

    韩章贤与林卿月并肩而行,韩章贤一言不发。

    “师兄,还在想刚才的事?”林卿月出声道。

    她一身白衣,宛如天上仙子,气质超群,是白羽观掌门一辈中一等一的奇女子,更是韩章贤之妻。

    韩章贤摇头,苦笑道,“掌门他们太保守了。这样耗下去,哪怕能将血渊堡中老魔全部耗死,也有数十年甚至百年耐心。这期间,又要有多少百姓死于血妖之手?”

    他亲眼见过,血妖杀人,吸人精血,连骨髓都要敲碎吞下,着实残忍。

    “师兄。”

    林卿月理了理额前秀发,道,“掌门他们说的也有道理。若是贸然总攻,一个不慎让血妖中的高手逃脱,怕是要酿下更大灾祸。如今之法,也是无奈。”

    “再说对付新生血妖,不是还有无垢、无名他们吗?”

    “以他们的实力,下山行走,足以斩杀那些为祸血妖,还松溪县一个朗朗乾坤。”

    “唉!”

    “也只能这样了。”

    韩章贤叹了口气,不想谈这个话题,转而道,“师妹,说起无垢、无名我才想起来。这两个孩子下山有几个月时间了吧?”

    “三个月了。”林卿月记得清楚。

    “三个月!”韩章贤哼哼道,“他们倒是心大,整整三个月都不回家一趟。看来孩子大了,不由爹娘了。”

    “你啊!”

    林卿月嗔笑一声,道,“你要是想无垢和无名了,就让大壮下山唤他们回来。在外晃悠三个月,马上精英大比,还要多做准备。”

    “嗯,要唤他们回来。”韩章贤闻言点头道,“不过这是为了精英大比,我可没想他们!”

    “好好好。”

    “你没想。”

    ……

    与韩章贤和林卿月相同。

    寇超群回道住处,唤来一人,道,“子轩。你去一趟白羽镇清溪村,命张兆峰滚回来见我!”

    “五个月不见踪影,莫不是死了不成!”

    寇超群语气不善。

    “是!”

    郑子轩应了一声,不敢触霉头,连忙退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