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道纵横异世 > 第三十章 盛九千
    血渊之战在即。

    林诏也在准备。

    “王睿率右营阴兵剿灭清溪山外围鬼物。连城、庄容、季铁峰、宏兴运率八班鬼差策应,楚文曜着重查探苍山鬼王、骷髅鬼王藏身所在!”

    “喏!”

    下首六人应声退下。

    林诏看向东方,神色淡然。

    清溪山东,有人走来,闲庭信步。

    这人一身青衫,中年模样。看着平淡无奇,速度似慢实快,常人见了,更是下意识的将其忽视。

    青衫中年背负长剑,在清溪村中漫步。一路走来,竟无人察觉。

    清溪村中,人人面善,脸上有发自内心的笑容。他们受山神庇佑,不被妖魔侵害。又连年丰收,风调雨顺,这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幸福。

    清溪村村民自是满足。

    青衫中年逛了一圈,随处可见清溪村村民对山神的信仰。每家每户,家中都请了山神像供奉,早晚祭拜。

    “清溪山神。”青衫中年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出清溪村,径直上了清溪山,在山神庙前停下。

    “在下南平盛家盛九千,不知尊下可否现身一见。”

    青衫中年声音朗朗,气度不俗。

    随着他声音落下,一道门户出现在山神庙前。盛九千有些惊奇,却大步踏入。

    法域大堂。

    林诏高坐首位。

    盛九千踏步进入,看到的就是一尊金甲神将高高在上,他站立下方显得渺小。

    “阁下就是清溪山神?”盛九千不怯场,环顾四周,目光落在林诏身上问道。

    “南平盛家。”

    “你可是为盛星火报仇而来?”

    林诏声音洪亮,响彻法域。

    “报仇谈不上。九千这次上清溪山,一是为了星火,二是为了阁下。”盛九千自顾自坐下,看着上首林诏说道。

    “说来听听。”

    林诏见盛九千有趣,不介意与之多交谈几句。

    盛九千笑道,“阁下也知道,盛星火乃我南平盛家嫡系弟子。虽不成器,却也不是他人可以擅杀。所以还请阁下交出杀害星火的鬼物,也好让九千回去交差。”

    “盛星火是本君杀的。”林诏道。

    盛九千瞳孔微微收缩,笑道,“阁下说笑了。星火明明是被清溪山无名鬼物所杀,怎会是阁下所为。”

    “此事不必多说。”

    “你若想交差,随意从清溪山外猎一头恶鬼便是。”

    林诏不愿跟盛九千打哑谜,直接道。

    盛九千眉头微皱,“阁下这是不给九千、不给我盛家面子了。”

    林诏面无表情,并不言语。

    盛九千见状,心间顿有怒火升起。他自持天才,实力高深,一人独闯清溪山,也颇为自得。可面对不按常理出牌的林诏,百般手段毫无用处。

    “阁下。”

    “盛家的强大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若要与我盛家为敌,我们不介意以雷霆之势,荡平一切!”

    盛九千语速不快,却充满压迫感。

    他一双眼盯着林诏,等待回应。

    林诏听了,也动了。

    他伸出手,手指修长,手掌如明玉,白皙透彻。

    盛九千脸色大变,刚要起身,却发现无法动弹。他要张嘴,却口不能言。如此之境,当真有大恐怖!

    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一身武艺无法施展,岂不是任人宰割?

    盛九千想要调运体内真元。

    蜕凡境大高手,百年内息凝为一滴真元。真元极度压缩,重如泰山,蕴含恐怖能量。在经脉中猛地炸开,能发挥绝强一击。

    这也是蜕凡境高手实力远超凡尘境的原因之一。

    但盛九千发现,体内真元晦涩,竟难以运转。九滴真元在经脉中滚动,却无法爆发,反而将经脉压迫的快要裂开。

    “胎藏境!”

    “绝对是胎藏境强者!”

    盛星火暗暗叫苦,“这种实力,整个南平盛家高手齐至,也是盘中菜腹中餐!”

    他自忖一身实力只在胎藏境强者之下。林诏悄无声息就将其制服,不是胎藏境强者,又是什么?

    “以你的实力,在盛家地位应当不低。”

    “你估计,南平盛家高手齐至清溪山,能展雷霆之势,荡平本君吗?”

    林诏出声问道。

    盛九千脸色难看,想要说话,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又能开口,连忙道,“阁下手段过人,但九千不过是盛家无名一小卒,奉命调查星火之死罢了。我南平盛家有无数强者,任你清溪山再强,也绝不是对手。”

    “哦?”

    林诏似笑非笑,“蜕凡境巅峰武者,在南平盛家也只是无名小卒吗?如此说来,怕是只有胎藏境强者才有一席之地了。”

    盛九千心中叫苦,知道林诏看出他的实力。

    他却不知,从他入清溪山那一刻,山神册中就有他的记录。实力、出身,一览无余。

    “盛九千,蜕凡境九重,南平盛家百年天才。自幼拜入上京天都盛余崖门下,剑法超绝,暗器无双。”

    林诏捧着一册,摇头道,“南平盛家派你前来清溪山处理盛星火之事,其心可诛。”

    “挑拨离间,非君子所为。”

    盛九千神情一肃,道。

    只是他心中又何尝不清楚。

    南平盛家每逢大事,都要派他前去交涉,看重的无非就是盛崖余弟子的身份。只是他出身盛家,受其恩惠颇多,虽不是嫡系,却被推荐前往天都拜入盛余崖门下。

    这般恩情,无以为报,只能尽心竭力。

    林诏一双眼,仿佛能洞穿人心。

    他看向盛九千,朗声道,“盛九千,本君求贤若渴,你可愿入我清溪山?”

    “阁下说笑了。”

    盛九千摇头,果断拒绝。

    让他加入一个怪异麾下?就算他愿意,南平盛家和他那位高冷师父也要将他斩杀,以抹灭耻辱。

    他此次来,除了替盛星火报仇之外,就是要将林诏收入南平盛家麾下。

    如今倒反过来被林诏招揽,着实可笑。

    “你可想清楚了?”

    “眼下正有一桩机缘,若你愿入本君麾下,不出几年,定能晋升胎藏境。”

    林诏有些谋划,正要借助位高权重之人施展。送上门的盛九千,就是极好的人选。

    “胎藏境?!”

    盛九千看向林诏,似乎想要从林诏脸上看出此言真假。

    武者修行,艰难无比。每一个境界的突破,都需要无数水磨工夫,无数天才地宝相助。若是资质不足,还需要种种机缘,才能破境。

    他一路走来较为平坦。

    因天资不错,拜入盛崖余门下。虽接受的教导不多,可苦修八年,也成了蜕凡境高手。之后回到南平盛家,转眼二十余载,如今已经是家族中顶尖高手。

    但潜力似乎也就此耗尽,止步于蜕凡境九重,难以突破。

    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天才困顿于此,不得突破。盛九千以为自己不会是其中一员。随着时间推移,修为寸步难进,让他渐渐觉悟——

    或许,他也将就此止步。

    如今林诏抛出橄榄枝,言明能助其晋升胎藏境,盛九千难免踌躇。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