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道纵横异世 > 第四十七章 韩长老,好久不见
    韩无名历练多年,也不是傻子。

    陆奇峰和金鼎派,想借助魏南山报复风雨山,这点小心思他如何看不出?

    他此次来,只是单纯的想要见识见识十五岁的蜕凡境而已。

    魏南山听到韩无名提及父亲魏明山,心中一阵发凉。魏明山教子甚严,若他出格,说不得真舍得打断他的双腿!

    陆奇峰在旁轻轻碰了碰魏南山的胳膊。

    魏南山咬了咬牙,强道,“师叔,父亲教我要知恩图报。奇峰曾救我性命,要是见他受辱置之不理,不也是不仁不义?”

    “你啊!”

    韩无名摇头。

    在他面前,魏南山终究还是稚嫩。

    “也罢。”

    “你随我上一趟风雨山。”

    韩无名道。

    “多谢师叔!”魏南山闻言大喜,陆奇峰脸上也露出喜色。

    两人动身,陆奇峰要跟在身后。韩无名皱眉,道,“你就不要跟着了,我与南山同去。”

    陆奇峰面色一滞,讪讪道,“奇峰只是要送送韩前辈跟南山。”

    “师叔——”魏南山不忍,看向韩无名。

    “再啰嗦一句,你也留在山下吧。”韩无名说完,径直出了金鼎派。

    “奇峰,那你就留在这里疗伤。你放心,有我师叔出马,定会为你讨回公道!”魏南山无法在,只得安慰陆奇峰两句,然后赶忙追上韩无名。

    陆奇峰盯着韩无名与魏南山的背影,脸上怨毒之色更浓。在会客厅后,陆战雄等金鼎派高层也走了出来,个个脸色苍白,看向会客厅外面色复杂。

    ……

    风雨山下。

    韩无名与魏南山到来。

    二十年前,风雨山弟子众多,不逊色白羽观。如今萧条,站在山下竟见不到繁华。

    “松溪五大派,风雨山算是彻底败落。只是不知这个林诏,能否力挽狂澜,振兴山门。”韩无名看向风雨山,长声感叹道。

    魏南山不解,鄙夷道,“人都说灵涧寺、金刚门、长虹剑派、风雨山四派,与我白羽观并称松溪县五大派。依我看,风雨山小猫小狗两三只,在松溪县只能算中等,与之为伍,简直耻辱!”

    “南山!”

    “这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韩无名眉头微皱。

    “我说的不对吗?”魏南山看向韩无名,一脸不忿,“我白羽观有蜕凡境高手十多人,他风雨山有几个?我白羽观凡尘境巅峰弟子数十,他风雨山整个门派弟子加起来,也就这个数吧?”

    “这样的门派,有什么资格与白云观相提并论!”

    魏南山出身时,白羽观已经开始崛起。待他记事起,白羽观中蜕凡境高手如井喷式出现,一跃成为松溪县最强门派。

    在这种环境下长成,自然养成魏南山独尊白羽观的心态。

    韩无名摇摇头,不与魏南山辩驳。

    “魏师兄掌管白羽观,俗务缠身,看来终究是疏忽了。”

    “待回山之后,定要提醒一番。”

    如此轻浮,将来恐有大祸!

    韩无名想定,带着魏南山直上风雨山。

    ……

    风雨山。

    林诏取来灵药,熬制之后喂林凡服下。又将调制好的膏药敷在林凡右臂上。

    一旁,母亲林语看的惊奇,道,“林诏,这些灵药、膏药哪里来的?你爹的胳膊快要断了,没想到还能续起来!”

    林凡也是惊喜莫名。

    当时右臂近乎被连根砍断,还以为这辈子就废了。谁想到林诏妙手回春,又有了一丝希望。

    “爹,娘。”

    “这灵药和膏药都是我在外偶然得来。灵药能弥补亏空气血,调养伤势,膏药可活死人肉白骨,爹的伤势看着严重,实际没什么大碍,两三月就能痊愈。”

    林诏一边为林凡敷药,一边笑道。

    他当然不会说,这灵药乃是从图蒙山中得来,名曰二转玄阳纳气灵芝,可治疗内外伤势,是一等一的疗伤圣药。

    至于膏药,清溪山神灵本尊亲自炼制,混合了元阳生骨灵心草、北辰灵果、七命九星花等十三种珍贵灵药,才得以炼制而成,连蜕凡境武者断臂都能重续,其价值绝不损色与凡尘红莲!

    林诏行走江湖,难免受伤,身上带了不少膏药,一直未曾使用。这次正好拿出,治疗林凡伤势。

    林凡和林语两人看着林诏,越发觉得自家儿子神秘莫测。

    天资纵横,年纪轻轻就是蜕凡境高手,又轻而易举拿出这么多灵药,断臂之伤都能治疗,实在神秘。

    林语坐到林诏身旁,揽着林诏,柔声笑道,“悄悄摸摸就成了蜕凡境大高手,不愧是我林语的儿子!”

    林语揉着林诏的头发,眼中却满是心疼。

    她能想象,林诏走到这一步,付出了多少艰辛和汗水。

    林诏没动,让母亲揽着,心中却在苦笑。他猜到林语心中所想,只是有神灵本尊相助,他有如今成就,真不比外界天才多辛苦几分。

    只是,这点却无人知道。

    一家三口叙着温情,林诏也早已适应这种气氛。出世入世,炼一颗红尘心,才能得大自在、大逍遥!

    不多时。

    有人来报,白羽观长老韩无名、掌门魏明山之子魏南山求见。

    “居然是他。”

    林诏嘴角微扬,想到那个吊儿郎当的家伙,不由一笑。

    “白羽观!”

    与之相反,林凡与林语却是脸色一变。

    如今白羽观可不是风雨山能够相比。韩无名、魏南山在白羽观中地位都不是普通弟子能够相比。两人不由想到此前陆奇峰所说,心中一沉。

    “没事的。”

    林诏安慰道,三人往会客大殿赶去。

    大殿中。

    韩无名与魏南山静立。风雨山祖师堂张青山、窦明远、衡元伟,以及风雨二堂长老吴兴超、胡明才俱都在列。

    其中张青山与窦明远原本往图蒙山,查找两位太上的踪迹。听到风雨山变故,以及林诏事后,忙不迭赶回,回到山中已有两日。

    林诏一家三口跨入大殿,殿中众人目光投来。

    韩无名一眼就看到林诏,眼神中有些许迷茫,眉头微皱,似在冥想些什么。

    他在看林诏,林诏却也在看他。

    两人目光相对,韩无名顿时想起来,嘴巴微张,不敢置信。

    “韩长老,好久不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