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道纵横异世 > 第八十章 结束
    “清溪山神!”

    冰封魔王一怔。

    他没想到,隔着百余里,林诏竟还能打出一击。而且,他与焚天魔王降临之时,分明感受到白羽山上有浓郁妖魔气息。笃定林诏必定要被拖住,无暇他顾,才悍然出手。

    可如今——

    神鞭绽放光芒,从虚空砸下。

    冰封魔王四足踏空,闪躲开这一鞭。然而神鞭不依不饶,施展精妙鞭法,不断向冰封魔王砸去。

    “该死!”

    冰封魔王气急。

    林诏远在白羽山,遥祭神鞭,竟将他压制,实在令人恼怒。

    正在与焚天魔王争斗的裴纶眼角余光瞥到这一幕,顿时大笑,“三头狗,知道厉害了吧!”

    这一分心,顿时被焚天魔王火焰击中。其真元一震,覆灭火焰,却落得面容焦黑。

    裴纶也不在乎,肆意讥笑,痛快至极。

    焚天愤怒,吼道,“三首,你在墨迹什么!快快破除封印!”

    冰封魔王也是有苦难言。

    他左突右支,要突破神鞭封锁。奈何神鞭威力极强,速度又快。一鞭又一鞭砸下,将他死死限制。

    清溪山上,云萝郡主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这就是清溪山神的实力?”

    她看到,清溪山神远隔百余里,御使神鞭竟将堂堂冰封魔王戏耍成野狗。一鞭抽下,打的三头魔犬左右躲闪。

    “确实很强。”

    见林诏出手,成是非松了口气。对于林诏的实力,他深有体会。

    深不可测!

    蛇山。

    “失算了!”

    “退!”

    冰封魔王再次被神鞭抽中,来自灵魂深处的痛楚,让他难以忍受。他再不迟疑,一闪就向裴纶攻去。

    神鞭主要限制冰封魔王,不让他进入魔窟。此时他向另个方向掠去,林诏倒是没有阻拦。

    “哈哈!”

    裴纶一棍横扫,砸在冰封魔王与焚天魔王身上。碰撞一记,两股强横力量从乌金棍上传来,震的他手腕发麻。

    但是裴纶却笑的肆意,借着这股碰撞之力后退,退到神鞭一旁。

    “狗仗人势!”

    焚天怒视一眼裴纶,又看向白羽山方向,大声道,“清溪山神,人类有句话叫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与人类为伍,早晚自食恶果!”

    他留下句话,再不停留,与冰封魔王远遁而去。

    这次行动,他们算准了蛇山守备力量不足,甚至耐心等待林诏被破境之劫的域外妖魔纠缠之后才动手。

    可是林诏之强,依旧超出他们的想象。

    在神域之内,林诏的攻击瞬息可至。至于是在蛇山,还是在白羽山,并无区别。

    两线作战,对于林诏来说,也毫无压力。

    无妄山派焚天、冰封两大魔王潜行而来,却是无功而返。

    焚天也不愧是魔王,计划失败,临走之际还要挑拨林诏与人类的关系,当真其心可诛。

    见魔王退走,成是非连忙上前,催动真元,将两大天罡星从冰坨中解救出来。

    指望六扇门盛崖余与东厂裴纶这两位,显然没可能。

    可怜两大胎藏境武者,被寒气侵蚀,冻得脸色发紫。

    好在留下一条性命,稍加修养,就能恢复。

    裴纶与盛崖余站在一处,遥向白羽山方向躬身作揖,道,“多谢神君援手。”

    若不是林诏出手相助,待冰封妖魔放出蛇山妖魔,他们二人恐怕都要陨落于蛇山。

    甚至盛崖余还要死在这之前!

    “本君封印蛇山,自有守护之职责。”林诏声音传来,平淡毫无波动。

    任谁也无法从这句话中,听出林诏现在居然正与域外妖魔厮杀。

    “神君大义。”

    裴纶闻言,肃然起敬。

    林诏不是人族,却斩妖除魔,护佑一方,着实令人敬佩。

    “……”盛崖余看到裴纶模样,顿知其心所想。她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若是让裴纶知道,林诏有免除后患的能力,却选择封印蛇山;守护蛇山封印,也只是为了要挟朝廷,不知又是什么反应。

    不过她不是健谈之人,也不会主动搭茬。

    蛇山危机解除,盛崖余一拍轮椅,再次回转清溪山。这次危机给她提了个醒,妖魔一方已经注意到蛇山,注意到林诏。朝廷务必要派遣高手前来,守护蛇山。以免下次林诏真正无法抽手之际,为妖魔所趁!

    成是非、裴纶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一封封信件飞回上京。

    ……

    这些暂且不提。

    蛇山之危接触,林诏专心应付阚清风破境之劫,轻松至极。

    大半个时辰之后,阚清风浑身一震,终于感应到小世界所在。他催动真元、白羽剑,一道道陌生气息顿时在白羽剑上缠绕。

    这气息混杂了阚清风的武道真意,混杂了白羽剑的神兵之力。

    林诏看的清楚。

    气息之中,分明还有更多的那方小世界的气息。

    他知道,待气息稳固,这就是通往那处小世界的凭证。

    时间流逝,气息稳固。

    虚空裂缝终于愈合,不复恐怖。

    阚清风信手挽了剑花,负剑而立。他脸上难掩喜色,恭声向林诏道,“多谢神君相助。”

    “交易罢了。”

    林诏摆手。

    这本就是一场交易。他出手助其渡过破境之劫,阚清风将前往小世界的一个名额交给林诏。

    各取所需。

    阚清风知道林诏性子,也不多说。

    徐康成等人上前,将阚清风围住。

    “师兄,怎么样?”徐康成急忙问道。他注意到原本与他同样苍老的阚清风,如今显得精神许多。只是破境之后,寿元增长的缘故,精气神更足。

    不过这些都是旁枝末节,如今他们最关注的,是小世界!

    “成了!”

    阚清风也不卖关子,朗声笑道。

    “成了!”

    “太好了!”

    “哈哈!我白羽观终于要崛起了!”

    ……

    徐康成、古天河等人一怔,旋即大喜,欢呼雀跃。

    林诏、楚文曜等站在一旁没有出声。

    他们不是白羽观弟子,无法体会他们的心情,却能够理解。

    白羽观建立两百多年,几经风雨,始终在松溪县这个小池塘中沉浮。如今阚清风破境,白羽观也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小世界。只要今后几代用心经营,成为雄霸一州的大门派指日可待!

    白羽观众人高兴,徐康成、古天河等更是老泪纵横。

    阚清风手持白羽剑,走到林诏跟前,道,“神君见笑了,他们实在是太激动了。”

    “无妨。”林诏不在意。

    阚清风看着林诏,心中感慨。

    现在他已经是胎藏境武者,依旧看不出林诏深浅。此前破境之时,亲眼见识林诏神威,对于林诏的敬畏更重。

    这位清溪山神君,绝不是等闲胎藏境能够相比。

    白羽观只能与之交好,而不能交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