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道纵横异世 > 第九十九章 养望
    松溪县城。

    北城勾栏之中,人头攒动。

    勾栏之地,为大明百姓娱乐之所。

    唱曲、歌舞、说书……

    勾栏娱乐,五花八门。

    有高雅的,有通俗的。

    上至达官贵人,下至黎民百姓,闲时都好往勾栏去,打发时间。

    其中,又以平民百姓居多;勾栏娱乐,则以说书最易,最受欢迎。

    大明内外,妖魔横行。

    屡有斩妖除魔之侠者,其事迹被‘艺术加工’,引得众人称赞。

    又或是大明朝廷,清官能吏、贪官污吏等事迹,也能吸引众人关注。

    说书最是简单。

    一个说书人,些许话本,就能支撑一座勾栏运转。

    于是。

    勾栏从府城、州城,蔓延到县城。

    仅松溪县城,就有大大小小十来座勾栏。

    小的,规模仅有一个说书人,几个伙计,更像是简易茶馆。

    大的,如城北这座四方楼,足有五六个说书人、七八个舞娘和十来个能吟唱小曲儿的妙龄女,冠绝北城。

    四方楼,楼起四方,分有五层。

    其中,最高一层轻易不开放。其他四层各有节目,热闹非凡。

    在第二层。

    一名老者站在台上,唾沫横飞,手上惊堂木一拍,铿锵有力。

    “话说这位周老爷子,那可是咱们松溪县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单人匹马来到松溪县,短短十数年就闯下偌大家业。他一生无儿无女,膝下却有十八义子,各个都是一时俊杰!”

    “周老爷子不是武者,不是官吏,却有一颗至善之心。”

    “那一年,大雪纷飞……”

    ……

    说书人声情并茂,将‘周老爷子’一生商场纵横,以凡俗之身闯下偌大家业的事迹,活脱脱描述成了一场场传奇。

    曲折离奇、荡气回肠,又无比励志。

    这样的故事,观众最爱。

    这位‘周老爷子’就在松溪县城中,他们从小就有听闻,甚至不少人还曾受过其恩惠。

    并且,‘周老爷子’与他们一样都是普通人出身,未曾修炼武道,让他们有极强的代入感。

    《周佚夫传奇》,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与《沈聪断案集》、《于天瑞斩妖传奇》,以及《城隍志异》、《山神志异》等,同时在松溪县中流传开来。

    周佚夫、沈聪、于天瑞三人,被人人称颂!

    至于‘城隍’‘山神’的字眼,也正式传入松溪县寻常百姓家。

    其含义,渐渐传开——

    山神,守护一山。

    城隍,守护一城。

    据说。

    朝廷要在南平州立城隍庙,供奉城隍,以绝妖魔。

    不少人对城隍来了兴趣。

    他们知道,在松溪县南清溪山上,就有清溪山山神,实力深不可测,神通更是无敌。

    有人说。

    被山神庇佑的山中村民,个个安居乐业,不受妖魔侵扰。

    一时间。

    众人对‘城隍’‘山神’好奇起来,开始去了解。

    ……

    盛崖余进入松溪县城,所见、所闻,都与‘城隍’、‘山神’有关,隐约能够听到‘清溪山神’的字眼。

    除此之外,大善人周佚夫、铁面典吏沈聪、松溪侠客于天瑞的名号,也屡有提及。

    盛崖余身后,一名冷面青年,轻推神椅,缓缓而行。

    这人正是六扇门冷血神捕——冷凌弃!

    冷凌弃是神侯诸葛正我的四徒弟,在其四大弟子中年纪最小,入门最晚。

    其幼时被野狼养大,故而对人世间的情感缺乏理解,擅长逆境求生,能在一切常人难以生存的恶劣环境下生存。

    他善使一把无鞘、细薄的无名剑,剑法高超,只攻不守,每次出招必以命相拼,受伤后杀心更重,故许多武功在其之上的高手,也死在他的剑下。

    十四岁时在兴化府百丈林,与十三恶徒蹇战,击杀一十三人,就连境界远超于他的首脑也被其杀死。

    十八岁时他为了要擒住一位实力远在他之上的大妖,躲进那大妖的妖窟里三十一天不言不动、不饮不食;抓住一个仅有的机会趁那大妖不备之际,给予其致命一击,一时轰动整个江湖。

    ‘冷血’之名,声震武林。

    冷凌弃一生传奇,破案无数,斩杀妖魔无数。虽号‘冷血’,其血却是最热!

    成名之后,铸剑山庄上门。

    原来。

    冷凌弃竟是铸剑山庄冷家嫡系。当年变故,父母遭敌身亡,冷凌弃不幸遗失。

    从此,有偌大冷家为根基,再不是无根浮萍。

    冷凌弃武道天资超绝,数十年成就六扇门中诸葛正我之下第一人,为神捕之首!就连藏有大量神兵的神侯府藏兵楼,也由他镇守!

    他与盛崖余同为神捕,乃是至交。

    此番却是一同前来松溪县。

    “看来清溪山神已经得到消息,开始造势了。”冷凌弃声音没有波动,似在叙述一件极为平常的事。

    盛崖余没有回头,闻言道,“清溪山与斩铁派走的很近,提前得到消息并不难。”

    “有斩铁派相助,我们这次倒省了不少力气。”

    朝堂之上,局势复杂。

    即使东厂、六扇门、护龙山庄发力,也有阻碍。斩铁派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甚至是一块巨石,将天平彻底压向清溪山一方。

    南平一州,城隍事宜,就此定下。

    “这个清溪山神,实力、手段都是顶尖。若是心向大明还好,若是摇摆不定,恐生大祸!”冷凌弃眉头微皱,对林诏并不放心。

    实力强大,却不受朝廷控制。

    清溪山与那些江湖门派又有不同。

    江湖门派,虽超然于大明朝廷之外,却总归是人类建立。可清溪山为首的却是不知根底、疑似怪异的清溪山神,在清溪山神麾下也多是称为‘鬼差’的‘鬼物’。

    形似妖魔,就算行事与妖魔截然相反,也为大明忌惮,难以真正信任。

    “能轻松击败成是非,实力自然极强。”

    “身居山野之间,能左右朝堂之上庙议,手段也是一等。”

    “他提前造势,以‘清溪山神’为例,宣扬‘城隍’信仰。如此一来,松溪县百姓心中无抵触,甚至期待。待朝廷下令建庙,顷刻就能收拢数十万信民。”

    “当真好手段。”

    盛崖余看向四周,看到松溪县城中百姓面容,苦笑道,“这位神君,一举一动都有深意,令人猜不透、看不清。目前看来,他建立清溪山势力,斩妖除魔,又镇压蛇山魔窟,与大明阵营一致,站在妖魔对立面。”

    “所作所为,也全然不似妖魔。”

    “只是不知,他建立‘城隍’信仰做什么,难道真是为了提升实力?”

    盛崖余不解。

    她回到上京天都,将清溪山中所见所闻告知师父诸葛正我。诸葛正我其智似妖,猜测清溪山神很可能是有特殊修行之法,需要万民信仰相助。

    关于这一点,六扇门,甚至其他势力已经开始尝试。

    各大势力,都有附属的小世界。要宣扬一神,建立信仰,并不是难事。

    他们关注清溪山,关注林诏,模仿其作为,要探知林诏根底。

    如今时日尚短,不见成效。

    但是大势力的耐心超乎寻常。这种尝试,即使耗费百十年时间,他们也不会轻易放弃。

    盛崖余与冷凌弃来到松溪县,也有实地观察林诏如何建立城隍信仰,如何借助‘城隍之位’提升实力的目的。

    冷凌弃推着盛崖余,在松溪县城中行走,默默观察。

    城中。

    近来有不少陌生人前来。他们的目的与六扇门相同。

    盛崖余坐在轮椅上,最是醒目。其背后冷凌弃浑身散发冷意,杀气暗藏。

    这样的组合,不少人猜出他们身份,远远躲开不敢近身。唯有松溪县百姓、城中寻常行人依旧如故,并不知从他们身旁经过的,竟是大明六扇门中,‘冷血’、‘无情’两位名满天下的神捕!

    “周佚夫。”

    “沈聪。”

    “于天瑞。”

    盛崖余听得更多,喃喃出声,“这三人,一个是民间经商的善人,一个是县衙断案的典吏,一个是江湖行侠的武者。”

    “清溪山神宣扬三人功绩,将他们捧上天去,到底为何?”

    冷凌弃摇头,“周佚夫、沈聪、于天瑞,实力最强的于天瑞也不过是凡尘境巅峰。只是为人侠义,在松溪县中名声不小。实力最低的周佚夫更是武道废体,连凡尘境一重武者都不如。”

    “至于沈聪,区区县衙典吏,不入品级。松溪县县尉之职长期空悬,沈聪以典吏之身代掌刑事,查案断案罢了。”

    “放眼大明,三人稀松平常。”

    “即使南平一州,这样的人物也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实在看不出,清溪山神捧此三人的意图何在。”

    冷凌弃对林诏的了解更少,仅有的信息,根本分析不出头绪。

    盛崖余凝神静思。

    想不透。

    此世无神,更无神道。

    他们如何能够想到,林诏这是在替未来的从神下属‘养望’,以便三人封神之后,能够推动城隍信仰在松溪县中大行其道。

    不止盛崖余等人。

    就连清溪山内部,韩无垢、楚文曜等,或许有些猜测,但绝不通透。

    人死之后,一切皆休。除非吞噬生魂,化为鬼物。

    这是常识。

    死后封神?

    大明内外,并无这个概念,众人自然也就猜测不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