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道纵横异世 > 第一百零三章 城隍神庙
    “这——”

    “天地自然的力量!”

    “城隍庙!”

    “是清溪山神!”

    如小山一般的城隍神庙,重量惊人,此时竟悬浮空中,这是何等力量?

    怕是只有能够调动天地自然之力的星辰境大宗师才能做到。

    “松溪县,竟有大宗师?”

    “难道是清溪山神?”

    “清溪山神要在南平州建立城隍庙。眼前这座建筑,不正是城隍庙?”

    “定是清溪山神!”

    ……

    众多强者低声交谈,难掩震惊。

    谁都知道,清溪山神实力强大。

    可是达到星辰境层次?

    却是没有多少人这么认为。

    若清溪山神为星辰境层次强者,与成是非一战何须那些手段,轻松可以镇压。

    只是若不是的话,清溪山神又如何能够托举如此沉重城隍庙?

    众人猜测,心有疑惑。

    盛崖余定睛看去,只见城隍神庙外有仪门。

    仪门前面有二副对联。

    一副对联的上联是:阳世之间积善作恶皆由你;下联是: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

    另一副对联的上联是:世事何须多计较;下联是:神界自有大乘除。

    对联绽放神光,一眼看去,似乎有玄妙之音,将文字化为煌煌大音在脑海中回荡。

    仿佛在洗涤心灵,又仿佛在震慑生灵。

    这种感觉,玄之又玄,难以言说。

    盛崖余细看。

    在对联的后面挂着一只很大的算盘,算盘上刻着四个字“不由人算”;算盘的旁边立了二块巨额。

    巨额上写的是:为善者昌,为恶者亡。

    “好大的口气!”

    “这是要代朝廷,掌善恶刑罚不成?”

    冷凌弃也看到算盘、巨额。他抬头看向上方——

    城隍神庙规模不小,正中有殿。

    大殿正门上悬“城隍庙”匾额,并配以对联“做个好人心正身安魂梦稳,行些善事天知地鉴鬼神钦”。

    透过大殿正门,隐约还能看到——

    大殿内供奉一将军坐像。

    此像极为眼熟。

    冷凌弃不用回忆,就认出,其与六扇门收集的清溪山神神像相似,与清溪山神极为相像。

    将军坐像左首为执笔拿簿,类似于衙门左典吏之人。

    右首为手执十二节水磨竹节钢鞭,类似于衙门右殿吏之人。

    其次还有诸多神像。

    其全然不似将军坐像面容清晰,反而是模糊不可辨认。

    冷凌弃自是不知。

    那将军坐像为林诏,为松溪县城隍!

    左右二首,分别是城隍麾下左右从祀——文武判官。

    其中文判官右手持笔左手持生死簿,负责调查人民品德的善恶与寿夭,执行各司的的判文或检阅记录,或审理其他案件。

    武判官则是在文判官判决后,负责执行犯人应得的惩罚。

    除却文武判官之外,又有牛爷马爷、范将军谢将军、日巡、夜查、三十六关将等从祀属神。

    牛爷与马爷本为阎罗王的从属,乃站在阴阳之间奈何桥的守卫。

    神座两旁边附祀两位大将,左为谢将军即谢必安,俗称“七爷”,高举‘火签’牌。右为范将军即范无救,俗称“八爷”,左手掌手铐脚链,右手拿‘赏善罚恶’四字牌,张牙舞爪,神气十分吓人。

    范、谢将军,一高一矮、一黑一白,也就是黑无常及白无常,其职责乃是押解犯人到城隍爷的法域大堂,专司缉捕鬼魂及恶鬼,负有维持阴间秩序的职责。

    城隍庙大都阴森肃穆,神前设判官、查案司、日夜巡抚等,手执刑具,两廊吏属、皂隶、牛头马面等,设置一如公堂。

    林诏一念建造城隍庙,对其改造也少。

    城隍神庙两侧,有二对立柱。

    第一对立柱悬有对联“威灵显赫护国安邦扶社稷,圣道高明降施甘露救生民”以赞扬城隍神的功绩,上悬匾额“牧化黎民”。

    第二对立柱上悬“刻薄成家难免子孙浪费,奸淫造孽焉能妻女清贞”的对联以警示世人。

    在城隍神庙之中,又有各司大殿。

    县城隍统辖一县,设有八司——

    阴阳司、速报司、纠察司、奖善司、罚恶司、财神司、注寿司、功过司。

    八司大神与文武判官等神,一并辅佐城隍,统管一县之事。

    “对联倒是导人向善、戒恶戒嗔,只是难免逾越。怪不得清溪山神定要让我等奔走,求得朝廷旨意。”

    盛崖余眉头微蹙。

    “可是朝廷旨意未到,此举——”冷凌弃不解。

    按理说,林诏能做这些谋划,等待如此之久,耐心极强。如今旨意就在路上,怎会如此心急?

    盛崖余同样不解。

    蛇山魔窟异变的消息被林诏封锁,唯有他一人知晓。六扇门情报再强,也无法进入蛇山魔窟打探情况。

    他们哪知。

    若林诏不强行摄取城隍神位,必有大祸!

    两害相权取其轻。

    与魔窟魔物相比,与神道根基相比,无朝廷之令而强取城隍神位便算不得什么。

    ……

    城隍神庙在空中盘卧,散发惊人威势。

    片刻后,其带起风暴,移动到北城。

    北城有空地。

    城隍神庙占地不小,这块空地清出,正是为了建造城隍神庙。如今林诏立庙,依旧要坐落于此。

    轰!

    轰轰轰!

    神庙落成,天地动荡。

    巨大城隍神庙落地,将整个松溪县城都震的动荡。这动荡更是以松溪县城为中心,席卷八方,覆盖一县。

    熟睡中的松溪县百姓尽数被惊醒。

    他们睁眼,隐约能够看到一座神庙,神庙上书‘城隍’二字。

    县城之中,衙门典吏沈聪自家中坐起。天地间,有冥冥之音指引,其神魂不觉出窍,悬浮空中。

    沈聪俯首,看到肉身卧坐,觉得惊奇。

    “大明松溪县沈聪,今日城隍降临,命你为城隍祭祀,诵文迎城隍,你可愿意?”

    “小民愿意!”

    沈聪为睿智老者,近些日美名传唱一县,也知晓些许隐秘。

    每日入梦,更有尊神显身,面授机宜。

    所以并不抵触。

    “善!”

    虚空中传来煌煌之音,沈聪抬头,只见一道榜文落下。

    他接过榜文,神魂无限拔高,竟落在一座城隍庙前。

    沈聪一惊。

    这座神庙,与他梦中所见一般无二。

    沈聪神魂,身穿典吏服饰,黑衣白发,自有一番威仪。

    他手持榜文,站在城隍神庙前,顿时被松溪县无数百姓看到。

    有人认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