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道纵横异世 > 第两百一十一章 召将!
    方白眉一面说,一面作法。

    风起时,土布囊置五方之位,新砖垒起,五谷落下。又有明灯三站,黄布神帐……等等。每有一言,便有一物浑成。

    待布置妥当,方才口念诸般咒语,沟通神灵。

    童子与李过,及一干甲士直看的眼花缭乱。

    须臾。

    方白眉又取出诸般物——

    恰是纸墨笔砚!

    “上等黄纸四十九张。要笔十枝,须桃木制成;墨五锭,妖魔之血洗练凝固;小砚二个,妖魔之骨制成;朱砂三两,同以妖魔血淬炼!”

    方白眉一面作法,一面授艺,端是娴熟。

    童子学的认真,目不转睛。

    李过及一干甲士则看的云里雾里,不知所以然。

    方白眉先将笔墨纸砚、朱砂等物,排于六甲坛下。旋即起势,脚踏魁罡二字,左手雷印,右手剑诀。取东方生气一口,念通灵咒一遍,焚符一道。

    如此七七四十九次,纸、墨、笔、砚、朱砂俱灵。

    然后才道,“万事俱备,末了便是书符。”

    方白眉向着童子传授道,“书符最是难事。须要以气摄形,以形摄气。

    此符是何作用,便要作此观想。

    如要兴云,便想得一个阴气,起自丹田,渐觉满身都是云气充塞,从七窍中喷薄出来,弥漫乾坤。

    如要起雷,便想得一点阳气,起自丹田,渐觉一身都是雷火运旋,从七窍中搏击出来,震动天地。

    观想成就之时,迅速将此气落墨,一笔而成。”

    方白眉一边说,一边心存观想,执笔挥毫。

    “所谓以神合神,以气合气。正要把道者神气,与天地贯通,这符方才灵验。”

    “初学者要做到这一点不易,徒儿不必急躁。到工夫练熟,闭眼神便聚,书空符亦灵。此通天彻地之妙诀也。若只照着符形描画,自己的神气先自散乱,如何感动得神灵?”

    方白眉声音朗朗,令人心中说不出的舒坦,“书符不效,却被鬼笑;写符不灵,倒被神惊。为师今日先写与你看:从何起手,从何结构,如何凝神运气。你看得烂熟,然后动笔。一法通,万法通,一法不通,万法都不通了。切不可粗心浮气,自误其机。”

    这谆谆之音落下,就见符纸忽的神光一闪,立显神异。

    “弟子谨记在心!”

    童子急忙应道。不过终究是孩童心性,见老师身前散发神光之符篆,好奇道——

    “老师。”

    “这便是‘召将符篆’?”

    方白眉手掐符篆,朗声笑道,“正是召将符篆!”

    他似是在教导童子,又似是在与李过等人宣扬步虚道法精妙。

    “召将符篆,为符篆一道最上乘之功。一旨符篆出,神将自出!”

    “神将?”

    李过惊疑。神道独尊,能被方白眉这位灵台法师称之为神将者,可知非同小可。

    “神将,便是神君座下护法神将!”

    “步虚道修士,须得有内将,方可召外将。”

    方白眉看向李过,笑道,“护法神将,无面而显化,有十身十像,此外十将。眼、耳、鼻、舌、意、心、肝、肺、脾、肾,此内十将。先炼就己身十将,统一不乱,存神定炁,俨如外将森列在前。

    然后呼之即应,役之即从。

    初时或先现半身,后现全身。

    若见将貌凶恶,不可畏惧;如其丑陋,不可嘻笑。须要敬之如父母,亲之如朋友,役之如奴仆。

    如若不然,必取神怒。”

    童子不敢出声,似见着神怒。

    方白眉最后道,“凡欲召将,必须先预定所行之事,所问之语。若召护法神将而不用,其必自取其祸,此后再召,神将必定不应,为护法神将所弃!”

    “你可记清楚了?”

    童子一个激灵,连道,“记清楚了。”

    “好。”

    方白眉骤转其身,目视李过,道,“召将之符已成,可行召将之事,将军以为如何?”

    李过看向方白眉,看向其手中符篆,不敢相信就凭此符,可解沛水关之围,冷笑道,“国师但请召将,刘将军正在沛水关中,静候国师手段!”

    “哈哈!”

    “将军且退后!”

    方白眉笑声叱咤,狂风乍起。

    李过眸光闪烁,依言退后。

    童子立在方白眉身侧,其为步虚道弟子,却不用退后。

    方白眉手执法剑,步罡踏斗,念咒焚符。

    此符,正是‘召将符篆’。

    须臾间。

    法坛之上,或闻剑佩之声,或露衣袍之色。

    “这便是护法神将?”李过冷笑。从气势看来,来者充其量不过是蜕凡境、至多不过是胎藏境层次。

    召此等‘护法神将’,着实徒惹人笑。

    童子闻言斥道,“这可不是护法神将本尊,只是其手下之人,被遣来查阅法坛相召之人罢了。”

    其侍从方白眉左右,自是知晓。

    “只是护法神将手下?”李过也不与童子置气,不再多言,静静候着。

    方白眉剑舞虚空,护法神将始现真形。

    或半身,或全身,或独行,或联骑跟随人众。或多,或少,只是竟往竟来,不向场中停驻。

    “护法神将,无处不在。因为常人精气,与其不相感通,所以俗眼不能看见。今日被符篆所召,游行时,未免从法坛经过。又撞着至心至意的目光凝聚,岂有不见之理!”

    方白眉解释一句,就见着十员大将站立庭中,拱手受令。四围簇拥,如有千军万马之势,全不觉法坛狭窄。

    “这——”

    李过目光从十将身上扫过,顿时大惊。

    这每一位大将,气势皆是惊人。他立在此处,只感觉心头沉重,竟被压制。

    “我虽是新晋星辰境,也不是等闲可欺。”

    李过眉头一掀,“国师竟召来了十尊星辰境?!”

    能将其压制,不是星辰境又是什么?

    “护法神将本尊神威不可揣测。”

    “眼前这只是十道分身,不过将将比拟新晋星辰境罢了。”

    方白眉手执法剑负手而立,解释之后看向法坛之上十将,肃然道,“贫道奉清溪神君法旨,受南平城隍尊神符诏,得《九天如意宝册》,书召将符箓。特召护法神将前来辅助,助贫道阐宏道法。功成之日,必奏闻神君,纪录超升。”

    闻听方白眉之言,十将中走出一将——

    眼似铜铃般大,面如紫蟹须钢。幞头金色放毫光,绣袄团龙花样。

    手执皂旗一面,招风唤雨行藏。英雄猛烈谁敢当,将军百战不当。

    “法师召见,有何法旨?”

    神将两目明亮,目视方白眉。

    方白眉早有腹稿,道,“速速赶至沛水关中,听候大顺前军统帅刘宗敏调遣。”

    “法师供奉,仅可十日。”

    神将说道。

    “十日足够!”

    “请护法神将速速动身!”

    方白眉躬身作揖道。

    “可!”

    神将应着一声,忽的一声,台上十将不见踪迹,却是往上沛府北沛水关赶去!

    “成了!”

    方白眉神色终是轻松下来,显露一丝疲态。

    作法、绘符、召将!

    非但消耗法力,更是消耗心神。饶是方白眉灵台法师,也有些不支。

    李过见方白眉果真召来十尊堪比星辰境武者之护法神将,再不敢轻视。眼中质疑、轻视,也改换尊敬之色。见其疲惫,连道,“国师辛苦,还请城中休息。有十将相助,静候沛水关捷报便是!”

    “也好。”

    方白眉也不推辞。

    他看向北方沛水关方向,口中喃喃,“梅师兄,师弟精修符篆之法,‘召将符篆’更是《九天如意宝册》中至强符篆。”

    “十尊护法神将分身,倒要看师兄如何招架!”

    说罢,转身便往城中行去。

    童子向一旁李过扬了扬下巴,紧随其后而去。

    “这童子,恁地记仇!”

    李过大笑一声,全然不放心上。带着麾下甲士护佑方白眉师徒左右,以防宵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