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修行 > 第一章 休书
    北冥域,三品修真王朝,大晋国。

    大晋王朝国土辽阔,共计十二都郡,其中凌云郡实力最弱,却是极为繁荣的存在。

    凌云郡,以罗、夜、楚三道次府为朝廷修真氏族。其中,夜次府势力最大,罗次府略比夜次府的势力弱上一些。至于,楚次府却不及夜、罗两次府的势力之大。

    千余年前,凌云郡乃是大晋十二都郡之首,那时的楚府,不仅仅是三府之首,更是群压大晋十二都郡的辅帝氏族。

    自楚府荒败,沦为次府后,其氏族之中,近千年不曾有天资妖孽之辈走出。

    落寂千余年的楚次府,终于迎来了百年不遇的修真奇才,然而,却是夭折于年少之时。

    夜次府势力之大,野心勃勃,窥视主府一位长达百年之久,罗次府势力虽不弱,但行事风格却是有些诡异,对于争夺主府一事,似乎并不感兴趣,实属让人难以琢磨。

    楚次府,府后群山之中。清水河岸崖之上,瀑布悬挂,在这瀑布激流之下的河卵巨石上,一名少年*半身,似是老僧枯禅般,盘膝静坐于此。

    少年身材均称,如墨般乌发,五官棱角分明,激流之水冲撞的肌肤闪烁着古铜色的光泽,与水流形成明显的对比。

    他盘坐于激流之下,如醍醐灌顶般。身体在激流的冲力下,没有丝毫动摇。

    “哈哈哈,丹田破碎,此生注定无法再踏足天道…”

    少年乍然睁开双眸,缓缓站起身,从瀑布激流下,缓缓地走出。抬首仰望湛蓝色天空之际,骤然,少年右手捂着光泽闪烁的眼眸,疯狂地大笑起来。

    原本有些俊秀的脸庞,此时也变得狰狞不堪,站在瀑布岩上,少年的笑声,越发冰冷,笑得都咳出了血,却是依然残笑着…

    “桀桀,小娃娃,要知道天道无情!区区丹田破碎而已,又何必这般模样?”

    在少年叹气间,一道苍老的声音缓缓传来。接着,一名身穿长袍的老者,隐现于少年头顶前方的半空中。

    “哼,丹田破碎还而已?老头,你的大话,倒是说得有些容易!~”

    看着那悬浮在半空中的老者,少年不由冷哼一声,眼中闪过对老者的警惕之色。

    “呵呵,倘若你答应了老夫的要求,这丹田破碎之事,自然无需放在眼里。嗯?有人来了!”

    对于少年的有所防范,老者报以拂须和蔼笑容,后闻得林中响起的一阵骚动,方才将身形隐了去,顺便提醒了少年一句。

    “少主,郡主来了,现如今在客房中等候…”

    林中骚动持续了片刻,便是有数道身影掠了出来,跳过林崖,来到少年的身旁,恭敬道。

    “已经到了么?”

    目光缓缓落在众人中为首之人,少年却是轻声呢喃了一句。

    “是的,府主大人正在招待郡主!”

    这为首之人,姓齐名圣,乃是楚次府中,实力仅次长老席的存在。齐圣行礼过后,目光落在少年的身上,眼眸中闪过一抹惋惜之色,道。

    “齐叔叔,我们回去吧,万万不可让郡主久等了!”

    对于齐圣,少年对其倒是颇为好感。如果不是齐圣,他楚枫怕是早已命丧黄泉,而不是如今这般,丹田破碎沦为一名普通人,楚枫纵身一跃,掠入山林之中,向着次府的方向而去。

    “切,装什么清高。不过是仰仗府主大人的废物,我们楚次府的脸,都让他给丢尽了。真搞不懂,府主大人为何还要留着这种废物在府中白吃白喝,还能享受高人一等的特权…”

    “若是三个月前,你可敢对少主说出这般话?”

    “你再说一遍?是不是想讨打?”

    “哎,昔日有望三年内凝聚丹海的天才少年,如今落魄成这般模样,果真是人生起落无常啊…”

    “你们几个都给我把嘴闭上,楚枫如今沦为这般模样,这是他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

    失去了天才光环的楚枫,而今却成了楚次府中,人人茶余饭后的嘲讽对象。谁能料想到,曾经仰慕楚枫的人,如今却变得前恭后倨,人生起落无常也。

    望着那逐渐消失的身影,再听到周围传来的不屑嘲笑以及惋惜轻叹,齐圣的嘴角,似乎变得有些苦涩了。

    对于这些人的刻薄势力,齐圣深有体会。只是他不知道,楚枫听到这些话语,心中会是怎样的一番滋味。

    ……

    楚次府,迎客大厅的庭院外,掠来一道身影,其身后尾随着数人。

    “少主,我等就送到这里,您自己进去吧!”

    将楚枫送到迎客大厅的庭院后,齐圣停下了脚步,对楚枫说道。

    “齐叔叔,有劳了!”

    如今的迎客大厅,已经成为了楚枫的鸿门宴。齐圣不入其内,显然是不想看到楚枫难堪的样子。

    看出齐圣所想,楚枫心中却是升起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当齐圣等人离开后,楚枫方才恭敬的叩了叩房门,而后轻轻地推门而入。

    迎客大厅很是宽敞,其中的人数却是寥寥数几,坐在最上方的几位,便是府主楚傲以及三位脸色淡漠的府中长老。他们在楚次府中,有着举足轻重的权力和地位。

    如今,这三人更是暗中逼迫楚枫,演出这么一场鸿门宴。

    在楚傲的右手下方,便是今天的正主,凌云郡郡主凌若漓以及两名郡府长老。

    凌若漓那双棕褐色的美眸中,存在着一种权贵少有天真纯稚,似是九天仙子的容貌,却有着懵懂纯真而绝色的清丽,既没有神女仙姬的冰冷澄澈,也不是凡尘女子的妖娆魅惑。

    有一种说不出的清秀柔美,让人忍不住亲近,却又怕亵渎了她的明净无暇。

    束带粉衫仙凰女,三千青丝绕指柔。普天之下,唯独此诗只能用来形容她凌若漓!

    “炼魄第七重,如不出意外,三年后必会凝聚丹海,一举成为凝海境的修士,漓儿当真是天之骄女啊…”

    心头轻轻地吸了一口凉气,楚枫的目光从凌若漓身上停顿了片刻,便是移了开。三个月前的楚枫,也同样有着凌若漓一样天赋异禀的仙资,只是世事难料,一夜之间,楚枫便如昙花一现,沦为楚次府的笑柄,人人嘲笑的对象。二人之间的差距,如今也是愈来愈大。

    “见过父亲,三位长老!”

    楚枫快步上前,对着上位的楚傲四人恭敬的行了一礼。目光落在三位府中长老身上时,却是多了一份恨意。

    “楚枫哥哥,漓儿好想你…”

    当楚枫行礼过后,凌若漓直接离开了自己的座位,挽住楚枫的手臂,娇声道。

    “咳咳,郡主…”

    见到凌若漓这般仪态,那两名郡府长老,却是不由干咳了起来。

    “楚枫哥哥,等会漓儿再与你叙旧好了…”

    见状,凌若漓不由冲着二老,吐了吐小舌头,而后对着楚枫甜甜一笑,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呵呵,枫儿,来了啊,快坐下吧!”

    对于凌若漓失态的小插曲,楚傲并不放在心中。在凌云郡,谁人不知凌若漓是楚枫的未婚妻,而且二人青梅竹马感情一向极好。

    “父亲,今日枫儿有件事想要宣布!”寻得一处座位,楚枫坐下后,十分恭敬的向楚傲说道。

    “噢?不知是何要事?”听到楚枫有要事宣布,楚傲的双眸微眯了,似乎有些期待。

    在三位府上长老的目光暗示下,楚枫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几分无可奈何,“我要和郡主退婚!”

    “啪!~”

    楚枫的话音落下后,楚傲手中的茶杯,骤时,被一股大力挤压瞬间裂开,一道清脆的茶杯破碎声响起。

    “胡闹,简直就是胡闹!”

    楚傲整个人顿时站了起来,似乎因为楚枫的这句话,气得有些不轻。

    “父亲,您认为如今枫儿还能配得上郡主吗?”

    楚枫在凌若漓以及郡府长老的震惊神色下,站了起来,嘴角的自嘲,似乎变得更加苦涩了。缓缓紧握的手掌,因为大力而导致尖锐的指尖,深深刺进了掌心之中,带来一阵阵钻心的刺痛…

    接着,在楚傲陷入苦恼之中时,脸色极其难看的楚枫,将三位长老早已准备好的一卷帛书递给凌若漓。

    “这是…休,休书!!??”

    接过帛书的凌若漓,在看到里面的内容后,神色大变,哪里还顾得上郡主仪表,顿时,气得小脸煞白,泪雨珠帘起来。

    “为什么,楚枫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漓儿?难道漓儿不够优秀吗?”

    凌若漓不解,自己拼命修炼,只为了配得上楚枫,而昔日扬言要呵护自己一生的楚枫,此时此刻竟然要一纸休书,把自己给休了!是因为自己不够优秀?还是楚枫已经不爱自己了?

    楚枫的做法虽然表面上给郡府一记耳光,不管世人如何认为。楚枫的的确确没有给郡府一丝颜面,而且,郡府长老听到这一消息时,竟然却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似乎,早就知道了此番来这里的目的。

    “对不起,郡主,是我楚枫无能,负了你…”

    凌若漓对自己的感情,楚枫比谁都清楚。正因为如此,楚枫才会不敢面对凌若漓。

    “我不要对不起,不要休书,我只要你…”浸湿的美眸,闪烁着泪滴的光泽,凌若漓紧握帛书的玉手,颤颤而抖,声音呜咽而悲伤。“楚枫哥哥,这一定不是你的本意对不对?是不是有人威胁你这么做的?”

    “漓儿,我楚枫配不上你,忘了我吧…”

    楚枫低着头,内心此刻犹如万虫噬咬一般。双眸更是不敢直视凌若漓,他欠凌若漓一生幸福,不管拿什么都是无法弥补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漓儿哪里做错了?漓儿改还不行吗?漓儿不够优秀,漓儿会努力。但是,楚枫哥哥不可以不要漓儿,不可以…”

    楚枫丹田破碎的事情,凌若漓并不知情。此刻的她,已经是乱了手脚。昔年拼命守护自己的楚枫哥哥,竟然会如此对她。凌若漓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楚枫竟然要这样羞辱她!

    “对不起!”

    “啪!”

    不知是情绪太冲动了,还是凌若漓内心已经乱了。在楚枫吐出‘对不起’三个字的时候,凌若漓的玉手,不由自主得抬了起来,一巴掌扇在楚枫的脸上,同时,也落在了她的心里。

    “楚枫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无意识的举动,让凌若漓顿时清醒了过来。在她摇动着泪雨含花的俏脸之际,白玉双兔下的胸口处一股闷热产生,接着,一抹滚烫的鲜血,在她的喉咙滚动间,喷洒而出。本是粉嫩的唇余,霎时被鲜血染红。

    “漓儿不要对不起,漓儿不要!!”

    凌若漓情伤中,御踏飞剑直掠天空,只留下一道悲伤倩影,逐渐消失在远方天际。

    “郡主,郡主…”

    见凌若漓动情之深,而导致的本源之力涌动。两名郡府长老神色不由紧张起来,冷视楚枫一眼过后,便是飞掠而去。

    “父亲,枫儿先行告退!”

    凌若漓临行前的身影,依旧浮现在楚枫的脑海之中。凌若漓动情之深,他楚枫又何尝不是?在凌若漓因为情伤而吐血之时,楚枫同样也极为难受。只是楚枫不像凌若漓那般,直接喷出一口热血。

    而是楚枫胸口潮涌之际,鲜血闭于口中。当血气无法阻挡之时,楚枫方才捂嘴,失态得匆忙行礼而去。

    在楚枫拿出休书的时候,谁可知道他身负着怎样的感情?当楚枫见到凌若漓因为情动,而口喷鲜血的时候,谁又能清楚楚枫心中充满了怎样难以忍受的刺痛?

    我热血男儿有所背负,可我欠你幸福,该拿什么来弥补。

    望着楚枫离开大厅瞬间憔悴的身影,楚傲不知道,今日做出这般‘胡闹’,并且曾经是他最疼爱的义子,付出了如此之大的代价,却只仅仅是为了保全整个楚次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