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无限修行 > 第八章 绝地逢生
    楚枫的身体极速下降,冷冽的风如刀子般吹刮着他的身体,此刻他满心绝望。

    “难道我楚枫就要丧命于此吗?”

    楚枫惨然一笑,身下是万丈深渊,他现在的状态根本就转动不了灵力,没有灵力保护的他,不过是一具肉体凡胎罢了,跌入这万丈深渊,他岂有生还的道理。

    可是他还没有报仇,楚次府的危机还没有解决,就这样死了,他不会安心,也不甘心。

    “我不甘心!!!”

    楚枫大吼一声,声音被呼啸的风声打断,而他本人也快到深渊底部了。

    看着不断在眼里放大的嶙峋怪石,楚枫闭上了眼睛,静待死神的到来。

    然而他等了许久,也没有等来和地面相撞时的痛感,于是他不由得好奇的睁开了眼睛,便见自己居然被一个大男人抱在怀里。

    这个男人他认得,是三长老楚霸的心腹楚鸣,看样子是楚鸣救了他,可楚霸不是投靠了五公子吗?为什么他的心腹会救他?

    一时间,无数的疑问从他心底升起,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些事的时候,虽然楚鸣救了他,可楚鸣毕竟是三长老的心腹,是敌是友还不知道,于是他一跃身体,就离开了楚鸣的怀抱。

    站定后,楚枫眼神警惕的盯着楚鸣,全身灵力运转,推动不动尊凝聚与双臂之上,只要一有情况,楚枫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解决楚鸣,虽然他根本就不是楚鸣的对手。

    楚鸣一直静静的看着楚枫,见楚枫此举,自然也明白楚枫心里的想法,微微一笑抱拳道:“属下楚鸣拜见少主,少主不必惊慌,是三长老派属下来这接应你的。”

    “楚霸?”楚枫闻言怔了一下,虽然他一见到楚鸣就怀疑这一切是楚霸安排的,但一直不敢相信,现在亲耳听到楚鸣之言,他还是多少有些惊讶。

    不过他获得了墨玄机的记忆后,整个人老成了不少,他不会再单纯的去相信别人的一面之词,所以他依旧冷冷的盯着楚鸣。

    楚鸣似乎知道楚枫不会相信,也不做太多解释,只是继续对楚枫抱拳说道:“属下的任务已经完成,就先告辞了。”

    说完,楚鸣一个闪身就去到了距楚枫十丈之远的地方,楚枫一个愣神的功夫,楚鸣的身影就完全从他眼中消失了。

    楚枫望着楚鸣消失的方向,良久才收回目光,只听他喃喃自语道:“楚霸为什么要就我,难道他……”

    楚枫说着,突然眼前一亮,连忙抬手摸了摸胸口,刚才楚霸一掌打在他胸口上,按理来说他应该受重伤才对,可现在一查看,他身上居然一点伤也没有,这也就是说楚霸根本就没有打伤他。

    “果然我想的不错,这一切不过是楚霸的障眼法,还好楚霸没有真的投靠叶家,这次真是绝处逢生,险之又险啊。”

    楚枫感叹一番后,突然又沉下脸来,现在楚河和楚啸肯定以为他已经死了,楚家暂时肯定是不能回了,那他又能去哪儿呢?

    沉吟半晌,楚枫突然眼前一亮道:“有了!”

    他记得之前翻越墨玄机的记忆,看到了一段有关墨玄机在元罡大陆的记忆,墨玄机曾在元罡大陆布下了某个阴谋。

    由于记忆不完整,楚枫并不知道那个所谓的阴谋是什么,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墨玄机失败了,为了卷土重来,他在元罡大陆布下了七绝局。

    在墨玄机的记忆中,七绝局中有些各种各样的宝物,不管是灵草丹药还是武器,只要是七绝局内的东西,那都是天下罕见的东西。

    “要是我能得到那些东西,别说区区一个夜家了,恐怕就是整个大晋国也没人是我的对手吧,到时候,我是不是就可以迎娶若漓了?”

    提到凌若漓,楚枫的心下意识的痛了一下,随即他紧捏拳头道:“漓儿,等着我……”

    说完,楚枫不再犹豫,认准了一个方向后,便运起灵力飞奔而去,他此次要去的地方是地藏殿。

    在墨玄机的记忆中,地藏殿位于宁海郡的万道宗内,想要进入地藏殿,看来他得想办法混入万道宗才是。

    凌云郡,楚次府。

    楚傲脸色阴沉如水的盯着楚河等人,冷冷的说道:“几位长老,你们没有骗我吧?”

    虽然只是一句平常的话语,但此刻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整个人自然而然也有了气势一些,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楚河和楚啸都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只有楚霸神态自若,他盯着楚傲的脸,不卑不亢的说道:“回家主,少主的确意外坠崖了。我们见到有人追杀少主,就前去相助,可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少主却已经……”

    “好了,别说了,我知道了。”楚傲大手一挥,打断了楚霸的话,他实在难以接受楚枫已经坠崖身亡的消息。

    虽然楚枫只是他的义子,可是那个人对他有恩,方面对方把楚枫托付给他,就是希望他能保护好楚枫。

    这些年他一直将楚枫视为己出,对楚枫的关注甚至超过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楚天,可让他想不到的是楚枫居然死了。

    他实在是难以接受这件事,他又该怎么去面对那个人呢?

    楚河见楚傲一件痛苦,不由得冷冷一笑,随即不愠不火的说道:“家主还是保重身体要紧,那楚枫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楚家之人,您不必过于悲伤。”

    “你懂个什么,当年要不是他……”楚傲说着,声音突然停止了,他差一点就说漏嘴了,他当年可是答应过那人不会把楚枫的身世之谜说出去的。

    这般想着,楚傲只得叹了一口气,随后有些无力的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你们退下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按照辈分,楚河是楚傲的叔叔,又是大长老,在楚家地位不低,这次被楚傲当着别人的面这样一吼,顿觉面子挂不住,就要和楚傲理论一番,却被楚霸给拉走了。

    待三人离开后,楚傲整个人跌坐在了椅子上,双眼无神望着前方,喃喃自语道:“枫儿,是我对不起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