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极品全职兵王 > 第209章 《我只是个保镖》
    “林爷,您被劫持的事上了新闻,听到消息后我们就第一时间赶过来了。”

    林遇点点头,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

    安抚着怀里的苏岚,“好了,别哭了,这么多人看着呢,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子了。”

    苏岚不轻不重的敲了下林遇的胸口,“你都被人给劫持了,我能不担心么!”

    林遇笑道:“我这一身本事有什么好担心的,就算担心也是担心那些劫匪吧。”

    曹天生倒是比苏岚淡定的多,毕竟他知道林遇是什么实力,对付几个抢匪根本不在话下。

    “林爷,你受伤了!”曹天生一声惊呼,这是他没想到的。

    苏岚也是一惊,刚才光顾着和他说话,跟本没注意到他手臂上的伤。

    看着胳膊上被子弹划破的枪伤,林遇笑道:

    “没事,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怎么行,我现在送你去医院。”苏岚不依不饶。

    “不用。”林遇顿了顿接着说道:

    “你们在这等我一下,我进去有点事,一会就出来。”

    当林遇往警察局里的走的时候,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人在看着自己,转头发现是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

    在车里坐着一个头发微微弯曲,侧脸绝美的女人。

    正是许久不见许颖!

    让林遇惊讶是许颖的打扮,不在是牛仔裤皮夹克的酷酷装扮,头发微卷,一身得体的连衣裙,显的女人味十足。

    许颖不仅穿衣风格变了,连座驾也换了,从马力十足的奥迪R8,换成了稍显笨重,但又不失大气的宾利尚幕,看样子是彻底的改头换面了。

    两人之间还有些距离,但却很有默契的都没有说话,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

    而许颖来这里的目的也正是如此,确定林遇平安,就可以了。

    警察局休息室内,陈婉像丢了魂似的,目光呆滞,眼角泪流不止。莫雨晴则一直在旁边安慰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抽泣声渐渐停止,陈婉起身,莫雨晴忍不住问道:

    “这位女士,您难道不等他了么?”

    陈婉淡漠了摇了摇头,“不等了,等也等不回来了。”

    “谁说等不回来了?”

    林遇嬉皮笑脸的声音在休息室门口响起,看的两女一愣一愣的。

    “你没死!”陈婉不合身份的尖叫道。

    林遇满脸黑线,“难道你很希望我死么。”

    “不是,我的意思,你回来就好了。”陈婉喜极而泣,一把抱了住林遇。

    “好了,别哭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看着两人亲密的动作,不知怎么,莫雨晴的心里不是滋味,好像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人抢走了一样。

    看着眼前哭的梨花带雨的陈婉,林遇不自觉的想起了苏岚和许颖,仅仅是被抢匪给劫持了,他们就一直守在警局门口,等着自己回来,这份情义,自己该怎么还。

    随后林遇和莫雨晴做了笔录,无论是公事还是私事,莫雨晴足足问了半个多小时才停下来。

    林遇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是在关心自己,又碍着面子不好意思说,那种表情比看喜剧片还有意思。

    林遇犹豫了一下,想了好久才开口问道:

    “那个,大白兔,我被劫持的那段时间里,有没有一个长的很漂亮,开着奥迪S8的女人来找过我?”

    莫雨晴想了想,摇头道:

    “确实有几个女人来找过你,不过没有开奥迪的女人,她们应该还在外面,你进来的时候应该能看到她们。”

    林遇撇撇嘴,笑着说道:

    “要是没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和陈婉、苏岚分别之后,林遇在附近的药店买了些治疗外伤的药,虽说这点小伤不足以致命,但总得处理一下,省的发炎感染,毕竟是枪伤,跟一般的刀伤不一样,得谨慎处理。

    不知不觉,折腾了一天多的时间,当林遇回到紫苑别墅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多了。

    别墅里的亮着灯,进门之后发现萧羽诗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公司的文件。

    冰蚕丝的睡衣上印瞒了花花绿绿的条纹,萧羽诗微倾着身子,专注的看着手上的文件,在暖暖灯光的映衬下,恬静柔和,没有半点冷冰冰的气息。

    “呦,老板,怎么就你一个人,吴妈呢。”林遇打趣着说道。

    “吴妈有点事,一会回来。”

    林遇点点头,直接上楼。

    可还没几步,便被萧羽诗叫住了,“你今天干什么去了!”

    “额,出去见了几个战友。”林遇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道。

    “那怎么不去接我下班!”

    “喝的有点多,忘了。

    萧羽诗忽然站起身,声音高了好几个分贝,“你说谎!”

    “老板,这你就冤枉我了啊。”

    “你今天去银行了,还遇到了抢匪,而且还被劫持了!”萧羽诗神色冷淡,“为什么不跟我说!”

    “你不是都知道了么,为什么还问我。”林遇反问道。

    “我知道,是因为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但是没有听到你亲口跟我说!”

    林遇皱了皱眉头,说道:

    “我就是个保镖,我的责任是保护你的安全,至于被劫持的事,那属于我的私事,就没必要跟老板汇报了吧。”说完,林遇朝着二楼的房间走去。

    萧羽诗的心“咯噔”一下,好像被什么东西刺痛了一下,“我就是个保镖……”

    回到屋内,林遇把外衣脱掉,一厘米深的口子触目惊心,林遇不由骂了句,“幸好老子反应快,要不然还不得被打穿了。”

    随后林遇把从药店买回来的中药全都碾碎,用酒精混合之后打算敷到伤口上。

    这也是从自家老头子那里学来的方法,一般情况下第二天,伤口就能愈合。

    “林遇,你什么意思!”

    毫无预兆的,萧羽诗忽然冲了进来,当见到屋内场面的时候,呆住了。

    眼前的男人赤裸着上身,换做往常,萧羽诗一定会羞红着脸跑开。

    可这一次,萧羽诗却一动未动,那一身触目惊心的伤疤,叫她无法将目光挪开半步!

    全身上下已经看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大大小小的枪伤,刀伤遍布全身,密密麻麻,满目疮痍。

    泪水瞬间布满了萧羽诗的眼眶,到底要经历多少痛苦,才能换回这一身的伤疤!

    直到现在她明白,林遇到底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伤。

    他很厉害,有一身本事,也是个合格的保镖,可他也只是个血肉之躯的男人,会受伤,也会心痛流泪。

    “你怎么进来了。”林遇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些东西他一直到不想让萧羽诗看到,但今天还是被她发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