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极品全职兵王 > 第363章 《婚约》
    没过多久,高明俊就把他妈找来了。

    人还没进门,沙发上的林遇就感觉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杀气。

    “到底是哪个挨千刀的敢欺负我儿子,是不是活的耐烦了!”

    “卧槽!”

    听到话音,林遇猛地往沙发边缘退了一下,“听着声音怎么那么耳熟?”

    果不其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熟悉而又壮硕的人影冲了进来。

    当看到进来人时候,林遇一下就懵逼了,“这特么不是高美美么?”

    “她是高明俊他妈?”

    当高美美看到林遇的时候,也是楞了一下,万万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碰到林遇!

    自从那日在官邸酒吧之后,高美美就被林遇的风姿给迷住了。

    一身雄壮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可比那个高杰强多了,就此之后,高美美就成了林遇狂热的粉丝之一。

    不过林遇却不想被这样一个三百多斤的女人崇拜。

    “妈,就是这个该死的农民工,抢了我们学校的校花不说,还找人欺负我。”

    说完,高明俊趾高气昂的看着林遇,“该死的农民工,你等着,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啪!”的一声。

    高美美一巴掌甩在了高明俊的脸上,扯着嗓子骂道:

    “说什么呢,没大没小的,快点跟你林叔叔道歉!”

    高明俊捂着另一边脸,好像是被高美美打懵逼了,“妈,你打我干啥啊,你要收拾的是那个农民工!”

    “啪!”

    高美美又一巴掌,“还敢犟嘴,你林叔是那么小家子气的人么,还跟你抢校花!”

    “再说了,就你们学校的校花能被林大帅哥看上,那也她的福气!”

    高明俊目光呆滞,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不仅是高明俊懵逼,就连他爹高杰也懵逼了,“这特么的到底怎么回事。”

    家里的婆娘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见到林遇居然这么服服帖帖的?

    真不愧是华夏兵王,这也太牛逼了吧!

    “咳咳咳,差不多就行了,本来孩子就不聪明,万一打傻了怎么办。”

    “小兔子崽子,等我一会在收拾你!”

    高美美恶狠狠的说完,直接朝着林遇扑了过去,不断抛媚眼放电,丝毫没把高杰放在眼里。

    “林大帅哥,能不能给我签个名,你可知道,我找你找的好苦啊。”

    这尼玛,你找我干毛线啊,咱们俩是不可能的啊!

    “那个,高杰啊,咱们改天再约时间,我今天还有点事,先走了。”

    说完,林遇直接跑出了公安局,要是被高美美扑倒了,自己的名节就不保了。

    因为高美美的缘故,林遇对警察局充满了阴影,为了避免和高美美再次撞见,林遇只好通过电话,把关于李虎的事情和高杰说了一遍,让其通过自己的力量帮忙寻找李虎的下落。

    下早班之后,林遇先去了停车场等萧羽诗下班。

    不过萧羽诗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上自己的车,而是敲了敲林遇的车门,说道:

    “跟我去一趟疗养院。”

    “去看我老丈人?”

    萧羽诗俏脸生寒,“是我爸,你萧叔叔!”

    林遇也没在调戏萧羽诗,乐呵呵说道:

    “前几天不是去过一次了么?”

    萧羽诗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就说晚上让去他那里一趟。”

    随后两人一块去了馨和园疗养院,可是,刚一下车,林遇忽然站住了脚步,怔怔的看着前方。

    萧羽诗见他眉头紧皱,不由得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这家伙可是在金陵军区横行霸道的厉害角色,露出这种表情,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萧羽诗看到了一辆军绿色的丰田越野车,虽然不太懂车,但一些关于车的常识还是了解的。

    车辆本身的价值不能说明什么,最主要的还是看车牌!

    白底黑字的车牌,上面写着“金A09839”。

    “是不是那辆车有什么问题?”萧羽诗试探性的问道,因为她隐约记得,再一次市领导的饭局上,大家聊起过这个话题,白底黑字的车牌都是部队的车!

    “那是金陵军区总司令部的车。”林遇低声回答。

    萧羽诗不是军队的人,也不了解林遇的事,之后便没再多问什么。但隐约觉得,这事应该和他有关。

    林遇的步子很慢,眉头紧皱着,军区有自己的医院,论设施能甩这家疗养院好几条街,首长生病也不可能舍近求远……

    林遇吧嗒吧嗒嘴,“他吗的,不会是过来做大保健的吧。”

    病房里,在萧朝阳对面,还坐着一个中年男人,论样貌要比萧朝阳逊色不少,但一身挺拔军绿色制服填补了不少颜值上的缺失,整个人看起来英气勃勃,气势十足。

    相比于他的气势,制服肩膀上的两杠四星军衔则更加惹眼!

    金陵军区总司令部,师长,赵国良!

    “老萧啊,咱俩可有十几年没见了吧。”张国良主动地给萧朝阳倒了杯茶,笑着说道。

    萧朝阳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赵国良,“你还好意思说。”

    “真想不明白,你这么小心眼的人是怎么当上师长的,当年就因为羽诗她母亲跟我好了,你就从中海警备区跑到了金陵军区,一躲就是十多年,你还好意思说。”

    “要不是当年林老先生和我父亲,给那两个孩子定下了娃娃亲,我估计你这一辈子都不会见我了。”

    见老友提起尴尬的往事,赵国良明显不想再提,连忙岔开话题,说道:

    “老萧,这么多年过去,我最佩服的人还是你。”

    萧朝阳也没接着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笑了笑,给老友倒了杯茶,说道:“我有什么好佩服的。”

    “你比谁都清楚,如果把婚约的事情直接提出来,两个人肯定都不会同意,于是就找个保镖的理由把他们俩凑到了一起,现在看两人的状态,估计也快好事将近了。”

    萧朝阳没好气的看了张国良一眼,“你还有脸提这事。”

    “当年林老先生病逝,我都要把华夏给翻遍了,都没找到林遇,没想到最后被你们金陵军区藏起来了,要不是他带着那枚玉佩,我都不敢认了,变的跟小时候一点都不一样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