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极品全职兵王 > 第572章 《信仰》
    不知怎地,天空中下起了雨,可两人谁都没动,任由雨水在身上拍打。

    “使命……”

    萧羽诗苦笑,在滂沱的大雨中,那个璀璨如星辰的女人无比憔悴。

    “你完成了对我的使命,现在就要去完成你自己的使命和信仰,对么。”

    林遇咬着牙,千言万语都被堵在了喉咙里,一个字也说不来。

    萧羽诗脸色煞白,孤零零的在狂风暴雨里飘飘摇摇,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可能。

    “我现在才明白,原来都是我萧羽诗异想天开,是我萧羽诗自作多情,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

    林遇心如刀绞,却又无能为力。

    “老板……”

    “不要叫我老板!”

    萧羽诗吼了出来,穿透疾风骤雨,刺进林遇的心房!

    “去追求你的使命和信仰吧,从今以后,你我互不相欠,恩断义绝!”

    萧羽诗转身跑回了车里,脸上流淌着水滴,也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

    启车,油门……

    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在狂涌的雨夜中一骑绝尘,没有留恋。

    瓢泼的大雨搁浅了离人的眼泪,也搁浅了她的心。

    望着萧羽诗远处去的背影,飞扬泪水肆无忌惮,林遇很想和萧羽诗说句话,哪怕一句。

    可到了最后,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连一句最简单的对不起都被大雨冲的支离破碎。

    林遇在雨中矗立,敬起了平生最标准的军礼,细语呢喃:

    “从前,我的信仰是祖国的每一片土地,是每一条奔涌不息的山川大河。但从今以后,你萧羽诗就是我的信仰!”

    萧羽诗独自开车回到了家,身上湿漉漉的,脸上的布满了泪痕。

    吴妈看到了萧羽诗憔悴的样子吓了一跳。

    “小姐,怎么回事,怎么淋着雨就回来了,小林呢,你们怎么没在一起呢。”

    萧羽诗像是丢了魂一样,“他回金陵军区了。”

    说完,萧羽诗直接上了楼,本想回到房间安静的坐一会,可是当走到林遇的房门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进去看一眼。

    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被子整整齐齐,屋子里仿佛还留着林遇的味道。

    忽然,萧羽诗看到了林遇床头柜上的东西,眼泪簌簌而下,如瓢泼大雨一般,怎么都止不住。

    床头柜上一共放了七个白色的哈喽Kitty水杯,那些都是自己打林遇时候用的。

    其中一个还是两人第一次见面时被他用过的。

    刹那间,萧羽诗怔住了,因为在杯子的旁边还放着一根小小的竹签,是两人之前在港岛卧佛寺求的签!

    “珍惜眼前人……”

    萧羽诗的身子颤抖起来,小心翼翼的从钱包里取出那根自己求的签,上面同样写着:

    “珍惜眼前人……”

    萧羽诗颤抖着手,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

    “我们两个竟然是一样的签……”

    就在这时,“呼通”一声炸响,打断了萧羽诗的思绪。

    吴妈惊恐的声音传来,“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李家的人,快点把萧羽诗给我交出来!”

    ……

    林遇颓废的坐在大雨中,就像丢了魂一样,从今以后,那个只会冲锋陷阵,视死如归的林遇彻底消失了。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大雨还没有停,一辆本田轿车停在了林遇面前。

    “老大。”

    老猪赵继伟和虫子周正龙从车上下来,不顾滂沱的大雨,安静的站在林遇的身旁。

    实际上,两人早就到了,但谁都没有去打扰他们,很默契的选择了回避。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知道,林遇走过的桥比他们走过的路都多,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林遇颓然起身,“时候不早了,我们走吧。”

    周正龙给林遇开门,林遇悄然做到了后座上,沉声说:

    “虫子,明天把车给杨司令送回去吧。”

    虫子和老猪都是一怔,“老,老大,你以后不回中海了么?”

    林遇顿了好久,“不是不回来了,是回不来了。”

    窗外夜雨急声,车内却安静到了极点,漆黑的高速公路上,孤独的本田轿车冒雨飞驰。

    “老大。”开车的老猪低声说道。

    “怎么了?”

    “老大,我觉得你在来中海的这段时间里,变了。”

    “变了?”

    “记得在金陵军区的时候,你天不怕地不怕,打仗的时候都是冲在最前面,没有人比你潇洒,我们都自认为不如你,所以大伙都崇拜你。”

    “但现在,我觉得,你好像变的和我们差不多了,就算你回到了金陵军区,可能也变不回原来的那个样子。”

    林遇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在漆黑的夜雨中呢喃:

    “是啊,我曾经勇猛到视死如归,遇见她后才害怕无人相随。”

    ……

    燕京某军区大院内。

    刚刚被翻新过的二层小楼,虽然表面上翻然一新,不过里面的东西却充满了岁月的痕迹。

    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正坐在太师椅上,摇摇晃晃的看着手上那本《棋经》。

    而在他的身边,还有一根红木拐杖,看起来毫不起眼。

    “当当当。”轻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老人翻了页书,说道。

    门被推开,进来个穿着亚麻长衫的老人,从外面看,他应该和椅子上的老人年纪差不多,只不过他的面相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

    不像椅子上的那个老头,一直严肃着脸,叫人不敢靠近。

    “老爷,中海那边出事了。”

    老头怔了一下,随后合上了手上那本《棋经》,笑道:“是不是那小子又捅篓子了?”

    麻衣老人也跟着笑了笑,“是的。”

    老人也跟着笑了笑,“出什么事了,跟我说说,好久都没他的消息了。”

    “听中海警备区的人说,林少爷把邵家和钱家给收拾了,不仅现金亏了几百亿,还让两个家族的股值瞬间跌了30%,估计明天会上财经头条。”

    墙上的时间刚到九点整,中海的签约会刚刚结束十分钟。

    仅仅十分钟,消息就从中海传到了燕京,老人的情报能力叫人头皮发麻!

    老人不屑一笑,“你让那小兔崽子杀人打仗还可以,经济这一套他玩不转的。”

    老人喝了口旁边的茶,脸上的笑意盎然,“这些都是我那个未来的孙媳妇弄的吧。”

    麻衣老人脸上依旧挂着笑意,“确实,那个叫萧羽诗的小姑娘确实很了不起,还是老爷的眼光好。”

    老人摆了摆手,“别别别,这事可不是我做主的,都是老林头的主意,我只不过是起个推波助澜的作用。”

    听到老人提起林老头这个名字,麻衣老人愣了好半天才感叹了一句。

    “林老先生真乃神人也。”

    老人笑了笑,“那可不,要是在多活几年,指点你几招,估计这华夏就没人能拦得住你喽。”

    “哪敢奢望再得到林老先生的指点,当年昆仑山一面,已经叫我受益匪浅,这辈子值了。”

    “好了,不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陪我下盘棋解解闷。”

    两人摆好棋盘,老人一脸认真的研究着棋路,但麻衣老人却有点坐不住了。

    “老爷,你就不担心么?”

    “担心什么?”

    “林少爷这次得罪的可不是一般人,邵家和钱家在上面的人脉极广,而且还让邵林吃了牢狱之灾,闹出这么大事,恐怕会不好收场。”

    老人的眉毛一挑,表情跟林遇几乎如出一辙。

    “那又怎么样?只要我还有口气在,那些老不死的就没有资格跟我掰手腕。”

    “别说是得罪了邵家和钱家,就算把燕京的四大家族都给得罪个遍,他们也得给我老老实实的趴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