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极品全职兵王 > 第719章 《钱泽凯的计划》
    惊雷般的怒喝声,叫王国友三人为之一震,冷汗直流的看着林遇,“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你们心里清楚。”

    林遇冷漠的看着三人,说道:“你们刚才是不说,只要我活着就把朝阳集团的股权免费交出来么。”

    “怎么,现在想反悔?”

    王国友三人瞠目结舌,万万没想到刚装逼的话,会让自己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林遇,我们刚才只不过是开玩笑的,不能当真。”

    王国友试图狡辩,因为朝阳集团的股值高达上亿元,如果就这么免费给他们了,那就相当于一百个多亿打水漂了。

    换做是谁都接受不了。

    林遇的眉毛一横,寒气逼人,“你说开玩笑的?”

    “对!”

    三人齐齐点头,“我们是开玩笑的。”

    “擦咔”一声!

    防御大师匕首刺进了王国友身后的墙壁上,“你们是开玩的,但我手上的匕首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考虑,要命还是要钱。”

    王国友三人彻底懵逼了,心里后悔不已,明明知道林遇是个不好惹的家伙,居然还来找他的麻烦,这不找死呢么。

    最知道是这样,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呆着,年末拿点分红,现在可好,一分钱都没有了。

    “林,林遇,你别激动,我签,我签就是了。”

    见王国友带头了,吴大奇和周康自然不会坚持下去。实际上,他们比王国友还怕死,早就妥协了。

    在林遇眼神的示意下,萧羽诗的秘书李明月干净利索的准备出了三份股权转让的文件。

    三人没有半点迟疑,直接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因为和自己的小命相比,再多的钱也没用。

    随后,王国友三人被保安带走了,而林遇则跟着萧羽诗一起去了办公室。

    刚才在会议室里发生的事,让萧羽诗平复了好久,她们没想到,一直困扰自己的事情,就这么轻松的被林遇给解决了。

    “老板,你不要这样看着我,要不然我会觉得你对我有非分之想。”

    萧羽诗没搭理林遇,在椅子上局促了好久,只能用一些撩头发的小动作来掩饰自己心里的不安。

    “林遇,谢谢你。”

    “恩?”林遇怔了一下,“谢我干什么?”

    “要不是你,就算我能搞定王国友他们,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而且也不可能把全部的股权都收回来。”

    林遇在萧羽诗的私人厨房里冲了两杯咖啡出来,给她递过去一杯,说道:

    “老板,我不是你的保镖兼贴身男秘书么,帮你摆平那些碍事的家伙就是我的职责啊。”

    “但你为做的太多了。”萧羽诗淡然道。

    林遇一笑,“哪有什么多和少的区别,只有愿不愿意。”

    萧羽诗怔怔的看着林遇,有千言万语想说,却都堵在了心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林遇,谢谢你。”

    “啪叽。”

    林遇猝不及防的在萧羽诗的脸上亲了一口,“老说谢谢多没意思,还是肉偿比较实在。”

    被林遇亲了一口,萧羽诗就像石化了一样,楞在椅子上,可爱的脸蛋绯红一片,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林遇,你混蛋,居然敢亲我。”

    说完,拿着桌子上的文件朝着林遇打了过去。

    林遇笑眯眯的站在门口,“老板,你放心,就是亲一下,不会怀孕的。”

    “你混蛋!”

    林遇神清气爽从萧羽诗的办公室出来,比做了大保健还舒坦。

    ……

    中海豪泰大酒店内,姜海涛正在计划着怎么把方家的家传宝玉弄到手,刚泡了杯茶坐下,外面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在姜海涛的示意下,他的大弟子姜迟把门打开,来的也不是别人,正是姜海涛的外甥,钱家大少爷,钱泽凯。

    “呦,小凯来了,快坐。”

    面对姜海涛,钱泽凯收起了嚣张跋扈的气焰,说道:“舅舅,你们什么时候去收拾林遇那个杂碎,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把他解决了。”

    姜海涛知道,自己这个外甥对林遇恨之入骨,而且已经不止一次催促自己快点把林遇弄死。

    实际上姜海涛也想快点把林遇解决了,但现实条件却不允许。

    林遇的实力极强,连蒋太平都死在了他的手上,如果自己冒然前去的话,恐怕也讨不到好果子吃。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避其锋芒,之后再寻找机会,给他致命一击!

    但这些只是自己的打算,就算跟他说了,也不会懂,因为他还没意识到林遇的恐怖之处。

    不管怎么说,钱泽凯都是自己的外甥,姜海涛只好安慰道:

    “小凯啊,你别着急,关于林遇的事,我的心里自有打算,过段时间,我就把他抓回去,任由你处置。”

    听到这话,钱泽凯顿时就不乐意了,“舅舅你在说什么,以你的实力还要过段时间,区区一个小杂碎,还不是分分钟就能解决的事。”

    姜海涛苦笑起来,自己这个外甥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那个叫林遇的人是个不好惹的人物?

    “好了,这事交给我就行了,既然已经答应你了,就不会食言的。”姜海涛安慰道。

    钱泽凯没再说什么,看的出来,他的心情不是很好。

    “小凯,跟你说个事,思远快回来了,下午的飞机,有空你帮我接下,你们好像已经有些年头没见了。”

    见姜海涛提起了姜思远,钱泽凯情绪稍稍好了些,“舅舅你就别操心这事了,我跟表哥已经通过好几次电话了,都已经说好今天去接他了。”

    姜海涛尴尬一笑,“看来是我当爹的不称职了,哈哈。”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会,钱泽凯便离开了,因为下午姜思远回来,他要去接。

    下午的时候,钱泽凯开始一辆宾利在机场等候姜思远出来。

    姜思远是姜海涛的儿子,和钱泽凯的关系极好,虽然是表兄弟,但可以说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就算是那些亲兄弟都没办法和他们比。

    坐在车里的钱泽凯冷笑起来,“表哥回来了,以他的本事,要弄死林遇那个杂碎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