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极品全职兵王 > 第1039章 《恩重如山》
    两人站在二楼的楼梯口,萧羽诗看向了一边的林遇,小声问道:“那个老人你认识?”

    林遇点点头,“是我原来的老首长,之后被调派到中海警备区当司令,不过现在已经退役了。”

    听到林遇的解释之后,萧羽诗的表情也开始正式起来,这可是真真正正的大人物,绝不是自己这样的商人能比。

    “别愣着了,你的老首长亲自来访,恐怕是有急事,快点下去看看。”萧羽诗提醒道。

    林遇点点头,然后两人下楼。

    当吴妈看到两人下来的时候,不由的松了口气。

    因为自打杨光明进来之后,她就一直站在旁边,在这位戎马半生的老将军面前,吴妈被压的喘不过气来,连端茶倒水的事情都忘了。

    细想一下,这也很正常,杨光明是何许人也,一身的荣誉都是靠命拼回来的,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气质任何人都很难承受,而吴妈只是个操持家务的妇人,两人不可能放在一起比较的。

    “老首长,你怎么还到我这来了,不会是迷路了吧。”林遇坐在沙发上,笑呵呵说道。

    林遇的胆子确实很大,因为在整个华夏,都没几个人敢这么和杨光明说话了。

    “你这小子,到什么时候都改不了这嬉皮笑脸的毛病。”杨光明笑骂。作为林遇的老首长,可以说是看着林遇长大的,两人在一起格外的亲切。

    两人在说话,萧羽诗代替吴妈给林遇和杨光明泡了一壶茶,极有礼貌的端了上来。

    “杨老,家里没什么好茶,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您多多包涵。”萧羽诗微笑着说道。

    杨光明爽朗的笑了起来,“哪有什么周不周,我也是一个粗人,没那么多讲究。”

    “杨老说笑了。”

    “哦对了,我听说你父亲的身体不太好,最近怎么样了,需不需我帮你们安排一下。”杨光明笑着问道。

    虽然萧羽诗有钱可以带萧朝阳的去全世界最好的医院,请全世界最好的医生。但有些东西可不是她这样的商人能够触及到的,没有权利就触碰不到那些保密核心的东西。

    但杨光明可以,所以才说出那样的话。

    此时的萧羽诗已经褪去女总裁的霸道与凌厉,如一个居家女人一般,优雅而贤惠的坐在沙发的另一侧,热情而不失礼貌的说道:

    “杨老费心了,我爸心脏病是老毛病了,但现在病情已经稳定了,我说让他回来住,可他就是不听,说那里有他的战友,不愿意回来。”

    杨光明捋了捋胡子,爽朗的笑了起来,“这话没错,我们都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彼此之间都是过命的交情,肯定舍不得回来。”

    “杨老说的是,之后我就没劝他,只要他开心好了。”

    林遇看了眼自己的老首长,打一进门就跟萧羽诗在这唠聊家常,一句正经话都没说,云里雾里的,把自己都绕蒙了。

    到底是干啥来了?

    到了杨光明那个级别,各个都是老人精,在他面前,林遇还嫩了点。

    “老首长,你带着警卫员大老远的过来,不能是过来聊家常的吧,咱们之间都有代沟了,你就别拉着我老板跟你聊天了,我让吴妈跟你聊聊,你们俩个比较有共同语言。”

    杨光明身后的警卫员笔挺的站在身后,虽然面无表情,但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个人是谁?

    居然敢和杨司令这么说话?

    机灵的警卫员在林遇和萧羽诗的身上来回瞟了几眼,虽然还没弄清他们之间的关系。但警卫员能够肯定,这两个年轻人都不是简单人物。

    尤其是那个女人,很不简单!

    杨司令可是一个气场极强的人,在中海可没几个女人能在他面前保持镇定了。

    “林遇,不许胡说,注意礼貌。”萧羽诗很贤惠的提醒道。

    杨光明摆了摆手,“不碍事的,他从小就是我手底下的兵,他什么德行我太清楚了。”

    林遇嘿嘿嘿的笑了起来,说道:“老首长,我知道你也挺忙的,要是没有大事不会到我这来,有事你直说吧。”

    杨光明正了正神色,说道:“我听说你前几天到小许那里了?”

    杨光明所说的小许,自然就是许颖的父亲许志军了。

    林遇点点头,“到他们家坐了一会。”

    “既然这样,我就不跟你卖关子了,那天小徐应该把事情都跟你说了吧。”杨光明笑了笑,“我听说你没答应,所以过来看看,跟你商量一下,做做你的思想工作。”

    当杨光明提起许志军的时候,林遇就预感到没好事发生,没想到还真让自己给猜中了。

    萧羽诗一直在旁边坐着,她发现林遇的表情忽然深沉下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老首长,你这哪是来跟我商量啊,分明是在逼宫啊。”林遇苦笑着说道。

    自己十二岁进入金陵军区,除了老上级赵国良,就属杨司令对自己最好,逢年过节都叫自己过去吃饭,天冷了还给自己买衣服,哪怕用恩重如山来形容都不为过。

    可现在,他亲自来了,自己能不答应么,根本不能。

    杨光明疼爱的拍了拍林遇的肩膀,就像一个慈祥的老人看着自己的孙子一样,说道:

    “咱们爷孙俩就不说那些了,你退伍了,我也退休了,按理说这事和你和我都没有关系,所以你不要有太大的精神压力,若是不想直说就行。”

    “老首长,当年在金陵军区的时候,您对我的好,我都记得,今天您来了,只要您一句话,我林遇赴汤蹈火,再所不辞!”林遇神色认真的说道。

    “好!”杨光明爽朗的说道,他这辈子就讨厌磨磨唧唧的人,而林遇正对他的脾气。

    林遇坐在沙发上,半弓着腰,看着杯盏中缓缓冒出来的白气,沉吟道:“大体的事情,许参谋长已经跟我说了,但有一点我不明。”

    “直说就行了。”杨光明道。

    “华夏有那么优秀的特种兵,基础绝对过硬,为什么这次不找他们,而是找到已经退役的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