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极品全职兵王 > 第1099章 《尘封的秘密》
    看到车上的那些钱,郑飞龙已经被吓懵逼了。

    搞什么鬼!他居然这么有钱!

    而且全是欧元!

    自己那三千万在他面前连屁都不是啊!

    林遇笑看着郑飞龙,说道:“你不是要跟我比谁有钱么,我现在给你机会了,快点把你的钱拿出来吧,也好让我开开眼界。”

    “我,我……”

    郑飞龙支支吾吾了好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虽然自己的三千万也不是小数目,但和这一亿欧元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哪还有脸跟人家比了。

    “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有钱,今天真是开眼界了,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众人议论道。

    “有钱不算什么,主要是人家低调啊,有这么多钱,居然只开个四十万多的奔驰,这种品质实在太难得了。”

    “那可不,难怪人家姑娘能看上他,光是这低调的品质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听到众人议论纷纷的话把萧羽诗羞的满脸通红,被这么多人议论分外不好意思。

    “你不是说谁的钱多谁就是大爷么,现在好像胜负已分了,快点叫爷爷吧。”林遇笑眯眯的说道。

    郑飞龙面色铁青,冷汗直流,刚才吹了那么多牛逼,现在居然被啪啪打脸,太丢人了。

    “他吗的,你别以为有钱就牛逼,男老子认识道上的人,你要是把我给逼急了,信不信我弄死你。”郑飞龙大吼大叫道,显然是破罐子破摔了。

    林遇活动着手腕,冷笑着说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不过也好,我到想看看,是你叫人的速度快,还是我打断你腿的速度快。”

    郑飞龙被林遇吓的面色铁青,冷汗直流,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是很岔子,就凭自己这两下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啊。

    林遇恐怖的气势叫郑飞龙喘不过气来,他想叫人过来帮忙,但已经来不及了。

    “扑通”一声,郑飞龙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否则真的会被他打断腿,他还想留着自己这条小命好好享受呢。

    “爷爷,我知道错了,求你饶我一命。”

    不等林遇说什么,萧羽诗拉了拉他的胳膊,小声说道:“这事就这么算了吧,咱俩得早点回去,别在这里浪费时间。”

    林遇还想继续和他玩一会,但萧羽诗都发话了,自己也没法在这里多呆了。

    教训完郑飞龙后,林遇让瑞士银行的认又把钱拉了回去,毕竟这么多钱,自己也不能揣回去。

    出来一上午,当回到紫苑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吴妈已经做好了饭,就等两人回来吃了。

    见到两人进门,吴妈欢欢喜喜的迎了过去。

    “姑爷,领完证了?”

    萧羽诗瞪大了眼睛,一脸黑线,吴妈开口改的也太快了吧。

    对于吴妈的新称呼,林遇没有半点不适应,笑着说道:“全都搞定,而且结婚还是老板请客。”

    林遇说的自然是萧羽诗付钱照相的事。

    “不管谁花的钱,只要把婚结了就行。”说完,吴妈把两人迎进了屋内,准备吃饭。”

    吃饭的时候,萧朝阳和吴妈看着两人的结婚证合不拢嘴,一家人都高高兴兴的,只有萧羽诗气鼓鼓的。

    现在她算是看清怎么回事了,他们就是着急把自己嫁出去!

    一家人吃完后,萧朝阳起身离席,随口对林遇说道:

    “小林,跟我来一下。”

    林遇有点没搞懂,但还是跟着萧朝阳上楼了。

    萧羽诗和吴妈坐在一边,看着两人上楼,疑惑道:“吴妈,我爸叫林遇上去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呢。”

    “小姐,这你就不懂了吧,”吴妈拉着萧羽诗的手,笑盈盈的说道。

    “吴妈你什么意思,快点告诉我,就别卖关子了。”萧羽诗急匆匆的问道。

    “现在你们两个的关系不一样了,虽然还没办酒席,但只要领了证,你们就是合法夫妻,而小林成了咱们家的姑爷,老爷自然要跟他谈谈。”

    萧羽诗的脸蛋一红,“我爸要跟他谈什么?”

    “当然是让他好好照顾你喽,把自己的宝贝闺女都交给他了,自然要多说一点。”

    “吴妈,您说什么呢。”萧羽诗羞赧的躲到吴妈的怀里,半天不好意思抬头。

    上楼之后,萧朝阳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虽然他一直住在疗养院里,但家里还一直留着他的房间,吴妈每天都过来打扫。

    萧朝阳的卧室非常大,比萧羽诗的书房还大上不少,甚至还有自己的茶室。

    进屋之后,林遇随手去泡了杯茶,萧朝阳的那些好茶他都知道在哪,时不常的会偷出来自己泡着喝。

    “萧老爷子,找我到底什么事,居然还神秘兮兮的到卧室里谈。”

    林遇的想法和萧羽诗一样,都是一家人了,貌似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

    虽然林遇和萧羽诗领证了,但萧朝阳并没有逼着林遇改口,得让他适应一会。

    萧朝阳抿了口茶,说道:“当初我想给我闺女找个保镖,你知道老赵为什么会叫你来么。”

    “整个金陵军区的兵,有一个算一个都丑的像鬼一样,唯独我风流倜傥,仪表堂堂,不让我来让谁来。”林遇很不要脸的说道。

    “你这混小子,跟我还耍贫嘴。”萧朝阳笑骂道。

    林遇笑了笑,一开始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非得叫自己过来,虽说自己去后勤养猪了,但金陵军区大大小小的破事还得自己操心,没理由让自己来当保镖的。

    但事后林遇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为五年前的事,军区不想让自己继续颓废下去,所以就把自己派到中海,希望自己能在这里开始新的生活。

    林遇把大致的原因说了一下,没想到萧朝阳却笑了起来,“你说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原因。”

    猛然间,林遇预感到很多不对劲的地方,但又说不准,问道:“其他的原因是什么?”

    一开始林遇就觉得这里面有猫腻,恐怕还真被自己猜中了。

    萧朝阳指了指自己书柜的最顶层,说道:

    “那里有个盒子,你帮我拿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