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尼克信了茶茶的邪,拎着小羊走远一点,动作利落的剥皮放血。

    完事儿拿着一块砖头大小的肉往茶茶面前一推,一个字儿,“吃!”

    茶茶简直是一脸蒙逼,盯着尼克手里还带着血水、腥了吧唧、膻了吧唧的小羊羔肉,没忍住,又是呕的一声。

    这下尼克的脸色就真的是难看了。

    雌性只有怀了小崽子才会这个也不吃那个也不吃,闻到这个也想呕,闻到那个也想呕。这个小雌性,难不成已经怀了崽子?

    可她身上明明就没有其他雄性的气息!

    尼克把肉往一片枯叶子上一放,抬手就摸茶茶的肚皮。

    茶茶慌忙后退一步,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她平坦的肚子上,还是多了只骨节分明的大手。

    没摸到小崽子的心跳,尼克松了口气,“你必须得吃东西,不然病好不了就死了。”

    茶茶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忙推开尼克的手,“我先洗脸再吃。”

    头盖骨里的水她是喝不下去了,还是要点脸,洗洗吧。

    尼克不吭声,没反对。茶茶捧着头盖骨,小心翼翼的挪到山洞口,一点一点把脸上脖子上的泥垢洗掉。

    幸好她穿的是长袖长裤,不然就不止是脸上过敏了。

    也不知道那臭水沟里都有什么幺蛾子,她还是头一次过敏长这么多疙瘩呢!

    洗了脸又想洗头发,但是想了想,发着烧,还不定能吃到肚子里东西,再折腾着洗头,说不定真应了尼克的话,病好不了,就在这原始兽人部落里死翘翘了。

    于是茶茶放下头盖骨,一小步一小步,走了回去。

    尼克看她小心翼翼生怕兽皮掉了的样子,微微勾唇,觉得这个小雌性,真的是又可笑、又可爱。

    如果没有脸上的红点,她比多瑞丝更有魅力!

    只是她小小只的,又发着热,不知道能不能养到可以生崽子的时候。

    想到这里,尼克拧了眉,“赶紧吃肉,吃完睡觉。”

    茶茶,“……有火吗?”

    “火?”

    以为尼克不知道,茶茶挠挠头,努力寻找说辞,“就是、就是……就是有时候天上打雷下雨劈了大树,那种红红热热的火苗儿。”

    “没有火,火很危险。”

    茶茶,“……我突然不饿了。”

    “不饿睡觉!”

    尼克语气有些不好,把茶茶抱起来往坑里一丢,变成豹形压了上去。

    茶茶,“……你能不能不要压着我。”

    “不能。”

    尼克似乎有些赌气,茶茶想来想去想不明白自己是哪里惹了他,再加上发烧昏昏沉沉的,想没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算了,压着就压着吧,他身上还怪暖和的。

    茶茶睡过去之后,压在她身上的豹子,睁开了幽绿的眸子。

    尼克盯着茶茶,目光复杂而探究,好一会儿,叹口气,拿爪子抚了抚茶茶乱糟糟臭烘烘的长发,合上眼睛,不失警觉的睡了。

    茶茶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她翻了个身,眯缝着眼睛看了下尼克,嘟囔一句还在做梦,又准备睡过去。

    “醒了?过来吃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